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8 嫉妒之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8 嫉妒之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难?难什么难呢?”她揉着眉心,把头搁在旋转椅被上,喃喃念道:“难,难——”

    突然就在她念到第三遍的时候,她的脑子突然电光石火地闪过一个人影、一个念头、一个影像。

    她跳起来在屋里里来回踱步,不时地打着电话又不时地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

    陆西法抱着微尘急匆匆地从程露露处出来,他心地把她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边驱车回家一边不时打量她。

    他满怀担忧,又不敢多问。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现在的微尘几乎都已经恢复,她用手指拨了拨头发,“和平常一样啊。”

    他决定闭嘴,把车一路飞回城南的季家。

    看见微尘和他一起回来,微雨和老爷子一点都没惊讶。

    他和微尘的关系趋于明朗,对于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季家的各位都是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

    老爷子的态度就自不必,就是对陆西法持保留态度的微雨也难得地没有“不好”。

    微尘知道,要收买微澜是很容易,漂亮奢华贴上限量版标签的东西总能让她瞬间臣服。但是想收买微雨,那就很难。

    理智又高傲的季家二公主隐忍内敛,不常人坏话,更少人好话。

    从她对莫缙云的背叛,暗暗忍了这么多年就能够知道。她是一个外冷内热,把家庭和爱人至高于一切之上的人。

    “姐姐,回来了啊!”沙发上的微雨正在看一本,她向陆西法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陆西法冲她笑笑,左右环顾,问道:“老爷子呢?”

    微雨用手一指,爷爷还能在哪?

    温室呗!

    “你们先聊,我去看看爷爷。”

    微尘笑着点头,目送陆西法往温室走去。

    “姐姐,来坐啊!”

    “嗯,好。”微尘笑着走到微雨身旁,“最近看你挺闲,工作减少了吗?”

    微尘话客气,如果换做微澜,一定又要嘲笑微雨是没通告,没流量,没话题,没有人关注的四没过气女明星。

    “我们这一行本来更新换代就快,我又不是特别有事业心。许多别人能吃的苦我吃不了,别人能忍的委屈我忍不了。所以,慢慢请我的工作越来越少。”

    微尘懂得妹妹心里的无奈,她拉过微雨的手轻轻握在手里,道:“凡事尽力而为也就问心无愧。也许你事业上没有达到预想的成功,但是生活上你有玄墨,有源源,也算一种满足,对不对?”

    微雨笑着点头,“我没有什么不满足,上已经待我不薄。我也知道一个人不能什么都好处都占尽了。人生总有一些不完美和遗憾。”

    “是啊,趁着没工作就多享受生活,工作忙碌的时候就全力工作。”

    季老爷子一辈子钟爱兰花,也养了一辈子的兰花。他常自豪,季家的三朵金花生得好,但都没有他养的兰花长得好。

    那品相,姿态,花,拿出去盆盆都是参展的花。

    不知培育兰花有没有博士,不然,老爷子绝对是博士后。

    此时,他正带着眼镜,拿着软布精心精意地擦拭他的兰花叶片。得意处边擦还边哼着歌儿。

    陆西法推开温室的推拉门,喊道:“老爷子。”

    老爷子从耷拉的眼镜片上方看着他,笑着道:“呦,法啊。快来,快来看看我这盆翡翠兰。这可是号称世界上最名贵的兰花品种之一。”

    “好啊。”陆西法笑着走过去。他其实一点都不懂花木,装模地欣赏片刻,连连夸赞,“不错,不错。爷爷不愧是培育兰花的高手。”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他的话哄得老爷子喜上眉梢,连连又带他欣赏几盆平日的心头爱。陆西法也都虚头巴脑地评论一番,得不中,谦卑的态度是中老人心意的。

    温室的兰花看过一圈,季老爷子终于用手指了指靠窗的藤椅,“坐,咱们好好聊聊。”

    老爷子人老心不老,是颐养年,心里明镜似的。知道陆西法来温室应该是有事找他。

    “好。”陆西法殷勤地从茶壶中倒了一杯茶递到老爷子手里。

    老爷子慢条斯理抿了口茶,然后放下。表示他已经做好准备。

    陆西法也不藏着躲着,再他对面坐下,直接道:“你的要求我都做到了。我先向你提亲,我要和微尘结婚。”

    老爷子闭目养神,嘴巴里“嗯”了一声。

    “半年前,你来见我的时候,我就早了,微尘的事她自己决定。这孩子遭了太多罪,我不会再逼她做任何事。她是愿意嫁给你,还是不愿意嫁给你,我都不强迫她。只要她愿意,我做爷爷自然是同意的。”

    陆西法亦笑着道:“既然爷爷同意,那我就准备把安安接回国。”

    这句话完,老爷子的眼睛陡然睁开,看了他半晌。

    “这事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安安虽然是微尘的孩子,但她现在可一点不记得安安。你这样——会不会吓到她?”

