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1 我的儿子——安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11 我的儿子——安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要微尘接手玄墨的工作,这真是方夜谭。

    季家经营的是最传统的生意——吃。

    老爷子是爱吃,会吃之人,靠着祖上秘制私房菜起家。再加上后来娶了江城最有名的汤面师傅女儿,学得一手不外传得独门酱汁更是如虎添翼。在江城饮食界响当当一块金子招牌。

    老爷子爆喝一声,要把玄墨革职。

    他以为玄墨真稀罕这个总经理的头衔。

    现在的风口是互联、是金融、是融资、是上市,年轻人玩得是空手套白狼,一本万利。几个人愿意做实业,累死不活,挣辛苦钱。

    听老爷子开口要把生意交给微尘,玄墨一百个心甘情愿。第二,忙不迭带着微尘去公司办交接。

    “玄墨,玄墨!我真不行!”微尘的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自己几斤几两重还不知道啊!她一辈子最大的事业就是救助流浪的毛孩子,没拿过菜刀杀鸡,只拿过手术刀割蛋蛋。

    餐饮这条线水深门道多,淫浸几十年的老厨师自己开店都要被呛水。她一个嫩皮薄脸的年轻女孩不被后厨的老东西像老鼠一样拿捏?

    玄墨叹了口气,微尘的担心他当然懂。当年他入后厨,杀鸡宰鸭切土豆,受了多少白眼和苦楚。每一步都是心酸的眼泪和汗水。

    “姐姐,你别怕。不交接好,我也不会走。”

    微尘苦笑着道:“那只怕你三五年都走不了。”

    玄墨抽了抽嘴角,拿出一大叠的资料,道:“姐姐,你先看看这几年的营运报告,都是我接手后的。上面有我们每一年的计划、目标、完成情况。还有我们每一季的新菜、活动、和优惠政策。还有28家分店的——”

    “够了、够了!”微尘呻吟着把脸埋在掌心中,“求求你,别了。让我自己看!”

    看事容易做事难,微尘翻着一页一页的营运报告,看到的不是一张张纸上的数字和图片,而是玄墨付出的青春和时间。

    付出辛劳的成绩要他交出去,他毫不犹豫就交了出去,是因为玄墨从来就没有私心。

    除了微雨和源源,他不要季家的任何东西。

    微尘看着报告,看着看着在书桌上趴着睡过去。直到陆西法把她抱起来,她才迷迷糊糊地道:“你和爷爷下完棋了啊?”

    这几家里一直低气压,还好他能来,陪着爷爷下棋,开解老人。

    “老爷子也是人,动之以礼,晓之以情,他总会改变。”

    微尘打了个哈欠,往他怀里窝去,“我那个爷爷,不是一般的人……固执、死硬又不讲理……”

    “爷爷固执不肯后退,微雨和玄墨又很坚决。你准备怎么办?”

    微尘叹气,道:“你又有什么好建议没有?”

    “我觉得你应该支持微雨和玄墨,做他们坚强的后盾。”

    “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这次的事情明显是老爷子不对,倚老卖老可不好。”

    微尘用拳头砸他坚实的胸,笑道:“亏得爷爷那么喜欢你,你居然在背后他倚老卖老。”

    “我的是事实!”他也笑着,“错了就是错了,和年纪无关。源源做错事我们批评他,为什么老爷子做错了事,我们要哄着他,难道年纪是特权吗?我觉得这就是一种错误。我们应该站在真理的一边,而不是为了息事宁人对老人不断无原则的退让。”

    “你站着话不腰疼,不知道爷爷有多凶,他虽然七十几岁,打起人来可疼呢!”

    “如果爷爷打你,就让他来打我。我皮厚,不怕。”

    “呵呵,只怕到时候你比兔子还跑得快。”

    微尘把头再一次搁在他的肩膀上,深爱之人的心意和支持让她的内心充满勇气。

    晨风习习,最是好眠时候。一只早起的鸟儿总在耳边啾啾闹她。他一会拨她的耳朵骨,一会捏捏她的耳垂,一会吻她的额头。

    “干嘛啊?”她半梦半醒,半笑着推开他。眼皮还处在瘫痪状态哩。都怪他昨晚上欲求不满,让她颠来倒去,不得安睡。

    “快起床,懒猫。”他随意从柜子里搜出一条长裙套在她身上。

    “干嘛?”她闭着眼睛问。

    “去机场接人!”

    “谁?”她依旧闭着眼睛,任由他来服务。“我们去接谁啊?”

