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6 归途(6)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6 归途(6)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张特助!”陆西法低眉轻咳了咳,“你也累了一,回房休息去。”

    “对不起,我失言了。”

    张水玲转身离开,挺直的背有多直,心里就有多痛苦。

    微澜冲着张水玲的背影摇头叹息,对陆西法道:“法哥哥,几年不见。你的那位特助还是像刺猬一样一碰就炸。”

    “还不是因为你,人家不喜欢什么,你偏偏什么,在她心上撒盐。”

    “这才有趣嘛!”

    “不知哪里有趣?我看下次把鬼哥和谷自新全约到你面前才真有趣——”他低头切着牛排,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微澜的对话提到了过去,猛地抬头看着身边的微尘。

    微尘正笑望着他和微澜。

    “微尘,你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微尘笑着,眼神透出一股犀利。比起张水玲的情绪,好像他和微澜瞒着她的事情更多,更有趣。

    从他做微澜的“男朋友”开始,不对,是陆西法来江城,出现在她面前的第一起。微澜就和他亲近得不得了。为他讲好话、做他耳报神。

    虽然微澜爱钱,喜欢占陆西法的便宜。但她占便宜是有原则的占便宜。不是谁的她都要。

    “陆西法,你不和我解释一下吗?”

    微尘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摸了两下。凉飕飕的手好像在,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就等着瞧!

    微澜一看大事不妙,眼珠子一转赶快脚底抹油。带着安安先撤再,留下烂摊子交给陆西法处理。

    “微尘,我和张特助没什么。”陆西法捏着微尘软绵绵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

    “我有问你和张特助吗?我是问你和微澜。”

    “我和微澜就更没什么了。”

    “言下之意和微澜没什么,和张特助有?”

    “也没有!”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的!”她笑眯眯地把手抽了回去,心里不悦他的马虎眼。

    陆西法把她的手又拿回来贴在心上,看着她像傻瓜一样笑啊笑啊。

    “不要脸,人家和你吵架,你还笑得出来!”

    “我是开心。”

    “我生气,你还开心?”微尘气得在他身上猛捶几下。

    此时,偌大的餐厅中只留下他们两个人。窃窃私语,柔情蜜意。

    微尘也不记得最后有没有问出什么名堂,只记得最后是他抱着她回的房间。

    季微尘为自己的**感到脸红,现在的她和曾经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陆西法常笑她是喂不饱的野猫,吃都嫌少。

    和他在一起,她才知道自己是多正常的女性。

    喜欢爱,和喜欢的人一起不是丑事。

    取悦自己的身体也并不可耻。

    她来到越郡后,发现好像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唤醒她,让自己身体里的原始**越来越强烈。

    她渴望他的拥抱和爱抚,浓烈的爱让她更加期待彼此能更近一步。

    ——————

    越郡是古朴宁静的,江南的水乡,时间的长河来在这古旧的城镇印下岁月的痕迹。斑驳的石墙上冬日的阳光一道一道,照在夏留下的爬山虎枯枝叶上。

    不管过多少年,山依旧是那山,水依旧是那水。青山如旧,绿水依依。

    陆西法很早起床,他没有吵醒任何一个人,悄悄出门。

    他顺着门前的大路来到镜湖边,坐上船去往越郡山。登山而上,顺着山道来到半坡。这里有用简易木栏围起来的一幢废墟。

    轻轻一推,木栏轻松推开。

    漫步在断壁残垣之间,他的心也跟着灰暗起来。

    踏在残石上,举起手机拍下废墟。

    五年,整整五年。

    美丽的房子已经变成荒芜,荒草遮住大火焚烧过的痕迹,把一切都遮掩过去。

    五年的时间很长,五年的时间也很短。

    站在废墟的制高点眺望,眼前青山绿水,景如昔。

    寒风中,他把手机中的照片点击发送出去。

    不一会儿,对方发来一条文字。

    洛阳,过了这么久,我还是没有勇气回去。因为令我心生恐惧的不是危险,而是人心。

    ————————

    微尘清早醒来,不见陆西法,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

    “爸爸太坏了,自己一个去玩也不带我们!”安安鼓起腮帮子,像生气的青蛙。

    “爸爸有爸爸的事。”微尘笑着安抚安安。

    作为补偿,吃过早饭微尘带着安安到乡间去玩耍。陆家老宅的风水好,依山傍水,门前是大片的田埂。冬的田埂上草麦凋黄。虽没有好景,却也不影响微尘的好兴趣。

    她和安安嘻嘻笑笑在田埂上奔跑,他们摘草看云,越走越远,渐渐远离九夷居的视线范围。

    “妈妈,妈妈,我们回去!”