    “我当然不会告诉微尘,安安是她儿子。但爷爷,您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微尘永远都恢复不了记忆。安安该怎么办?我始终相信微尘心里是割舍不下安安的,血浓于水,安安也是想念着妈妈的。我们一家人分开五年,我要的并不只是一个妻子,还有安安,他需要母亲。”

    “微尘可怜,你也可怜,安安就更可怜。”老爷子叹了口气,把眼镜带好,重新走到花架前擦拭兰花叶子,“法,你好好地和微尘安安的事,尽量取得她的谅解。”

    “爷爷,我知道的。”陆西法站起来,走到温室门口,像想起什么,突然回头道:“我奶奶也很喜欢养花,但不知道为什么,西林的温室中从来没有过兰花。”

    七月流火,院子里的海棠花谢了,树上的绿叶枝繁叶茂。盛夏的傍晚,虫蛙咕咕,唱着属于它们的夜曲。

    陆西法走在院子里的鹅卵石上,蛋形的圆面抵得他的脚底生疼。

    季微尘刚刚洗完澡,正坐在树下的秋千上发呆。微湿的头发一缕一缕搭在胸前,染湿了粉红的前襟。

    她不常穿粉红的衣服,觉得粉俗艳。但偶尔一穿,却给人一种和往日不同少女感。

    衣服是粉嘟嘟的、脸蛋是粉嘟嘟的、嘴唇也是粉嘟嘟的。

    陆西法走过去,站在她的后面。将手轻轻一推,她便荡了起来。

    微风吹起她的头发,微尘不自觉地握紧绳索,迎着风笑了起来。

    “在想什么?”他问。

    “在——想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她笑而不答,没有告诉他,她一直在思考那篇《浮生若梦》的。

    微尘甩了甩头,用脚在地上一颠,利用身体的重量把秋千荡得更高一些,高得有一种凌空的抛洒感。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一种观点,”她咯咯笑着道:“有人,中国女人的命运好比荡秋千,总要依靠着外力才能飞起来。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她们的生活就是一潭死水。”

    “你觉得,推动她们的外力是什么?”

    “男人。”她抬起头,风吹乱头发。千百年来,女人依附男人。借力东风,才能乘风而起。

    他在后面又用力推她一把,“你想荡多高,我就推你多高。”

    “不行、不行!”微尘扭着身体让秋千停下来,“不能再荡了,我头昏眼花,再荡就要吐了。”

    他笑着把秋千扶稳。微尘脚步虚虚,站起来时一个踉跄栽入他的怀里。

    两人甜蜜地抱个满怀。

    傍晚的空,淡淡的浅浅,身边的草木虚成一个影子,只闻到草木的芬芳萦绕鼻前。

    她紧紧抱着他,有种不踏实的感受。好像,她一松手,他也会消失在空气中。

    他们之间的爱情发展得太快了,像坐了火箭,一日千里。

    三个月前,她还觉得他是一个讨厌的陌生人。而现在,靠在他的怀里,闻到衬衫上的体味,他就是她最亲的人。

    就像他所的,他们已经在宇宙的洪荒里相识、重逢了许多回。

    如果想要不辜负,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抱紧,再抱紧。

    比深爱更加爱彼此。

    他的手指把她的柔荑抓得牢牢的,眼睛认真地看着她。

    “微尘,我想和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别生气。”他首先给她下套。

    凡是“你不要生气”的事,百分百是惹人生气的事。

    “什么事?”微尘急躁地揪紧他的衣领,问道:“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

    女人倒一直没有,不过——

    “微尘,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得很轻,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出了“我们”。

    五岁的儿子!

    微尘的脸立马变了颜,她用力抽了抽自己的手。负气地:“放开我!”

    陡然听见要做人后妈,估计没有几个女人会是心情愉悦和快乐的。

    “微尘,”他捏住她的肩膀,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安安很可爱。你看见他,一定会喜欢他的。”

    她嘟起嘴来,一言不发,转身要走。

    “微尘——”他从身后把她抱住,紧紧箍在怀里,脸埋在湿润如海藻一样的头发中摩挲着。

    微尘一动不动地站着,任他厮磨。敏锐地从他的肢体动作中感受到了他未出口的祈求、怜悯、和渴望。

    该如何?

    她不是生气他瞒着她有儿子的事,而是突然知道的那一刻。心里面升起好多好多难以克制的妒忌,她怨恨那位和他同床共枕,生下孩子的女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