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8 柳暗花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18 柳暗花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忙着,陆西法这边也没闲着。一边谈情爱照顾儿子一边派人继续寻找“南柯”的下落。

    爱情磨损意志,寻找南柯的力气比原来的减弱不少。

    有时候,他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他和微尘就要结婚了,还有继续翻旧账的必要吗?

    五年前的旧事重新想起来,他和微尘的关系又要经受一次考验。

    微尘忘记的过去,真的有必要再想起来吗?

    不过,他又想,他只是想搞清楚微尘身上发生过什么,记忆可以再创造,爱情也是。

    聘请的私家侦探终于发来翔实报告,排查近千人后,付出无数的人力物力到底挖出程露露嘴里“南柯师兄”的庐山真面目。

    陆西法看到侦探发来的资料和地址,眉间的结锁成川字。

    可笑不可笑?

    南柯的地址就是莫缙云上次约他见面的茶室地址。

    莫缙云欺人太甚!

    居然这样赤。裸。裸地羞辱他!

    他把手拍在桌子上,拍飞了桌面上所有的资料。

    莫缙云越是如此目中无人,他越是坚定要拨开一切谜团的信心。

    “程医生,南柯已经找到了。不如我们一起去会一会他!”

    接到电话,程露露来得很快,刚坐上陆西法的迈巴赫。

    一个牛皮纸袋就飞到她的腿上。

    “程医生,看一看。资料上的人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位。”

    程露露抽出牛皮纸袋里的纸页,一目十行飞速地看了起来。

    资料上详细记录着:齐心,39岁,别名南柯,江城大学心理系研究生,肆业。已婚。妻子,言希叶,38岁,别名庄周,江城大学心理系研究生,肆业……

    20**年,两人放弃学业,同年6月于川城的下谷镇开办“南庄”的疗养中心,专门收治有心理障碍、抑郁、躁狂、偏执、多动症的病人进行疗养……

    “齐心、齐心……”程露露兴奋地叫道:“没错,我记起来了。南柯师兄的本名就是齐心。果然是他!原来他一直还在从事心理方面的工作,真是太好了!你看,南庄,不就是从南柯和庄周中各取一个字吗?”

    程露露接着又往下念道:“……据查,病人对南庄疗养院褒贬不一。但肯定的是,南庄疗养院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南庄治疗过的人有人南庄是堂,齐医生和言医生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他们建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让所有人安心生活。也有人,南庄是地狱,齐心和言希叶是最可怕的人。他们对待病人如奴隶,稍有不满就用电击、水冲、不停劳作来做惩罚……”

    程露露咽了咽口水,不敢再念下去!

    两极分化的评论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南庄疗养院所用的治疗方法是极端,粗暴的。接受它的人自然对它歌功颂德,不接受它的人就会恨之入骨。

    “程医生,我建议你继续把它看完,最后一页会有大惊喜。”

    什么惊喜?

    程露露迟疑一会,越过中间把资料直接翻到最后。

    三年前,疗养中心被人举报有人非法行医,被迫休业整顿。病人离散,齐心和言希叶被拘留。拘留期间言希叶精神分裂发作,不久,投湖溺亡……

    看完之后,她的手在空中打着颤,足足看了三四遍,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真……真不敢相信。他……他们可是好朋友啊!”

    陆西法把油门加得最大,在高速上几乎要飞起来。

    “这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人心叵测。学心理学的人从到晚的琢磨人心,却没摸透身边人。”

    程露露沉默了,把手压在资料上,心情沉重。

    心似离弦,他们朝茶室飞驰而去。

    到达后却不想扑了一个空。茶室人去楼空,门上挂着一把锁将军,哼哈二将左右镇守。

    程露露丧气地拽了拽门上冰冷的铁链,不死心地朝里嚷道:“请问,有人吗?”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寂。

