正文 128 归途(8)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8 归途(8)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女孩站在门口,声:“这间房不能进的……”

    微尘站起来,很疑惑地左右环看。

    她恍恍惚惚怎么走到这里,这房间细看之下和普通的书房没有不同,只是书桌上布满灰尘。

    刚刚坐过的沙发暗红如血,灰尘密密麻麻铺在上面。

    她好奇地问:“这间房为什么不能进?”

    女孩引着她出来,心地把门关上,“听,这里死过人。老总管就把这间房关起来,谁都不许进。”

    微尘一抖,鸡皮疙瘩丛生。“死了谁,怎么死的?”

    “不知道是谁,听他站在窗边看风景,被外面打鸟的流弹射中脑门。”

    微尘的脑海中突然出现可怕的一幕,一个男人站在她刚刚站着的地方,满脸是血,仰面倒在她的脚边。

    她打了个寒噤,匆匆离开。

    ————————

    永城

    永城距离江城有两百多公里,是一个煤炭资源丰富的地级市。可这几年,随着煤炭产业的全面衰落,镇仅有的支柱工业走向衰亡。

    能走的年轻人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不能走的老弱病残。

    冬日的荒凉再加上气温骤降,永城的街上莫人无两个,野狗都找不到一只。何况这还是城里,乡下的情况就更堪忧。

    乡间的坟山上荒草连,冰冷的墓碑前摆着新上的供果和祭品。

    热闹的鞭炮声尖锐地响过一阵后又归于死一般的平静,满弥漫的呛人硝烟,青黄紫雾升腾。

    如果有地狱,这里肯定是地狱的入口。

    这里的一切就像被灰尘和煤粒子笼罩住了一样,任何的悲伤、高兴、痛苦、开心、伤心、兴奋都蒙上灰尘,所有的情绪都是无声的、压抑的。

    模模糊糊的烟雾后面,年迈的老妇人并着一个男人和墓碑上照片里的女孩相对而视。

    互望一阵后,老妇人终于伤心地转过脸去不停抽泣,幽幽的哭声在山谷回荡,男子在她身边沉默地站着,不发一语,表情麻木。

    阴冷的山风把程露露吹得腿肚子都在打颤,穿再厚的衣服也抵挡不住湿气的慢慢浸润。

    她咬着嘴唇,把手插在衣兜,低着下巴压住胸前的羊绒围巾期待能阻挡住一点点冷风的侵入。

    今乃是言希叶的忌日。

    这仅有的线索是她费劲心力找到的结果。

    程露露安安静静地等着,远远观望等待远处的人完成对亡魂的祭奠。

    她有些心疼,言希叶毕竟是她师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怎能一个苦字能概括?

    程露露从派出所的户籍处了解到,言希叶是独生女,故去后一年不到,其父随之郁郁而终,留下风烛残年的寡母独自一人生活。

    可怜、可悲又可叹。

    齐心跪在地上用手绢沾着清水和酒,一遍又一遍擦拭着黑的大理石墓碑。他擦得极其认真和仔细,边擦边在嘴里向着照片里喃喃念叨。

    香烛燃到尽头,思念也诉完毕。

    言母一边哭着一边收拾起东西,和齐心相互搀扶着,悲戚地准备打道回府。

    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程露露踩着山间的枯枝,匆匆挡住他们的去路,“请……请……问……你……是……南柯……师……兄……吗?”

    寒风把她的声音吹得支离破碎。

    “不!应该是齐心师兄!”

    言母面露吃惊,她身边的齐心,沧桑地脸上肌肉则明显抽搐一下。仿佛程露露话里的某些信息刺痛了他的心,片刻之后,他木然地坚决摇头。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师兄……”程露露不死心地跨前两步,“我知道你一定是齐心师兄。我认得你,江大的风云人物。师兄,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低你几届的学妹,我叫程露露。”

    “程姐,你认错人了。”齐心费力地从喉咙里挤出一点声音。

    “不,不可能认错,我知道你就是。”程露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冻僵的脸恢复些知觉,低哑地道:“师兄,除了你,还会有谁来祭拜言师姐呢?”

