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7 归途(7)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7 归途(7)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阳光下,微尘笑盈盈地坐在书桌上,玩心大起地道:“好宝贝,别生气。阿姨喂你吃!”

    她拿起瓷碗,里面是稠软的燕麦粥,正经八百地伸手喂了他一勺。看着他把燕麦粥咽下,问道:“朋友,好不好吃?”

    “不好吃。”他皱眉摇头。

    “怎么不好吃?我喂你吃,还嫌不好吃!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阿姨,我要吃奶奶!”

    微尘忍不住一笑,骂道:“胚!”

    “人家是蜡笔新!”完,他像流氓一样把头埋在她的胸前,使劲用脸揉啊搓啊。

    “你——你——”

    心里的**涌得那么快,转眼已经被他拖到怀里,疯狂地吻着。

    胸前的扣子松了,她绵软地抱着他的头,轻轻哼哼。

    张水玲推门进来就看见这你侬我侬的一幕,尴尬地站着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手中托盘上琳琅满目的早点变成可笑的讽刺。

    “张……张特助!”

    微尘想从陆西法身上起来,却被他死死搂住不准离开,她只得把头埋在她的颈窝,

    “总裁,你的早点。”张水玲硬着头皮道。

    “谢谢。我已经在吃了。”

    “好。那我先下去了。“

    张水玲欲往后退时,又被陆西法叫住,“张特助,有一件事要交代你。”

    “什么事,总裁?”

    陆西法含笑地拉着微尘的手,道:“张特助,我希望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老宅的本来面貌。因为我这个人和别人不同,别人喜欢新,我喜欢旧,旧房子、旧家具——”本来,他还想旧人,可看怀中她一脸懵懂的脸,转口道:“你去通知公关部,协调安排,抽调人手。我要和微尘结婚了。”

    到这里,他的手紧紧握住微尘的指尖,坚定果决。

    意思再明白不过。

    “是。”

    张水玲未发一语,雪白着脸退了出去。

    同为女人,季微尘对张特助升起同情。

    对一个人的情深,意味着对其他人的无情。

    她从他身上起来,把未吃完的燕麦粥塞到他手上。

    “快吃,都凉了。”

    闹了一早上,他也真的饿了。端起碗来狼吞虎咽。

    “慢点吃。”她叹息着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对张特助,我又不介意。”

    微尘并没有假话,女人的第六感,不让挑明,也知道张特助爱着他。

    她在他身边非一朝一夕,这么多年,两人都没有发生些什么。可想而知,现在和未来也不会有什么。

    ——————————

    张水玲从书房出来,即看见农元在指挥众人从库房重新把原来的旧家具搬出来。

    旧家具又大又重,还得心不能磕着碰着,许多时候农元不得不自己亲自上阵,弄得灰头土脸。

    “张特助。”他睇了张水玲一眼,看到她手上原封不动的早点,心下已经明白三分。

    “农总管,”有人嚷道:“家具都换了啊?”

    “换、换!”农元一嚷,回头看见张水玲的表情,陪笑着道:“张特助,你别介意。这都是总裁的意思。一大早,他就把我叫到书房,骂了一场。你,我招谁惹谁,吃力不讨的。早知道,我们就不费这个白功夫。你,是不是?”

    张水玲捏紧了餐盘,脸越发难看。

    “总管,家具换了,花花草草也换吗?”又有人问。

    “你们这些人不知道自己看着办啊!”农元气得回头大骂,再看张水玲的脸。想到未来她还是总裁特助。俗话,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反正陆西法也没花草不要,不如卖一个人情给张特助。

    农元轻咳两声,道:“花花草草的就留着。玫瑰花也挺好看,插几个花瓶送到房间里去。”

    “是——”

    “张特助、你看这样好不好?张特助、张特助——”

