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9 病在心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19 病在心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吗?”

    “他没有手机。”房东很无奈地:“他很怪的。在这两三年和我们从来没有交道。”

    这可真是,又没手机又没去向,人海茫茫上哪儿去找?

    “他没有去哪儿吗?大叔,麻烦你想一想,我真的有急事找他!”程露露不停追问。

    “我真不知道。”

    陆西法把烟扔在地上,从裤兜的皮夹中掏出一叠钞票塞到老头干瘦的手心里。

    “你,你这……这是干什么?”

    “大叔,你别多心,就想请你好好想想。”陆西法不容拒绝地把钱压在他的手心。

    老头看着头顶空空的鸟笼,再看看手里的人民币,憋了半,道:“我以前好像听见他自言自语,冬来了,要回去看看媳妇,媳妇怕冷……”

    “怕冷?言师姐明明就已经死了,他是回乡去看她吗?”

    “我不晓得。”房东快被程露露问得崩溃。

    “还有没有什么朋来看过他?”

    “有啊,莫先生两个月来看他一回。给他送一些钱来。”

    “送钱,莫缙云为什么要送钱给他?”

    “你们也看见了,我们这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里会有生意?莫先生要是不送钱来,齐先生早饿死了。”

    “你确定是莫缙云吗?他——”

    “我真的不知道别的事了。”房东老头被程露露问得快崩溃,“你们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老头兜里揣着钱,想了半,又道:“齐先生就是这么个怪人。神神秘秘,每不是喝茶就是发呆。你们是不知道他刚来的样子,像游魂一样。这一年多才好一点,不过,也是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要是晓得,也不存在不告诉你们。”

    回程的路上,陆西法的心绪早已平静。对他而言,所有的疑问都找到答案。虽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还是不知道的,但大约的来龙去脉是知道的了。

    五年前的“南庄疗养院”里,微尘把关于他的记忆按下了删除键。

    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一种可以让记忆回复的复原键,但他已决定不再寻找。

    他和微尘现在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

    和陆西法的释然不同,程露露是一脸愤然,她不停地看着手里的资料,反复琢磨着齐心会去的地方。

    她甚至决定要去齐心的老家碰碰运气。

    “程医生。”

    程露露抬起头来,知道这样严重凝重的开场白是有话的前奏。

    “陆先生,什么事?”

    “我想这件事情就到这里终结。”

    她惊讶地问:“你不打算继续找下去?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啊!”

    “不找了。”他摇头,“生命短暂,何必把人生和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我想,我已经差不多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样。我不想找了。”

    “陆先生,我们花了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现在也证明齐心的线索是多的,我们只要找到齐心——”

    “找到他又怎样?”

    “可以帮助季微尘恢复记忆!”

    他笑了一下,“程医生,你没发现吗?微尘从来没有纠结于她消失的记忆过。也许我们的过去对于她也不尽全是美好的回忆。既然不美好,她忘记就忘记。往后我和她一起制造完美的记忆就好。所以,这件事情,我想到此为止。”

    程露露有些挫败,绞尽脑汁也无法组织起服他的语言。

    “陆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没完。就像季微尘的《浮生若梦》一样。总不像是个最终的结局。”

    “过去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再纠结它也改变不了。不像结局的结局也是结局。微尘现在很好、很快乐也很正常。我们正在计划结婚。我想的就是把这件事情快点翻篇过去。就当她这几年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

    听到他们结婚的消息,程露露的心脏率先居然是为莫缙云感到了一阵心痛。

    脑子里首先冒出来的问题是,季微尘要结婚了,莫缙云该怎么办?

    “陆先生,恭喜你们啊。”程露露后知后觉,补上一声祝福l

    “谢谢!”陆西法笑得很知足。“我想,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为这个事情见面。希望你能理解我。”

    ——————————

    理解,当然是理解。

    除了表示理解,程露露实在也暂时不能表示别的想法。她难道还能强迫他改变想法不成?

