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7 时光为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17 时光为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幸福的日子像水一样缓缓流过,静水深流,无波无澜。

    历经过风雨的人而言,风平浪静不就是人生的至高追求吗?

    姜玄墨把公司事务全部交接给微尘,经过两个月的学习,微尘大致已经了解公司的运作规律和动向。她发现季家的餐饮集团虽然在江城的富豪界不显山不露水,财力却相当雄厚。

    不仅有餐饮集团,在城西还有大片的土地。前几年房地产欣欣向荣,季家通过卖地大赚一笔。

    离别的日子终是来临。

    微雨、玄墨和源源是在一个初凉的秋日早晨出发。

    临别前,老爷子抱着源源,昏黄的眼珠里滚下两颗眼泪来。

    终是不忍,但还是要放开手。

    因为禁锢从来不是爱,放手与他自由才是。

    微尘、微澜和陆西法一直把他们送到机场。安安和源源这对刚成为好朋友的人儿也是拥抱了再拥抱,悄悄话了一箩筐。

    “安安,你要来看我喔!”

    “源源,你也要来看我!”

    “安安,我们可以视频通话!”

    “对的,我怎么没想到呢!”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微雨含着眼泪,对微尘道:“姐姐,你和微澜回去。帮我去宽解宽解爷爷,我怕他会受不了。”

    “嗯。”微尘缩缩鼻子,低头拼命把眼眶里的眼泪眨回去。“我们看着你们进闸就回去。”

    微澜看两个姐姐哭得惨兮兮的,心里难受,故作轻松地嚷嚷道:“哎呦,我的两位姐姐!美国又不是火星,搞得如生离死别多让人笑话!你们想见面了,坐一个飞地过去就是!别这样哭哭啼啼的矫情,好不好?”

    微澜一顿没心没肺的话,倒让微雨和微尘收起眼泪。

    微雨擦了擦眼泪,瞪着微澜,道:“我还没你呢!我走了,你就别惹爷爷生气,安安分分和自新把婚结了。”

    微澜一听这话,马上不依地跺脚嚷道:“二姐,你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都成年了,自个的事自个有打算!”

    “什么打算?我看,你就是根本没有打算!”

    “我——”微澜被堵得面通红。

    微尘忙出来拉开乌鸡眼似的两姐妹,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不这个。反正微澜的事,我就一句。微澜,婚姻自由,你可以不嫁给谷自新。我也不管你未来的结婚对象是谁,但是必须要得到爷爷的首肯。因为爷爷把我们养这么大,是我们的长辈,你要尊重他的意见。好不好?”

    微澜嘟着嘴,想了半,才回答一个“好”字。

    话到这份上,微雨能有什么不肯。她心里也是疼着微澜的。她终是希望微澜既能拥有爱情也能拥有面包。

    “好了,时间差不多,我们该走了!”玄墨过来拍了拍微雨的肩膀。

    “姐姐,微澜——”

    “微雨!”

    “二姐!”

    三姐妹忍不住拥在一起依依惜别。

    “再见。”

    随着他们一家三口消失在闸口处,刚刚嘲笑姐姐们矫情的微澜转身立马哭得稀里哗啦。

    “你瞧你,刚刚还死鸭子嘴硬……”

    她把头埋在微尘的肩膀,不认输地强撑道:“我不是舍不得二姐,我是舍不得源源和玄墨……”

    —————————

    立秋往后走,昼夜温差加大,白日阳光却无比悠长起来。

    江城也到了一年最美的时刻,没有了夏日的泠冽逼人。秋阳高照下,蓝白云,黄叶红枫。每一日都勾引着人们去郊野游玩。

    秋日看枫,是江城人千百年的习俗,自从唐朝某位诗人大笔一挥写下豪情诗句之后。秋霜之时,江城人不登临麓山看枫,就不算过了秋。

    待到枫叶最美的时候,季家人一起登山欣赏艳艳红叶。

    登上山顶,看到烟波浩渺,奔流不息的江水,再看巍峨壮观的麓山丽景。眼前的美景洗荡了老爷子多日来的阴霾,源源走后久不露面的笑容再次于他脸上绽放。

    “曾爷爷,快看我摘的枫叶红不红啊?”

