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4 归途(4)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4 归途(4)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突然,张水玲伸手一推,琉璃花瓶应声落地而碎,花朵和瓷器在地上淋漓。

    农元一脸难看。

    一位随从的男人恭敬地给张特助递上洁白的蕾丝手绢。

    张水玲笑接了手绢,轻轻擦去手上的水泽。

    “世界上最美的花就是玫瑰,任何花都比不过玫瑰的美丽。把宅子里的花都换成凯蒂玫瑰和索尼娅玫瑰,记得插瓶的要选用长着花蕾的花。桌布也要换成白和桃红亚麻桌布,这样才显得够美丽。农先生,希望你拿支笔,拿张纸把我的话给记住了。”

    她边走边,径直往里面一一指点而去。

    农元在心里叹苦,接过身边人递过来的纸笔,跑追上去。

    ——————————

    张水玲是一位有着巨大执行力的女人,在她到达后的三之内,老宅进行了一次从上到下的再次修饰。

    大刀阔斧是来不及了,打闹的改变还是可以的。

    你别,有时候仅仅是改变一下灯具,挪一挪家具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农元再不满张水玲的多管闲事也不得不承认,清空古旧的家具,换上简洁充满线条感的家具后,老宅子里面完全变成了一所现代化的家园。

    三之内,农元总共收到一万多朵通过航空直运过来的玫瑰。他分不清凯蒂玫瑰和索尼娅玫瑰之间有什么区别,它们看上都是一种桃红的花朵。但女人们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凯蒂玫瑰更大,花瓣更红。

    佣人们对每朵玫瑰进行整理,切掉底叶和刺,重新切了花茎。他们准备六十多个容器,心地将玫瑰和奶白的丁香花配在一起。再把容器摆满了老宅的每一处角落。

    陆西法和季微尘到达之前十分钟,一切都终于准备到最完美的状态。

    时间很匆忙?

    没关系,刚刚好,就行。

    张水玲微笑着注视着一切,对自己的安排感到再满意不过。

    她永远都是完美的效率之王。

    和张水玲的精益求精不同,来的客人可显得随意轻松得多。

    陆西法,季微尘带着微澜和安安从江城坐飞机到西林,再驱车去越郡。大家一路上有有笑,丝毫没有倦意。

    旅途的风光一扫微澜多日的阴郁,她是在西林念的大学,对西林周边的景点如数家珍,越郡自然也是十分熟悉。再加上本身的学的是旅游管理,暂时便充当起了临时解导游。

    越郡是水乡,依山伴水,得独厚。山有秀丽的越郡山,水有迷人的镜湖。山环水抱,把个城紧紧搂在中间。

    舒适的黑商务车里,陆西法环着微尘,安安倒在微尘的怀里。微澜坐在他们的对侧。一切都是最好的状态。

    “你以前来过越郡吗?”

    季微尘身穿过膝的奶白羊绒大衣,颈子处系着一条爱马仕真丝围巾,薄薄的淡妆,温婉怡人地怀抱着睡着的安安。

    陆西法收回凝视车窗外的视线,笑着道:“来过。”

    难道是近乡情怯的原因?

    她感到越近越郡,他越是沉默,眉宇之中愁亦多。

    “怎么呢?”她捧起他的脸,声问道:“近乡情怯,你是不是想起曾经遗留在这的某段风流债,而感到难以面对良心上的不安?”

    他笑着捏紧她的手,凝视她的眸子送到嘴边轻吻了一下。

    “风流债没有,伤心事倒有一段。”

    “是什么?”她问。

    “有一位朋友把生命留在这里。”

    “谁?”

    他深吸口气,什么都没。

    车入越郡境内后,乡间景越来越秀美婀娜。冬日的江南水乡寒气逼人,湿气茂盛。但再寒冷的风也掩不住寒风底下的娟秀容姿,像一位贫苦的少女,赤脚蓑衣,提着鱼篓站在烂船之上。贫穷、无知、艰苦,任何一切都遮不住她风华绝代的容。

