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2 两对父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12 两对父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子安跟着微尘和陆西法回到季家后,在季家刮起一阵旋风。

    他是如此地软糯甜蜜,看见谁都是“”的唤个不停,看见老爷子一点不怯生,乖乖地一声“曾爷爷”叫得字正腔圆,哄得老爷子眉毛都笑掉下来,一扫这些的阴霾。

    家里来了贵客,女人都去厨房忙活,要给远道而来的贵客做好吃地道的江城美食。季家可是江城餐饮界的扛把子,一定要让客人吃好、吃饱。留下两个爸爸和曾爷爷陪着孩子们玩游戏。

    季源源放学后回到家里,看见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同龄的朋友,不知多高兴。

    “她是妹妹?”

    源源的话逗笑了大家。

    也难怪源源认错,安安比他大一岁多,身材比他还要矮、瘦弱一些。再加上大眼睛、白皮肤,活脱脱像个妹妹。

    季源源朋友的高兴维持三五分钟后就发现情况不对,这个好看的哥哥是来砸场子的!

    把他爸爸妈妈、姑姑们的宠爱抢走不,连最疼他的曾爷爷也倒戈。

    源源的嘴翘得一寸高,心里生起意见,决定不和安安做朋友,玩具也不给他玩。

    季老爷批评孙孙不讲道理,源源吸溜着鼻子直哭。

    他一哭,玄墨的火气就往上冒。

    孩才不管这些,玄墨越冲他发火,他就哭得更厉害。最后索性在地上打滚耍赖起来。

    老爷子也犯了难,源源的任性是打娘胎出来他给惯的。以前每逢他哭闹,家里人是百般的哄着,疼着,上的星星也要为摘下来。

    可今,手心手背都是肉,安安还是第一次来的客人,更应该多疼一些。

    玄墨气得要命,把源源双脚腾空狠狠地提起来。

    源源不依不饶,扭股糖般挣扎着身体,老鼠一样挣扎出来。重新趴在地上,滚得一身脏兮兮的。

    “你这子,真是欠揍!”玄墨大喝一声。就要去拿尺子打儿子。源源也不怕,还是在地上滚。

    “玄墨,玄墨。教孩子光打光骂可不行。”陆西法止住暴怒的玄墨。“孩子们的事情就应该让孩子们自己解决,我们去坐一会。让他们自己处理。”

    完,他推了推身边的安安,道:“安安,你和弟弟好好玩。爸爸和叔叔都不管你们。”

    “好啊!”安安回答得清脆,像个大人。只见他走过去蹲在号啕大哭的源源身边,双手支着下巴,“源源弟弟,你别哭了,我不要你的玩具,我自己会做玩具。”软甜的声音镇定无比。

    “你会做什么玩具啊?”源源哭得一抽一抽,仍然被他的话吸引。

    “我会做兔子、青蛙、狗。”

    “你怎么做啊?”

    “我会用彩泥还会用纸——”

    “骗人,大人都做不出,你一个孩怎么会做!”

    “不信,我做给你看。”

    “呜呜——我不要看!”

    玄墨看到儿子如此油盐不入,气得又要上前教训他。

    安安倒是不慌不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褐的狗递到源源面前,“源源你看,这是我用彩泥做的狗,没骗你?”

    听见有狗,源源忽闪着带眼泪的大眼睛,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

    “真的耶!”他把狗拿在手里左摆右弄,那彩泥狗不过寸长,首尾皆有,憨态可掬,甚为可爱。

    源源爱不释手,兴趣盎然地:“安安,你怎么做的?你可以教我吗?”

    “当然可以。”

    片刻功夫,两个孩就马上忘记刚才的不快,兴奋地黏在一起玩嗨了起来。

    安安虽然人,个头不大,手十分精巧,彩泥捏的动物栩栩如生,还会用彩纸做青蛙、兔子、老鼠。

    源源羡慕极了,直缠着他玩。

    孩子相处愉快,大人看着也开心。季家人对懂事又乖巧的安安越发喜欢,也更佩服陆西法可以把孩子教得这么好。

    “安安,这些都是谁教你做的啊?”面对满桌的手工玩具,源源惊讶地问。

    “我爸爸啊!”安安忍不住声音中的骄傲。

    “哇——”源源的表情无限的崇拜和羡慕,“你爸爸真好!”

    “以前时候,我经常生病。生病的时候不能出门,爸爸就陪我在家捏彩泥,做手工!我们还在一起搭房子、做家具呢!你爸爸难道不教你这些,不陪你玩吗?”安安捏着手里的彩泥,问得理所当然。

    源源的嘴巴一撅老高,站起来学着玄墨发怒的样子,道:“我爸爸只会,我好忙、好累。你自个玩去!要不就是找你妈妈!我不听话就骂我,再不听话,就拿板子打手心。”

    “你爸爸怎么这样?”安安惊讶地总结,“hesnotagoodfather.”

    源源马上附和,“对,安安你得没错,他就不是一个好爸爸!”

    听到孩子们的吐槽,姜玄墨真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脸红得发烧。

    季老爷子站在一旁表情似有所思。

    其实在中国,和周围人比起来,玄墨倒是不太觉得自己做为父亲的不称职。但是今听到两个孩儿的对话,他才有一种深刻的不足和羞愧感。

    源源是任性、顽皮的孩子,他何尝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他的时间都奉献给工作,以为供给她们衣食无忧的生活就是做到了尽责任。

    其实亲子关系中,孩子的感觉是最重要的,他觉得你不好,就是不好。这和金钱、地位毫无关系。

    “别介意,童言无忌。”陆西法走过去轻拍玄墨的肩膀。

    “是我做得不好。陪他的时候太少。”玄墨汗颜地:“我总认为往后的时间还长,等他长大一点,懂事一点,再和他慢慢交流。没想到——”

    陆西法地位比他高、钱比他多、对孩子的陪伴和照顾比他多,他怎么能不感到汗颜?

    陆西法真诚地道:“我们都以为时间很长,其实我们的时间是越过越短。玄墨,圆满的人生就像一个木桶,婚姻、家庭、孩子、事业、健康这五块木板,缺一不可。这个木桶装多少水,不在于最长的那块木板有多长,而在于最短的那块木板有多短。你别自责,现在来补救还来得及。走,我们一起和他们玩去!”

    “好!”

    看见爸爸们也加入进来,安安和源源别提多高兴。特别是源源,兴奋得跳上跳下。但是只要安安一喊“stop!”,他马上就乖乖坐下。

    可见这世界上是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懂教育方法的大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