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9 心理系的疯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9 心理系的疯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不是生气他瞒着她有儿子的事,而是突然知道的那一刻。心里面升起好多好多难以克制的妒忌,她怨恨那位和他同床共枕,生下孩子的女人。

    “微尘,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他无比地低声下气,“即使要生气也不要生安安的气,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没有妈妈。”

    他得可怜,她的心立马软了,瞬间就原谅了他。

    “唉,我不是不喜欢你儿子,我是嫉妒——”

    “嫉妒什么?”

    “嫉妒那个和你生儿育女的女子!如果我早认识你几年——给你生孩子的人就应该是我……陆西法!你笑什么?笑什么!讨厌、可恶、我再不要理你了!”

    “好了,好了。别生气,我不笑了。”

    “你明明就还在笑,还在笑!”

    “不笑,不笑。这次真的。”

    “我再也不相信你!”

    ……

    欢笑之声从蔷薇树下阵阵随风传来。

    微雨临窗侧耳细听,直到笑声渐渐不闻才不舍地关上窗户。

    她感概,爱情不愧是上帝对人类最大的馈赠。它能让人垂头丧气也能让人欢欣鼓舞。

    姜玄墨缓缓走到妻子的身边,吻着她的耳垂,轻轻道:“现在,你总该可以放心了。”

    微雨闭着眼睛靠在丈夫怀里。

    是的,当她看到花园依偎的幸福恋人,听到他们的欢笑。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放到地上。

    “既然微尘姐姐和陆西法已经开始新生活,我们也可以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什么意思?”

    玄墨安抚地拍拍她的肩,“我已经和陆西法商议过,我想慢慢的把公司的事务移交给微尘姐。”

    “我姐管公司?”微雨马上摇头否认,“不行,不行。她从没有管理经验,一也没有上过班。”

    “凡事都有第一次。再,有陆西法在旁边看着,他能管一个跨国公司。咱们这企业在他眼里还不是一个芝麻。”

    微雨不否认陆西法的实力,她担心地是,“爷爷那里……”

    “爷爷那里,我也会找机会好好与他的。”

    “爷爷会听吗?估计他会恨死你。”微雨担心地握紧玄墨的手,“爷爷虽然是我的爷爷,虽然他现在慈眉善目像位普通的老人。但是我知道,在他心里一直想的就是把你彻底留下来。不管用什么办法。”

    玄墨伸手抹平她的愁容,右手上的伤口像条毒蛇,“不相信我吗?这么多年,支持我留下来的唯一希望就是能带你离开。爷爷也许还是十年前的爷爷,我却不是十年前的我。他不会,也不能在欺负你。”

    微雨还能什么?

    为了带她离开,他都已经设想了十年。

    她除了点头“好”,投入他的怀抱,真不知道能什么!

    ————————

    陆西法再次来到“程露露工作室”时是第二上午八点左右。

    程露露的电话很急,语焉不详,大意是有紧要的事情是关于季微尘的。

    他不敢怠慢,必须得来,微尘昨催眠的反应也有些瘆人。

    他要了解,她在心理咨询的时候,和程露露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程医生,我就想知道,昨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见他的到来,程露露非常兴奋,像挖到宝藏的孩子。雪白的脸蛋上露出一丝欣喜,茶水也没有奉上,便马上毫无保留地道:“昨我是在为季微尘做找到自我的一种催眠。在催眠的过程中,她突然陷入一种失控的错乱之中。不管我怎么引导,她都不能恢复正常。不停地着一个难,我做不到。”

    听了程露露的话,陆西法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如果微尘觉得很难,以后就不要再进行催眠。反正,她的心病也治好了。”

    “不不不,”程露露立刻阻止他的话头,道:“我开始也以为,这个难是艰难的难,困难的难。后来,我突然想到这个难可能不是艰难的难,而是南方的南。”

    “南方?”

    “也许该,是南柯一梦的南。”

    陆西法皱起眉头,不解她越越是离奇。

    “你知道南柯一梦的典故?”程露露变得很亢奋,她不等陆西法回答,马上接着道:“我念大学的时候,有一位很牛逼的心理系学长,他非常推崇中国这个《南柯一梦》的古典故事,他南柯一梦就是中国心理学开山祖师,它不仅有哲学意义更有心理上的伟大意义。为此这位学长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南柯,要大家都叫他南柯。结果,到后来,大家都渐渐忘记他的本名。他的女朋友也是心理系的,受他的影响,那位师姐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庄周。”

    “庄周梦蝶?”

    “对。”

    “他们和微尘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程露露撅了撅嘴,不满他的打断。

    “南柯师兄是狂热的心理试验的实践者。他,不以主体为人的心理研究都是耍流氓!在学校的时候,他最迷恋的就是拿身边人在各种生活情景中做心理实验。他觉得人的意志可以训练,心理活动也可以训练。我们可以像训练肌肉一样训练大脑。让它变得像你希望的一样有力而强大。”

    “carzy!大脑如何变得有力?这真是一群疯子。”

    程露露沉默一会,“确实。在他们念研究生的时候,庄周师姐疯了。”

    “啊?”陆西法忍不住地愕然。

    学心理系的学子把自己学疯了?

    “这不奇怪。”程露露看着窗外,幽幽叹道:“我们这行有句魔咒,不是有心理问题的人不会来读心理系。如果做一个统计就会发现,学心理学的人,包括他们的家人、朋友心理障碍和精神疾病的远远多于常人。”

    “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微尘的病和你的这位南柯师兄有关?”

    “也许。”程露露收回自己的视线,道:“南柯和莫缙云同学,两人是莫逆之交。我觉得,微尘失忆和南柯有关系。”

    陆西法沉默了,是继续深挖还是就此打住。

    他和季微尘的关系已经柳暗花明,莫缙云也再不可能来捣乱。但是如果不深挖下去,那些迷永远都是迷。

    “程医生,这些话只是你的想象而已。并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

    “是。单凭一个南字什么都无法证明。但陆先生,有时候揭开谜底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季微尘的心病虽好了,但她身上还有那么多的谜团。她和你共有的记忆到哪里去了?她既然没有出车祸,为什么又会自己出过车祸?她在催眠状态下写的《浮生若梦》又代表了什么?还有,她在今催眠时突然发生的抵抗都是为什么?你想过没有?”

    陆西法思索了三秒,下了很大的决心,道:“好。那现在我们就去找那个叫南柯的人,问一问他。就什么都清楚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程露露叹道:“为了找他,我已经打了一的电话了。庄周师姐疯了以后,南柯师兄就和她一起辍学。同学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去向,教授们也对他们的事情讳莫如深。所以,找他的事情只能拜托你。”

    找一个不见几年的人,除了强大的政府,剩下的就是财大气粗的他。

    “程医生,你在开什么玩笑?”

    陆西法有些懊丧,但看看程露露执着的表情,知道她是赖定了他。

    “我去试试,但别抱太大的希望。”

    “谢谢。”

    “不过找到后,我要全程参与你和他的谈话。我要彻底搞清楚微尘身上发生的一切。”

    “ok!”...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