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2 归途(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2 归途(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老太太可怜,她知道不能让血脉断在这里。咱们中国人,挣下金山银山,没子孙继承又有什么用……”

    农元宽厚的脸膛上嘴角向下,发出嗡嗡的附和,只想老头赶紧跳过去正题。

    “老爹,你就快。”

    “急什么!”老头摇晃着哼哼唧唧的摇椅,“泽阳少爷死后,老太太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把先生寻回来。人寻回来了,接下来就是认祖归宗的事。本来老太太是想把老宅子推倒重修,去去晦气。没想到,先生倒挺喜欢咱们这老宅的布局,就和我商量是不是可以把老宅修旧如旧,重新修缮一道……”

    陆西法年纪不大,农老头却一直称呼他为先生。

    农元心里嘀咕,“翻修老宅子?不去找设计师,却和一个糟老头商量?只怕脑壳摔坏了。”

    农元尽量心平气和地听着老头的啰啰嗦嗦,这一段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他是听得耳朵都生茧,只盼着快快跃过去。

    终于旧事完,老头饮了口茶,顿了许久,“唉,我没想到,先生年纪轻轻可是行家里手,这修房子的事办起来一点不含糊。”

    “老爹重点。”农元提醒道。

    “什么重点?”

    “就是、就是——”农元压低声音,“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听,他是来越郡准备结婚的!可是婚礼莫名其妙就没有了!他也受了重伤,差点就——他们都,当时安安少爷差点就生在雪地里,是不是啊?”

    老头脸骤然变得极为难看,“你还听什么?”

    “死人!有人死在这老宅子里!”农元指着楼上一扇紧闭的窗户,得绘声绘,“子弹从窗户打进来,直接在眉心的位置,后脑勺都爆开了。抬出去的时候脑浆糊了一地。他们都,是仇家寻仇——”

    “你这是听谁的!”老头怒得把拐棍在地上敲道:“先生有什么仇家啊?派出所都了,是枪支走火!是意外!”

    农元一脸怀疑地:“走火能那么准,正好从眉心进去,后脑勺出来?”

    “胡八道!”老头吹胡子瞪眼,气得要揍人。“黎先生中弹的地方是胸部,怎么是眉心?我亲自把他抬出去的!”

    “您晓得这桩事啊?”

    老头鼻头一哼,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农元一看不对,忙转换话题,问:“他们为什么取消婚礼?”

    “你知道什么!没有婚礼是没有婚礼,但季姐已经过了明路。陆家的老理儿,媳妇要等生了儿子再过门。而且先生来越郡就是为了季姐才和老太太生的嫌隙。”

    农元瞪大眼睛,

    “老爹,那、那……季姐真是安安少爷的生母?”

    “那还有假?她来越郡的时候肚子都已经有六个月了。”

    “怎么连儿子都生了,她还是走了?我可听,江城的季老爷子爱钱的很。大好的机会放在眼前且能错失?

    “当时的情况一言两语不清楚……”老头幽幽一叹,“老太太也有老太太的为难处,先生也自顾不暇,安安少爷又,都凑一块了。主要是这——”

    农元张大耳朵凑过去听,老头突然又闭了嘴。

    关键时刻掉链子。农元满脸失望,“老爹,你怎么又不了?”

    “你想问什么?”

    一个大汉子,抓耳挠腮地憋红了脸。

    “就是——就是,乡里乡间的人都传——这,这继承人当年和聂家后人争女人,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他一把火把……把聂家的祖宅都烧了,自己也受了重伤——”

    阳光下老头的脸皮绷得紧紧的,手指关节在拐棍的龙头上握得泛白。

    “老爹、老爹!你到底知……不知道?”

    农元连叫两声,老头突然腾起身体,猛地抓起拐棍。劈头劈脑朝儿子头上一顿猛打。

    “要你不学无术,包打听!别的不琢磨,专琢磨这些没用的东西——”

    “老爹、老爹——”

    农元被揍得满头是包,落荒而逃跑出院。

    今真晦气,羊肉没吃到,尽惹一身骚。

    农元到了前厅喝了一杯茶后,忍不住还是在唉声叹气。

    “农先生,农先生!”负责内务整理的晴姨慌里慌张地沿着廊子过来,吴侬软语在很远的地方就嚷道:“他们来了,来了!”