    不过,心里的沮丧是真沮丧。

    莫缙云骂她是三脚猫的功夫,她承认。这么多年她一直顽强努力就是像摘掉头上这顶大帽。

    本来想着在季微尘的这件事上咸鱼翻身,结果还是阴沟翻船,功亏一篑。

    到了区楼下,她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停车库里徘徊很长一会。

    她在慢慢思量,该怎么回去面对另一个人。

    莫缙云把房子卖了之后,不请自来地把自己的东西全搬到了她的公寓。

    “你怎么住我家了?”

    “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回答地言简意赅。

    程露露倒不明白,她的家怎么就成为他眼里最危险的地方?

    如果她的家是最危险的地方,她又是什么!

    对他而言,最危险的人吗?

    莫缙云住下之后,分走她一半的床、分走她一半的书桌、还更分走她一半的电脑。

    他看着电脑里的病案资料分析,常常是不客气地批评,“露露,你这样分析的方法不对。还有和病人话时太不坚决,随和过头。是你帮他治病,还是让他的情绪带着你走?这样的温柔,你的主动权就丧失了啊……”

    程露露讨厌他对自己的工作指手画脚,但又不得不佩服他的专业水准。

    有了高参的指导,她的业务也来了个质的飞跃。心理咨询室的生意翻了几倍,客似云来。

    “你无须谢我,就当是我付的房租好了。”

    程露露听了这话真有些哭笑不得。

    莫缙云什么时候对她都不忘强调互不相欠的这个原则。

    在楼下磨磨蹭蹭半个时,她终于磨磨唧唧上楼回家。

    “我回来了。”她推开门,有气无力地道。

    坐在沙发上的莫缙云眉头一动,嗅到她声音中的沮丧。

    “你吃饭了吗?”程露露问道。

    “没有。”他手里拿着一本像砖头那样厚的专业书籍。

    “我去炒个蛋炒饭,随便对付着吃吃。今晚我还要赶一个病例分析报告。”

    程露露扔了包,去厨房三五分钟端出一碟子炒饭来。

    心里有事,做出来的炒饭巨难吃、巨难吃。

    两人默默无言,不停喝水,才把难吃的炒饭咽下去。

    吃完后,莫缙云去厨房洗碗。程露露拿出纸笔和电脑窝在沙发上开始忙碌。

    一个时,两个时,三个时——

    莫缙云终于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书,问她:“你在做什么病案分析?”

    她扬了一下眉头,笔尖在纸上点了两下。

    “你想知道?”

    “对。”

    她头也不抬地道:“一个病人,不典型强迫症患者。因为原生家庭父母关系的混乱。长大以后强迫症似的要求生活中的控制感和次序感。最大的表现——任何东西和事情都要在他的控制之中。如果失去控制,他就会变得狂躁和易怒。而且哪怕明知道是自己错了,也决不悔改——”

    莫缙云冷笑一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啪”地把书合上。

    “程露露,你忙活一晚上是在分析我吗?”

    “为什么要往自己身上套呢?莫缙云,难道是我的分析入了你心,让你觉得像是你?换一句话问,我分析得对不对?”

    程露露笑着把手里的纸笔放下,继续道:“还要听下面的吗?你不仅有强迫症样的控制感,还有偏执症。”

    “这又从何?”他凑过头,咬牙切齿笑着问。

    程露露凑过头,和他面对着脸,声道:“对季微尘非要得到的爱不就是偏执吗?如果把任何人换做你,早该放弃了。我猜,你即使在现在,坐在这里,心里还是想着要回到她的身边。哪怕明明知道她不爱你、知道你们结婚之后还会要离婚,但只有一线希望,你就还是会坚持要和她结婚,对不对?因为你就是放不下。”

    “程露露,考试——不及格。如果我做你教授,二十分都打不到!”莫缙云不怒反笑,“偏执狂的名词解释可不是这样。偏执狂是以被害妄想为突出症状。我没有。”

    “我有你是偏执狂吗?”程露露依旧笑着,“你还不至于是个狂人。你只是一个偏执型病态人格,俗称——变态。”

    莫缙云脸一变,难看极了。

    “程露露,你觉得分析我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