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0 莫缙云的逃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20 莫缙云的逃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程露露,你觉得分析我吗?”

    “没意思。”程露露把身体靠回到沙发,默默拿起笔来又在白纸上写起来,“我只是想分析分析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惜分析的结果却让我感到很痛心。其实偏执型人格不要紧,强迫症型的控制人格也不要紧。现代人谁没两三个心理疾病。但可怕的是你却是一个冷漠无情,心肠狠辣的人!”

    “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程露露跌下脸,手指着他问道:“莫缙云,我问你!齐心是你的好朋友?五年前,是你带季微尘去的南庄疗养院?你敢,季微尘消失的记忆和齐心没有关系?若不是他帮你,季微尘怎么会认为你就是她的男朋友?”

    程露露觉得自己快要发疯,站起来冲着他一顿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莫缙云!齐心和言师姐为什么会退学?齐心进行心理实验,玩弄人心。他把师姐都弄疯了,不得不退学!这件事情,当时在学校里人尽皆知!谁又不知道,你,齐心和言希叶是形影不离的铁三角!他们出事,你却独善其身,这不是很奇怪吗?”

    “别了!”莫缙云烦躁地把着自己的头发,吼道。

    程露露一步一步靠近快要发狂的他,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跨坐上去,捧着他的脸缓缓问道:“缙云,你告诉我。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对季微尘做了什么?她的记忆呢,去哪里呢?”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嘴唇发抖。

    “齐心师兄在哪里,言希叶师姐在哪里?”

    听到他们的名字,莫缙云的心脏上像被人狠狠扎上一刀。他推开程露露的手,大口喘着气,“露露,我不知道。”

    “你谎!”程露露恨极了,猛地抽了他一个耳光,“你这个禽兽!齐心帮了你,你居然举报南庄疗养院非法行医。害得疗养院被迫关门!害得齐心和言希叶深陷囹圄!你的举报诱发了言希叶的精神分裂,她投湖自尽!你还你不知道!”

    莫缙云有十秒钟的僵立。

    “你找到齐心?”

    他避重就轻,并不为自己的行为解释。

    “莫缙云,你是混蛋!”

    程露露怒道:“你不配做朋友!你怎么能够这样对齐心师兄,他是你的好朋友!你的做法是过河拆桥,落井下石!你是不是怕被挖出季微尘曾经去过南庄的事实,所以把疗养院一打尽!”

    莫缙云舔了舔唇,面对程露露的滔怒气,没有辩解,也没有如往常一样的抵死不认。

    他偏过头,把眼睛看着乌黑的窗外。

    “莫缙云,你为什么不话?”

    “没有什么可的。”他默默起身,转身去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不为自己解释吗?”

    程露露追过去,她骂了他、打了他,但她心里多想听到他的辩解和一声“不是我”。

    哪怕他只是在骗她,都好!

    “露露,你的都是事实。我对不起齐心,对不起叶子。我做的一切都是错误。”他草草收拾几件衣服塞到旅行箱中。

    他的承认突然让程露露感到一阵害怕。她伸手抓住他的袖子。

    “缙云——”

    他垂着头,毫不犹豫走到门口。

    “缙云……”程露露哭了,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莫名就是感到一阵心碎。

    这无力的人生,苍白的世界,现实打败我们每一个人,所有人是胜利者。

    “露露,听我一句,不要去打搅齐心,他已经——非常可怜。”

    “缙云——”

    ——————————————

    冬往往是动保协会最忙的时候,寒地冻,阴雨绵绵。气温的骤减和食物的短缺是走失的毛孩子和流浪动物生存的最大障碍。

    动保协会在这个月已经组织了好几次为流浪野猫送猫粮的爱心活动,也在上呼吁所有的便利店收留那些无家可归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猫咪。

    参加动保协会的义工活动是季微尘雷打不动的日常工作。最近受她感召来参加活动的人不少,陆西法、安安,还有破荒的季微澜也来了!

    以前的季微澜对动物的热爱可只局限在它们做成大衣披在身上的时候。对于活生生、毛茸茸会动,还经常脏兮兮带着皮肤病的东西,她一向是有多远躲多远。

    参加动保协会的活动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俗话,女追男隔层纱。

    季微澜这凌厉的攻势,鬼哥抵挡得甚为艰难。

    这不,今参加义工活动,鬼哥把十二岁的儿子王厉也带了过来。

    试图用儿子来告诫微澜,真要跟了他,是做后妈的命。

    王厉是皮孩子,又是在皮得要命的年纪。上蹿下跳像猴一样。别人看见巴蒂都是拍拍脑袋,摸摸背脊,夸一夸“这狗好看!”

