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5 归途(5)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5 归途(5)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们三个拥拥抱抱俨然就是一个和美的家庭。

    “季、季姐,你好。”张水玲勉强地伸出手。

    “你好,张特助。”季微尘甜美地笑着,伸出手去。

    她们的手握在一起,电光火石间,微尘像被一阵电流击中。

    张特助冰冷的手指像电源开关,微尘看见眼前有一些景、有一些人、还有一些……

    “微尘,微尘——”

    季微尘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仍伸在空中,张特助早已经把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她狐疑地看着微尘

    微尘尴尬地笑笑,赖在陆西法怀里撒娇,道:“我大概是真累了,有些恍恍惚惚的。”

    张水玲忙道:“季姐,请跟我来。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微尘转头去叫妹妹微澜。“微澜——啊——”

    突然一阵眩晕,她整个人已经被他凌空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她惊呼。

    “你累了嘛,就由我做人肉电梯好了!”

    “放我下来!”

    微尘嘴上不停地抗议,心里却受用极了。索性大大方方地搂着他的脖子。

    一行人随着张水玲往房间走,边走边公式化地介绍:“总裁和安安的房间在二楼的东面,两位季姐的房间在西边……”

    陆西法眉毛一动,马上道:“把微尘的行李直接搬来我的房间。”

    微澜在他们身后“噗嗤”一笑。

    微尘不好意思极了,他得这么明显。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多恩爱,一时半刻都离开不得。

    微尘瞪了陆西法一眼,脸红发烧地对张水玲道:“张特助,不要听他的。请按安排把行李搬到我的房间。”

    “我们都快要是夫妻,你还这么害羞!”陆西法靠在她的耳边旁若无人地又亲又吻。

    “未婚夫妻就不能害羞,你这什么逻辑?我是纯情不可以吗?”

    他的亲昵让她躲不得,退不得。面上羞怯,心里高兴。

    陆西法笑笑着,佯装气气地样子,道:“纯情女孩,记得别锁门,晚上我来找你。”

    此言一出,季微澜终于笑得直不起腰来,微尘无地自容,张水玲的脸则比锅底还黑。

    ——————————

    陆西法的强烈要求下,微尘的行李最终还是被搬到他的房间里。

    “你看你做的好事。”微尘嘟着嘴,一边整理行李,一边抱怨道:“张特助该怎么看我?还有那么多的工作人员……”

    他靠在床头,笑道:“她们想怎么看怎么看!我们在一起合理合法,住在一间房本是经地义。”

    “你别搞错了,我们哪里合理合法?还是未婚夫妻,礼义廉耻——”

    “真看不出,你还是一个五好青年。”他跳起来拉住她的手,顺势把她压在绣满马蹄莲的真丝被上。

    “我当然是个好青年!”

    她笑笑着瞧他,乌黑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手指在他身上滑行。葱白的指在黝黑的胸膛前一路往下,诱惑地在他的鼠蹊部来回抚摸。

    “你知道什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他撑起身体,享受地看着她。瞳孔中慢慢卷起黑的暴风。

    心照不宣地默契,明白她已经知道他为什么要不停在张水玲面前秀恩爱。

    但——此情此景之下,他没空解释。

    她的手好舒服,揉搓得让人发疯。

    他呼吸急促地:“五好青年……会做这样的事……姐,你这套勾人的功夫是在东莞学的?”

    “嗯……”她媚眼如斯,搂在他耳边轻轻呼气,“你不知道吗?我可是有名的妈妈桑……”

    “我今有福,倒要试一试你这妈妈桑的功夫正不正宗?”

    微尘一愣,傻乎乎地问:“怎么试?”

    他大手一搂,直接把她从床上翻过来。

    没有温存,没有前戏。

    涩得发疼。

    这样当然不比以前恩爱柔和,但……

    咬着唇,亦感到一种别样的刺激在身体回荡,身体的水泽慢慢地比往前出得更多。

    她扭过头去,摸着他的脸颊,道:“老爷,女服侍得可舒服?”

    娇言浪语下,他薄弱的意志一泻千里。

    她微缩着身体,每个毛孔愉悦得像在叫喊。

    他压在她的唇上吻着,“妞侍候得爷舒服,这次换爷来侍候你!”

    还来?

    微尘尖叫,“他、他们还等着我们吃饭呢!”