    张水玲懒得理他,转身径直走开。

    ————————

    微尘从书房出来,不经意来到花园。

    好巧不巧,张水玲正落寞地站在院子里的水池前,看着里面的锦鲤发呆。

    相见尴尬,不打一声招呼抬脚离开更是尴尬。

    “张特助。”微尘硬着头皮上前与她招呼。

    张水玲防备地看着她,回句:“季姐。”

    不可否认,张水玲和季微尘都是女人中的女人。微尘是妩媚偏甜美,张水玲则是风情中带着一丝冷艳。

    一个的美像玫瑰,一个的美像牡丹,同样都是顶级美人。

    “你是不是有点不高兴?刚刚陆西法话有点冲。”

    张水玲抿了抿嘴,不客气地道:“季姐,不必代替他来谎话安慰我。我认识陆西法超过二十五年,他心里怎么想的,我比你更清楚。我和他之间,不需要对不起。”

    掷地有声的宣战书,让微尘讪然又气愤。她一片好心,换来的是张水玲对她得寸进尺的敌意!

    “张特助,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她笑着问,脸上维持着一贯的甜美。

    张水玲漂亮的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终于低头又去看池水中红红绿绿游弋的锦鲤。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误会,有的是事实。”

    “什么事实?”

    张水玲的话让季微尘吃惊不,她才和张水玲认识不超过三,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实。

    “张特助,你的话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我是诚心诚意想和你交朋友。”

    张水玲冷笑:“季微尘,我和你是永远不可能做朋友的。你让我感到这个世界对我最大的恶意和深深的不公平。”

    “什么恶意、什么不公平?”微尘听得一头雾水,“你可不可以得清楚一点。”

    “高智商的人依靠智力碾压我,我无话可;勤奋的人用努力超过我,我也无话可。可你,只靠出身和脸蛋就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这样的世界何来公平和公正?”

    微尘越听越糊涂,心中好无奈,脸上的笑也要挂不住。

    张水玲撇了撇嘴,看向微尘的目光越发地意味深长和耐人寻味。

    “季姐,你看,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仅把犯过的错一笔勾销,还得到了一切。”

    “我得到了什么?”季微尘拦住欲走的张水玲,想问个明白。“我又犯了什么错?”

    张水玲冷冷地把她推开,“杀人算不算错?你得到了陆西法,也得到了陈洛阳。还不算得到一切?”

    ————————

    农元的安排之下,九夷居的家具在一之内都换了回来。

    古朴厚重的老古董家具一摆马上让整个老宅去掉了浮华,换上了古朴和厚重。

    微尘坐在明式太师椅中,有种穿越的感觉。

    仿佛许多年前,她也坐过这张椅子。坐在同样的位置,喝茶、聊。

    她闭上眼睛都能感受到,有人在她身边亲切地交谈。睁开眼睛,一切又都消失。

    上午晴好的气过了午后突然起了长风,乌的黑云在空盘旋。窗棂被狂风刮得呼呼作响。院子中吹掉的树枝飞起来打在窗玻璃上。巨大的声响让坐在沙发窗边的微尘吓了一跳。

    她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望向阴沉沉的窗外。

    白日里,张特助的那些话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她不懂,张水玲怎么知道陈洛阳?

    陈洛阳不应该只是她中杜撰出来的人物吗?

    张特助最后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杀人!

    她杀了谁?

    难道是听错了?

    应该不是——

    清清楚楚的“陈洛阳”三个字,差点把她的魂魄都震出来。

    等她反应过来,再要去找张特助问个明白的时候,她早就不见了踪影。接下来一的时间,都推身体不适,躲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微尘越想越是迷糊,恍恍惚惚渐渐越来越不肯定。

    那些话是真实的吗,还是她的想象?

    她感到自己像做梦一般,现实和虚幻交织在一起。让她分不清楚。

    “季姐,你在这儿啊?”门被打开,闪进一张年轻的脸庞。

    女孩站在门口,声:“这间房不能进的……”

    微尘站起来,很疑惑地左右环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