    她又踮起脚尖透过玻璃窗往里瞧去。单看桌椅落灰的程度,只怕南柯是在陆西法来过之后的第二就走了。既然是存心躲着,最近也不会再回来。

    陆西法不甘心,绕着茶室左转右转想要找个门路进去。还是程露露机警,想到找茶室的房东打听些情况才是最可靠的。

    村里面的地一般都是自留地、宅基地。南柯不是本地人,没有买卖土地、修建房屋的资格。

    所以这间茶室最大的可能是租,而不是自建或是买卖。

    果不其然,两人到村里一打听。热心的村民马上指出房东的家在哪里。

    房东是村里土著,正在屋里休憩。听见门前引擎巨响,一辆豪车径直逼停到自己院的窗下。车上又下来两个光鲜亮丽的年轻人,一脸严肃,不好相与的模样。吓得老汉披件外衣忙不迭地从屋里跑出来,双手胡乱在胸前摸索着外套上的扣子问道:“怎、怎么回事?你们都是谁啊?怎么——跑——跑到我家的院子里来了?”

    程露露笑嘻嘻地道:“大叔,你别怕。我们是来向你打听些事的?”

    “什——什么事?”房东挺直腰板,一点没有发现自己胸前的扣子都扣反了。

    “南柯的事。”

    程露露看房东一脸茫然,即刻改口,“齐心。齐心协力的齐心。请问,租了你房子做茶舍的人是不是就叫齐心?”

    “不是,不是。”房东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租我房子的人不姓齐。”

    陆西法和程露露心里一沉,感叹线索又要断。

    “不姓齐,那姓什么?”

    “姓莫。帮莫先生管理茶室的打工仔好像姓齐。”

    程露露一听这话,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所有的线索都连在一起。姓莫的先生不就是莫缙云吗?

    “没错,没错!我们要找的就是他们。大叔,请问你知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房东狐疑地看着他们,“你们是他什么人?”

    没事瞎打听。

    陆西法一看房东戒心上来,恐怕问也难问出有价值的东西。忙拍拍房东的肩膀,掏出一支香烟递给他。

    “大叔,你别紧张。我们是莫先生的学弟、学妹。听他在这开了茶室,特意来看他的。”

    房东听见是旧友,明显表情一松,接过烟问:“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啊?”

    “江城大学。”

    “我的娘啊!呵,那可是好大学啊!”

    程露露笑笑,“一般。”

    “别谦虚了。谁不知道啊。江城大学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老头把烟点上深吸口,马上打开了话匣子。

    “我当时他娘的就纳闷了,两个好好的年轻人跑到咱这穷乡僻壤来开茶馆。是不是脑壳摔坏了,还是犯了事躲仇家。这茶馆也开了几年,客人没来两个,鸟倒养了几窝。”

    “大叔,你能领我们进茶舍看看吗?”

    “行啊,那有什么不可以的!”

    房东大叔爽快地取了钥匙和他们一起来到茶舍。

    陆西法推门进去,发现里面的陈设和上次并无二致,桌椅凳子摆得整整齐齐。鸟笼也是空的,看来人走的时候,并不匆忙,还有时间放走了一切活物。

    “快看!”

    程露露从茶舍的台底下发现一个跌落在嘎叽角落的相框。她抹去上面的浮尘,上面笑吟吟地站着四个人,分别是齐心、言希叶、季微尘和莫缙云。他们身后依稀可见“南庄疗养院”的招牌。

    “快看时间——”程露露指着照片左下角的红时间,声:“时间是五年前,刚好吻合微尘所自己出车祸的时间。”

    陆西法拿过照片,面一沉,恍然间已有些明白。

    五年前的川城,季微尘不是出了车祸,而是去了齐心的“南庄疗养院”,当时莫缙云也在。

    所有的真相仿佛在一刹那间全揭开了面纱。

    “大叔,你知道齐心现在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房东摇头,“他走的时候把房子都退了。不搞了。”

    “你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