    程露露的目光转向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年轻女孩巧笑倩兮,永远停在年华最美好的时候。

    齐心的脸像被人揍了一样,难看得要命。他死命控制着,低头把随身的包包背紧一些,搀扶住身边的妇人,低声对她道:“妈,我们走。她认错人了。”

    “师兄、师兄——”

    程露露自追上去,脚踝不慎崴在凹凸不平的山坡路摔了个狗啃泥。

    看见露露摔倒,面容憔悴的言母撇开齐心,走过来把她扶起。

    “谢谢您,伯母。”程露露尴尬地拍拍衣服上的灰尘。

    “妈,我们走。”齐心站在旁边急急催促。

    “齐心——”言母微红的眼珠在眼窝中转动着,看着程露露的目光伤感而流连:“既然这姑娘是你的学妹,你们不妨谈谈。”

    “妈,没什么可谈!”

    齐心突发起一阵狂火,拽起言母的手就往山下冲去。

    “师兄,师兄——”

    程露露不顾体面,张开双臂再次挡住他们的去路,诚恳地道:“请等等,齐心师兄,我知道你也许有很多难言之隐。但无论如何请一定要帮帮我,有一个女孩,叫季微尘的女孩!你记得?几年前,莫缙云曾带她去找过你。现在只有你能帮她!她,她——”

    “滚!滚!”齐心气得发抖,狠狠推开挡路的程露露,道:“程姐笑话。有病去医院,没钱上银行。我齐心无德无能,不是医生,不是银行,爱莫能助!”

    “师兄!”程露露气得跺脚,“我知道你和师姐在川城——”

    “住嘴!”齐心一声暴喝,两只眼睛瞪圆得像铜铃,“对我而言,过去的事情都入了坟墓!你再什么也都是没用的!”

    程露露揪住他的胳膊,同样把声音提高,怒道:“你对季微尘做了什么你自己应该知道!她这几年痛苦得都快死了!你跟我回去把所有的一切缘由都解开!让她解脱!”

    齐心粗暴地推搡着眼前的程露露,吼道:“别来烦我!”

    程露露憋红了脸,站得像根定海神针,也不顾他受不受得了,道:“你心真狠!看着言师姐死了,现在还要再搭上一条人命吗?”

    “闭嘴!”齐心被彻底激怒,恼羞成怒狠狠地用力一推,把程露露推倒在山坡的泥地上,指着她喝道:“我只一次,我从来没有对季微尘做过什么。你如果不想她有事,最好就是维持现状,不要再去刺激她!也不要来烦我!”

    “你为什么这么?”程露露爬起来,追问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是什么?”

    “啊——啊——不要问我——不要——”

    齐心捂住脑袋,疯狂地大喊大叫。

    “啊,啊——”他的眼神流露出难以明状的烦躁,呼吸急促,胸部轮廓剧烈地起伏着,猛力揪着自己的头发。

    “啊——啊——”

    程露露惊诧地喃喃道:“师、师兄——”

    “滚、滚——”

    齐心挥舞着双手,推开所有向他靠近的人,一路叫喊着,发狂地往山下跑去。

    这是怎么回事?

    程露露望着他的背影又呆又蒙。

    为什么齐心会这样?

    “呜、呜……”

    言母的眼睛蓄满了眼泪,用手绢压着眼睛,哭泣道:“求求你,别再问了,别再来了……失去一个叶子还不够吗?你们再逼下去,齐心也会受不了的……”

    “阿姨,我没有恶意,更不会逼师兄做什么。我只是——”程露露不知该怎么解释她的来意,急急忙忙从皮包翻出一张名片,递过去,“阿姨,这上面有我的电话,请你转交给师兄。也请你告诉他,现在我真的很需要他的帮助,希望——他能来找我。”

    言母犹豫一会,终于缓缓伸手接过烫金的黑卡片。

    ————————

    越郡

    “你在想什么?”陆西法走到微尘身后轻轻抱她。

    微尘看着窗外黑的群山,不知不觉已经出神半个时。

    她身体一紧,陡然又放松下来。

    “没什么。”她把身体往后靠在他的怀里,眼睛仍望向山峦的方向。

    谁能告诉她,黑俊俊的山上到底有什么在吸引她的目光?

    总感到有莫名的东西在招引她,而不能挪开眼睛。

    “晚了,睡。”

    他放下窗帘,桃红的窗纱飞下,遮住视线。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她在梦里面辗转起伏,有人在追她、有人在赶她。她在迷雾中东奔西跑。

    “微尘、微尘,你看,我给你和宝宝勾的帽子,好不好看?”

    一个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她眼前。

    “你喜欢吗?”那温柔的声音问道。

    帽子落在她手上,她轻抚着,柔软的浅婴儿软帽,像湖水蔚蓝……

    “喜欢……”她轻轻。

    声音又:“喜欢!喜欢就拿东西来换。”

    “什么东西?”

    “你的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