    镜湖水面开阔,倒影着巍峨的越郡山,像极了一男一女,一双恋人。

    微尘看着窗外的风景入了神,不知为何她对这景莫名有股熟悉。

    依依的水乡,纵横的楼。像在梦里来过的无数回。

    “咦,我们是不是快到了?”微澜嚷道。

    车速越来越慢,路尽头的深宅大院显露出全貌来,加长车拐过一个花圃,径直停在老宅九夷居门口。

    寒风之中,九夷居前并排站着两行穿制服的男女佣人。这样冷的气,裁剪贴身的制服御寒功能实在不行,不少女佣已经冻得嘴唇发紫,口红也遮不住的铁青。

    “啧啧,”微澜在车上轻叹道:“法哥哥,你这是回老家呢,还是衣锦还乡?我看,只差挂个红横幅上写热烈欢迎归国华侨回国投资建厂。哈哈,哈哈哈——”

    陆西法嘴巴不高兴地抿起,他早已经吩咐下去,这次回来是纯私,安安静静地即可。

    现在整这么大阵仗,摆给谁看。若依着他几年前的脾气,早甩手走了。

    三人下车,人群齐刷刷地鞠躬敬礼,高喊“欢迎总裁回家。”

    狂风吹起微尘的头发,她穿着大衣,下车又搭一件加长棉袄披在身上还觉得脸冷、手冷。

    “陆西法,快让他们散了。”她拽拽他的袖子,道:“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陆西法点头,刚要话。一抹俏影缓缓从门里而来。

    “aunt!”看见那抹俏影,安安立即挣脱微尘的手,飞跑着往来人怀里扑去。

    “安安!”

    张水玲弯下腰,把飞奔而来的安安抱在怀里,爱不够地亲吻着。

    “anna,howare?howseverythnggongrecently?ddmssme?mssverymuch,”{安,你好吗?你最近怎么样?你想我吗?我非常想你,我爱你,宝贝}

    安安在她怀里磨蹭着,在耳边与她低语,模样儿亲昵极了。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母子。

    微尘看着这一幕,心里涌起一阵心痛和憎恨。

    一瞬间里,她恨极了眼前的女人。

    她感到自己好像被她夺走了一样非常珍贵的东西。她想抽出一把刀扎向她的心脏。

    “微尘,微尘。”陆西法在她耳边轻唤两声。

    微尘定了定神,理智恢复。刚才的恨意像冰雪化冻消失在无形中。

    她想自己是疯了吗?

    为什么会恨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

    “这位是我的特别助理,张女士。”陆西法在微尘耳边轻声,刻意隐去张水玲的名字,“她一直协助我照顾安安。”

    刚刚的微尘恍神的三分钟时间里,陆西法已经吩咐农元让佣人们赶快散了。

    农元一脸委屈,有点吃力不讨好的味道。

    微尘不自觉地靠紧陆西法,挽着的胳膊往张水玲看去。

    她心想,她不应该是吃醋?

    安安和谁亲?

    自然是和对他好的人亲。人之性,孩子也不例外。

    张水玲看见季微尘时,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她的怨恨。她掩饰得很好,飞快地让不宜出现的情绪消失于空气。

    她不看微尘,眼睛直盯着陆西法,抱紧了怀里的安安,退后一步道:“洛——”

    “张特助。”

    陆西法用严肃而冷漠的声音断了她的后话,他在称呼上的公式化让这位久经人事磨练的特助,马上调整了自己的位置。

    “陆总裁。”她轻轻。

    他微笑赞许,点头道:“谢谢你刚刚为我举办的欢迎仪式,不过下次请不要这样了。我不是国家元首也不是英雄人物,这样隆重的欢迎让我很尴尬。”

    他尴尬,张水玲笑得更尴尬。低着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这是我深爱的未婚妻,季微尘姐。”他自然的牵着微尘的手,将她介绍给张水玲。

    微尘有些脸红,为他在未婚妻前还加上“深爱”这个前缀。

    这恩爱秀得很让她很难为情,恼怒地用高跟鞋踩了踩他。

    他被踩痛脚也不以为意,反手把她搂得更入怀一些,笑着吻她的鬓角。

    “怎么我错了吗?”

    “别这样——”她害羞地躲开。

    “不要哪样?”她越躲,他越靠过来。

    “爸爸,妈妈,”安安马上嚷道:“我也要亲亲!”着,马上就从张水玲怀里转移到微尘身上。

    安安一句“妈妈”出声,张水玲的脸就不单单是难看那么简单。

    他们三个拥拥抱抱俨然就是一个和美的家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