    “让他们等去。”

    男女主角久不下楼,楼下的女配可等得心急如焚。

    微澜不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坐在餐桌旁斜眼打量着身边的张水玲,几年不见,这位张特助样子一点没变。

    可见,健身运动没少练,拉皮抽脂没少做。

    想想曾经彼此间的交集,微澜满脸微笑不怀好意地问道:“张特助,几年不见,应该早就结婚生baby了?”

    张水玲淡定自若地回答:“没有,我现在还是单身。”

    “真的假的?”微澜若做惊奇地道:“女人不结婚可不行,再等两年,你就是高龄产妇,身体吃不消喔!”

    “现代医疗技术昌明,我早已经在美国做了冻卵。韶华易逝,我劝季姐也去试一试冻卵技术,毕竟你的青春也没几年了。”

    微澜惊得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到她脸上。

    冷冻卵子?亏她做得出。

    这个张水玲,简直是超级难搞定的女人。

    “冻卵虽然好,但怎么也比不上自然受孕的孩子。我劝张特助还是要多位自己想想。如果被工作耽误人生大事就太划不来。我想,法哥哥也不愿看着你白白浪费青春。”

    微澜哪壶不开提哪壶,微澜明里暗里把张水玲损得下不了台。

    张水玲气得牙根痒痒,真恨不得当场和她撕起来。

    “张特助,我看农元总管人不错喔。听是离异带着个女儿,你看,如果你和农总管在一起,连孩子都不要生了。冻卵的钱都省了喔!”

    “季微澜!”张水玲被气得脸通红,“你现在不是孩,不要以为大家永远要让着你!话得有点分寸。”

    季微澜笑笑着,并不被她的怒气吓到,“话没有分寸不是大事,做事没分寸才是大事。张水玲,有肚子自己去生一个孩子,安安是我姐和法哥哥的儿子。你算哪根葱横插进来。想做安安的后妈?你做梦!轮都轮不到你。五年前你赢不了我姐姐,五年后也是一样!”

    “你们两姐妹还真是和过去一样,大的奸,的刁,没一个好东西!”

    “彼此彼此,你也非什么好货!”

    微尘和陆西法腻腻歪歪手牵着手下楼的时候,微澜正和张水玲剑拔弩张,随时要打起来。

    “你们……怎么呢?”微尘看看妹妹,再看看张水玲。

    微尘一脸慵懒无力的满足表情,谁都明白刚刚漫长的时间究竟干嘛去了。

    微澜心情突然转好,故意道:“姐,你和法哥就这么迫不及待给安安添弟弟妹妹啊!一会时间都忍不得,就等不到黑?一点不顾及我这个单身狗受的伤害!”

    张水玲恨得牙齿打颤,陆西法轻咳一声,道:“准备开饭。微澜还是这么没大没。”

    微澜嘎嘎笑着,花枝乱颤。

    微尘恼火地在她腰肢上狠掐一把。

    ————————

    华美的餐厅以奶白的基调为主,张水玲淘换了所有古旧的家具,换上设计感十足的新家具。

    凯蒂玫瑰和索尼娅玫瑰桃红粉,郁郁芳芳。再配上白底桃红的桌布更是显得典雅大方,充满格调。

    晚宴餐单也很得体,纯西式的餐点安排。加有羽叶薰衣草的春豌豆汤、配鱼子酱的意大利香葱华夫饼、夏多滤葡萄酒、杏多佛塌鱼、嫩羊羔里脊肉、鸡油鹅肝菌、娃娃菜大杂烩、农场奶酪。世酿伯格2004年香槟玫瑰酒“玫瑰花”……

    这样的菜堪比国宴安排,样样精美绝伦,秀可餐。

    让吃惯山珍海味、奇鲜异宝的季微尘对张特助的细致不禁连连称赞。

    张水玲谦虚地表示,是因为安安的肠胃功能不好,受不得多盐多油重口的中餐才改换的西餐。而且她觉得中式餐点也不利于对孩子的身体发育。

    “张特助这么喜欢安安,实在也应该自己去生一个。”还冷冻什么卵子啊!

    微澜一句调侃像踩痛了张水玲的尾巴,她激动地看着微澜,口气不善地道:“季姐,我除了没有生育安安外,其余的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季微尘一愣,是错觉吗?

    她从张水玲的眼睛中看到了怨恨和不甘心。虽然转瞬之间,张特助的神情又恢复到了正常。可讨厌和敌意是藏都藏不住!

    “张特助!”陆西法低眉轻咳了咳,“你也累了一,回房休息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