    他走上去抱住巴蒂的狗头揽在怀里就是一通狂揉,看的旁人目瞪口呆。揉完后,巴蒂头都昏了,两只眼睛打旋旋。

    “厉哥哥,巴蒂不喜欢你这样!”安安很生气地对王厉。

    王厉眼睛一挑,怼道:“它不喜欢我怎么样啊?”

    安安伸出手模仿他手的样子,“就是这样——”

    王厉走过去抱住安安的脑袋搁在怀里同样一顿摇晃乱揉,边揉边笑,“屁孩,是不是这样啊,这样啊——”

    安安从没遇过这样乱来的孩,被他揉得眼冒金星,脑子摇得如浆糊。

    “王厉!”

    安安突然觉得王厉的手一松,箍着他脖子的力量消失。

    原来是王厉被他父亲鬼哥踢飞了出去,重重摔在水泥地上。

    安安看得脸都白了,哆嗦着:“叔叔,哥哥他——”

    “他就是欠揍!”

    “老鬼,你以为我不痛喔!”王厉拍拍屁股站起来,冲着鬼哥嚷道,一脸的叛逆。

    “安安,你没事?”微尘急急忙忙走到安安身边。

    安安摇摇头,趴在她的怀里,眼睛前的影像还在晃啊晃的。他不可思议地发现,在公园的广场上,王厉和他的父亲,正你一掌我一拳的斗得正欢。

    “妈妈,厉哥哥和叔叔——”

    “没事,别管他们。”

    微尘笑着把安安抱起来,“你别担心,王厉哥哥是武术学校的,每就是好精力,不发泄出来不行。”

    两父子打来打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武术表演,里三层外三层围拢起来。

    微尘叹了口气,往往只要王厉一来,鬼哥几乎就只能带着他,做不了任何别的事。

    王厉这个皮孩子,鬼见鬼愁,人见人怕。

    她只得暂替鬼哥的工作,安排大家去公园的各个流浪猫集散地,分发爱心猫粮。再去找一找有没有被母猫遗弃的或是需要救助的猫。忙忙乱乱弄完这一切,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微澜还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鬼哥两父子发愣。

    “微澜——”微尘拉了拉妹妹的袖子,把她从围观的人群中拉走。

    底下的妈都不容易,做后妈就更不容易。做得再好也难得落一个好,不好倒经常有。再碰上王厉这么个混皮子,是难上加难。

    季微澜的表情木木的,和微尘一起站在公园的大樟树底下。

    “微澜,你也看见了。事实就摆在眼前。鬼哥什么情况,他是没有骗你的。你若是一定要选择他,将来可就不能为了这样的事情后悔。”

    微澜摸了摸头,心里一团乱。她现在心里才有一点明白,差地别是什么意思!

    “姐,我有些累,想先回去。”

    “好。”

    微澜恍恍惚惚地走了,微尘看着她的背影长叹一声。

    这时,鬼哥和王厉也结束了“比武”。“比武”的结果就是姜还是老的辣,老子镇住子。鬼哥一个反腿锁喉,把王厉压得求饶。

    “你这浑子,还不去向安安道歉!”鬼哥冲王厉屁股上猛踢一下,王厉踉跄着往安安和微尘的方向冲来。

    “安安,安安,对不起——”王厉心鼻青脸肿,一身尘土。

    “没事,没事。”安安腼腆地,被这对粗鲁的父子吓到。躲在微尘身后怕得很。

    “微尘!”鬼哥气喘如牛地走到微尘身边,他擦着脑门上的汗,感叹岁月不饶人,再过两年他真要比不过王厉这孩子。

    “协会的事情都安排好了?”鬼哥问,眼神一直在周围漂浮。

    “嗯。”微尘点点头,“鬼哥,你别找了。微澜已经回去了。

    “她回去了?”鬼哥神中有隐藏不了的失望,遇到微尘犀利的目光马上改口,道:“她回去的好,反正留在这也是碍事。”

    “你真是这样想的?”微尘靠近他道:“我妹妹可是很伤心的走的!”

    鬼哥的眉心一跳,似被蜜蜂蛰到。有些疼痛来得又快又密。

    “鬼哥,我不是保守的人。但微澜是我妹妹,最重要的是她未来的幸福。你懂吗?你要是真的爱她,就要努力给她幸福,如果不爱,就请离开。”

    “微尘,你要的话,我都懂。我经过婚姻,知道婚姻是怎么回事,我也经过爱情,晓得爱情是怎么回事。我更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

    鬼哥笑笑着,表情尴尬中带着落寞,“微澜年轻,我不能耽误她。”...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