    “你嚷什么嚷!谁来了?”农元喝了一口茶,呵斥道:“慌个什么劲。”

    “总裁,陆总裁来了!”

    “噗——”

    农元一口浓茶全喷出来,他忙不迭地放下茶杯,道:“你什么?你可看清楚了!”

    晴姨撅嘴比划,“我看见门口停着金闪闪的商务车,开门的司机绿制服上喔,有个金的l——喂,我还没完呢——”

    农元扔了茶杯,跑着往大门冲去,“l”是陆氏集团的专用符号。颜越贵重代表所来之人越尊贵。

    他心里直纳闷,不是好周末到吗?

    这才星期二呢!

    怎么就到了?

    他娘的!

    搞什么突然袭击,还让不让人活了!

    ———————

    江城大学

    “毫无疑问大脑是人体最重要也最精密的器官之一,一个成年男性的大脑,它重1400克,占体重的百分之二,耗氧量却占到全身耗氧量的百分之二十五,血流量占到心脏输出的百分之一十五左右。可见,我们的身体为了负担这个鬼东西已经竭尽全力。想一想,我们每一个人也许不能拥有几百亿人民币,但是都可以拥有几百亿个脑细胞,每个脑细胞大约有几百条脑神经,每条神经上大约有几百个突触,每个突触有几百到几千个蛋白质,一个脑细胞的作用相当于一台大型计算机,一个突触的作用大约相当于计算机的一块芯片。所以,电脑想打败如此精妙绝伦的人脑,是不可能的!”

    “可是教授——”台下的学子举手,道:“现在不是出了阿法狗吗?它不就打败了所有的围棋高手,像韩国的、中国的围棋高手都没胜过它!”

    “没错。它是赢了。但阿法狗下棋靠的是单位时间里的纯粹计算力,人类自然比拼不过。可是,我问你,和它下棋吗?毫无美感,让人乏味。我们应该让阿尔法狗和另一条阿尔法狗比赛。这才比较有趣。对不对?“

    底下的学子一阵轻笑。

    “大家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我们的大脑具备电脑永远无法拥有的一个功能。”台上的教授转背在黑板上的大脑两个字画下一个大圆圈。

    “大脑,我们的大脑,作为地球上最高等的统治地球的动物大脑。我们的智慧所在源泉除了计算、听读写外的另一项功能——”

    “教授,什么功能?”台下一个学子大声问道。

    “感受情感的能力。简单地,我们都是有感情的人,悲伤的时候会哭,开心的时候会笑。不仅如此,我们还会感受l同类的感情。比如我们看电影时会哭,看到老人、孩受苦会特别难过。还有些人会特别痴迷某样东西,比如绘画、比如运动,还有些人会为心中的理想或爱情奋不顾身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这些很感人、很伟大的感情电脑永远不会有!电脑会的只是计算。”

    “教授,这不是伟大是愚蠢!”阶梯教室哄然大笑。

    台上的教授也笑了,他丢下手里的电子笔,笑道:“是啊,看起来很愚蠢。但你不要看情感的力量。我们的世界往往就是那些愚蠢的人在推动发展。”

    下课铃响,学生们熙熙攘攘收拾课本步出教室,张维在讲台上慢慢收拾自己的讲义,幻灯。

    同学们都走尽了,程露露才缓缓步下台阶,走到讲台,曲起手指在桌面上敲打三下。笑盈盈地:“张教授、张大教授!”

    张维抬头,惊喜地:“啊,露露!你怎么来了?”

    程露露弯着一叶新月眉毛,笑着道:“无事来看看师兄是如何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

    张维睇她一眼,指着她笑道:“特意来取笑我的,是不是?教书育人?我是混口饭吃,你刚才没看见,现在的孩多难教。哪还像我们那时候,老师什么是什么。不仅要完成功课,还要帮老师做课题。现在的学生是贼精贼精,我是日日如履薄冰,胆战心惊。”

    程露露露齿一笑,言归正传,“师哥,我今来找你,是有事。”

    “知道,知道。无事你也不登我这破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