    “接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笑得神神秘秘,嘴角荡着温柔的笑靥。

    他不讲,她也懒得问了。让他把自己抱到车上继续睡觉。

    不管哪里的机场永远是相聚和分离的集散地,人来人往,人潮涌涌。微尘醒了瞌睡举目四望,在场的人中也只有她头发凌乱,穿得如此不修边幅。

    “我们到底接谁啊?”她拿着可乐,拉住他的手,不安地扒拉扒拉头发。如果是来见一位重要客人,她的样子就太随便。

    “在那!”他笑着指了指前方,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士正牵着一个剪着西瓜头正太的手,笑容可掬地看着他们。

    陆西法冲着男孩喊道:“安安!”

    “爸爸!”

    正太大叫,毫不留恋地挣脱金发碧眼的手,飞速向他跑来。

    陆西法蹲下身体,伸长了手臂张开大大的怀抱。

    原来是带她来接他儿子,微尘闷闷地揉了揉头发。

    正太欢欣鼓舞地错过陆西法张开的怀抱,用力抱住了微尘的大腿,甜腻腻地叫道:“妈妈——”

    陆西法一脸黑线,季微尘一脸懵逼。

    她的手还在揉着头发,眼神儿不知往哪里看。

    “呵呵,呵呵——朋友,你,你认错人了!”

    “妈妈,你就是我妈妈!”安安固执地抱紧她的大腿。

    “谁的啊?”

    “爸爸。”安安回答得更大声。

    微尘瞪着陆西法,他则不断向她眨眼睛。

    想一想,这样好像也没错。她和陆西法结婚后,他的儿子不就是她的孩吗?

    她蹲下身体和正太平视,真真是可爱的肉丸子。吹弹可破的皮肤,红润润的嘴,乌黑的西瓜头。合身的条纹西装,书包。

    看起来……如此眼熟……

    微尘摸着他的头发,笑着问道:“朋友,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安安用力点头,“妈妈,我在梦里和你见面。”

    “你这嘴真甜。”微尘笑着捏他脸颊上的红苹果,突然尖叫道:“德国……泰戈尔机场!原来是你们——”

    陆西法叹息着道:“微尘,你终于想起来了。”

    “你——”季微尘涨红了脸,抡起粉拳在他身上猛击。“坏家伙,当时把我吓坏了。”

    “你那时跑得比兔子还快,根本没见你怎么害怕!”他呵呵笑着,伸手把她揽在怀里亲了一下,“当时害怕,现在不害怕了?”

    她讪笑着,在他怀里笑得如沐春风。“那是因为你现在和当时判若两人嘛。你是不是当时就对我一见钟情,非我不娶?”

    “是你偷了我的心。”他咬着她的耳垂,“让我不得不来!”

    她笑得咯咯,旁若无人卿卿我我,也不管是不是少儿不宜。

    “爸爸,妈妈——”安安嘟着嘴道:“我也要亲亲!”

    陆西法弯腰抱起安安,笑着:“好。安安也来亲亲!”

    安安伸出两只手,左边爸爸,右边妈妈,一人脸上各亲一下。

    不知道别的女人在面对继子继女时会不会涌现出白雪公主后妈一样的心情。

    不过微尘在遇到安安后,却只剩下满心的欢喜和亲近。

    这个孩子讨她喜欢,看见他的第一眼,她的心里就像伸出藤蔓把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一路上,她拉着安安肉乎乎的手,亲切地问个不停。

    “我叫陆子安,大家都叫我安安,今年快五岁了!”安安认真地伸出五个手指在她面前比划一下。

    微尘心里一荡,像雪饮了热可可,莫名地一股暖流从心田流向四肢百骸。

    “安安”这个名字简单,寓意非凡,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一样。

    她来不及深想,安安大叫“妈妈”!又亲昵地在她脸颊上各吻一下。

    “我的妈妈好漂亮!”

    微尘笑不可支,这孩子鬼马精灵,可爱透了。

    她抱起他来,在他脸上也各亲一下。

    两个人刚见面十分钟,就亲热得像从未分开过一的母子一样。倒把陆西法这个从照顾儿子长大的好爸爸给甩在脑后。

    “安安,这么久没看见爸爸,也不给爸爸一个亲吻?”陆西法佯装生气地。

    “dontbeangry,dad.love!”

    安安甜甜笑道,从微尘的怀里扭过身体,朝陆西法脸上重重亲了一下。

    真可爱的软萌正太,真把人的心也柔化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