    “回去?时间还早,安安,我们再到前面的湖边去看看。”

    微尘指着田埂尽头,意思是要走过去看看。

    安安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立马摇头:“不要,不要。妈妈,我们还是回去!”

    微尘的脚像在泥地上生了根。她挪不动腿,眼睛一直看着远方。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田埂尽头的山峦上有一条道,两边种满了竹子。春的雨后漫山遍野都是新鲜的竹笋,夏的时候竹叶青翠欲滴。冬的黄竹盛满落雪,白白一片。

    她还有一种更强烈的预感,从道下去就是一片湖海,湖水清澈,微风徐徐,湖的那一面有山,山上有一座大白房子。

    “妈妈,妈妈,你不要去啊!”

    “妈妈,妈妈——”

    安安的哭声惊醒了微尘,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踏上去通往湖边的道路。

    “妈妈……”安安摔倒在她身后的田埂上,正朝着她哭得撕心裂肺。

    啊!她在……她在干什么!

    微尘抚了抚额头,抛开杂念。赶紧跑回安安身边,把他抱起。替他拍去身上的灰尘,喃喃轻语:“安安,对不起,对不起。”

    安安搂着她的脖子哭道:“妈妈,妈妈,不要离开我!”

    微尘很愕然,安安怎么会不要离开他的话?

    她慢慢哄着安安平静后,才知道。刚刚的几分钟里,她不顾安安的哀求哭喊,理也不理他径直往湖边走去。

    哎,有这样的事?

    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脑子中一片空白。只觉得远处似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她往前、往前。

    这段插曲,微尘觉得疑惑,但也未十足放在心上。

    安安是童心童性,很快也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两人牵着手回到家时,佣人们正噤若寒蝉。原来是陆西法早已经回来,现在正在书房大发脾气。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明朝的老古董了!谁让你放到库房里的?”

    农元的声音像媳妇一样的委屈,声地道:“是张特助!”陆西法满怀的怒气全被堵了回来,他气得脸发红,半晌才,“傻站着干嘛!还不赶快搬出来!”

    “好、好!”农元跑着出来,迎面遇上微尘和安安,低头哈腰,“季姐好。”

    “农总管什么事啊?”微尘指了指书房。

    “唉,一言难尽。我是替罪羊啊!”农元狼狈一笑,低头匆匆而过。

    微尘低声吩咐安安去找微澜阿姨玩,她去厨房和面快速煎个鸡蛋饼,再煮一碗燕麦。看时间,料想他气得差不多,才搁在托盘里端到书房。

    没想到,他今的气性特别大,农元出去一大会儿,他仍还坐在书桌前不高兴。

    微尘笑着把点心放在他面前的红木桌上。走到他跟前,用手指抚着他眉心的褶皱,道:“再生气也要把东西吃了。这件事农总管也挺无辜的。你要怪就得怪自己。”

    她晓得他对老家具、老建筑有种狂热的爱。

    一个人再好脾气也有不允许人碰触的禁区,张特助的手伸得太长。

    “我为什么要怪自己?”他不高兴地问。

    “因为是你聘请的张特助,所以她的错就是你的错。你有眼无珠请错人,气死活该!”

    她的歪理解释让他心里一荡,觉得好笑,又觉得。

    “还吃不吃?”

    “你做的?”

    “嗯。”

    本来气都被农元气饱了,但是她做的早餐,他又舍不得浪费不吃。

    阳光下,微尘笑盈盈地坐在书桌上,玩心大起地道:“好宝贝,别生气。阿姨喂你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