    “红,这片枫叶好红啊。”季老爷子笑呵呵地把安安抱起来。

    安安这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多多少少弥补了老爷子的空虚。

    陆西法和微尘紧紧握着彼此的手,看这漫山红叶,层林尽染。让人不禁深深陶醉在这自然的美景中。

    只是,煞风景的……

    “微澜,微澜!”

    “谷自新!你别跟着我好不好?”

    “我们是未婚夫妻,经地义就该黏在一起。”

    “你恶心不恶心?”

    “不恶心。”

    “你——”

    季微尘和陆西法无语对视,最近几个月,微澜和谷自新的关系一直不浓不淡地吊着。

    微澜对谷自新的态度从开始的黏糊火热到现在的冰冷如霜,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是想把他们的关系冷处理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她的若即若离,歪打正着激发起谷自新的斗志,越发得追得狠起来。身边的莺莺燕燕都处理了不,还几次提出,想把明年开春举行的婚礼提到年前。微澜死活不同意才作了罢。

    婚礼不提前,他往季家钻。日也守,夜也守。还在老爷子处使起柔情攻势,弄得微澜烦不胜烦。

    一气之下,微澜干脆做起微尘的跟班,跟着姐姐朝九晚五一起去公司坐班,也不愿面对谷自新这个缠人精。

    “你既然来都来了,就帮我分担一点。别一日到晚的玩手机。”

    微尘抛出一大叠的报表、合同,扔到微澜眼皮底下,生生打飞她手的手机。

    手机掉到地上,微澜心痛不已,她可是一等一的守财奴,完美滴继承了老爷子的优良传统。

    能省一分是一分,能抠一毛是一毛。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就是她请客,别人买单。

    “姐,坏了你赔我一个不?”季微澜嚷道,把手机捡起来,在掌心擦了又擦。

    “你要是把这些工作做好了,一个月买十个铂金包都有多。”

    “真的?”

    一听到有钱,妮子两只眼睛都红了。忙把手机一扔,喊道:“姐姐,你还有什么工作统统交给我,我全部搞定!”

    “工作不是游戏,到要做到,你可不能三分钟热度。”

    “我发誓!”

    季微尘心里暗笑,她是为自己找了个好帮手。

    微澜接了她的工作,她才有更多的时间去约会啊。谁想被工作束缚住一辈子,反正她又不缺钱。虽然这样做好像挺对不起微澜。

    有了工作,确实把微澜带来解脱。

    她有了这个连老爷子也不能反驳的完美借口去避开谷自新的纠缠。

    没想到,最不学无术,懒到极点的季微澜学起做生意比两个姐姐好太多。悟性好,上手快,而且知道借力打力,在油滑的餐饮行业吃得香得很。

    才一个多月,就把后厨的叔叔伯伯哄得喜笑颜开,推行的几条新措都收到不错的成绩。

    微尘默默在心里期望,不管为了什么,都希望微澜能把这势头坚持下去。

    “微澜,你别走,听我好不好?”

    “我什么都不想听!你也别跟着我!”

    “微澜!”

    谷自新追着微澜在登山道上跑起来,看着谷自新满脸大汗又做伏低还得不到好的可怜模样,微尘是好气又好笑。

    她虽然也不太喜欢谷自新的自大和花心,但在同年纪,同阶层的人中间比起来,他不算最好,亦不能算最坏。

    可能正如微澜所,他们爱不在一个频率震动。

    微澜情窦初开,一心扑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还要玩还要浪。当微澜想去看更广阔世界的时候,他却又想安定下来。

    爱情没有绝对公平,总会有所牺牲。

    看着微澜和谷自新跑远的背影,陆西法拉着微尘的手,道:“你别担心,有些事情唯有交给时间去解决。”

    微尘点点头。

    时间是个好老师,每一个人都在它的熏陶下成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