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6 残忍的人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6 残忍的人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听他如是,她才松开牙齿。

    从哪里起好?

    上都查不到他以前的资料,不如就让他自己招供。

    她调整了会姿势,把头舒服地搁在他肩膀上,道:“你回陆家之前的事?有人,你一直生活在国外,是不是?”

    他的胸腔发出闷闷的笑声,反问她:“你信吗?”

    微尘想了想,摇头。

    她从来没有听爷爷过陆泽阳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而且,陆西法待人接物接地气,国语得贼溜,一点都不像陆泽阳嚣张跋扈,堕落沉沦。

    “如果不是发生空难,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在我的前二十年里,私生子就是我身上最大的标签。”

    “啊?”微尘惊讶地道:“难道陆家人是在空难之后才去找的你?”

    “是的。空难之后,陆家的人只留下一个七十多岁的奶奶。偌大的家业总要一个人来继承,我很幸运成为最后的遗珠。”

    “你妈妈呢?”她好奇地问。

    笑容在他脸上凝滞,有时候,越是亲近的人越难以开口诉或是描绘,爱恨太多,感情太复杂。

    “我的妈妈是一个很笨,很笨的女孩,长得漂亮又是一种更大的不幸。以为能用美貌把栓住去换取下半生的幸福,却没有想到,美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对于男人而言,不过是会贬值的附属品。”

    他得很慢,低缓的声音中饱含了对生他之人无限的爱和同情。

    “我妈妈年轻时在陆氏酒店客房部做服务员,无意中认识了陆景胜,然后……有了我。不过,陆家人并不需要我妈妈,也不需要我这个便宜儿子。妈妈带着我既得不到实惠,还要付出心力养育一个男孩。她的脾气很大,我们一直生活得很辛苦。”

    微尘伸出手紧紧握住他的大手,这种感觉,她太知道。亲人和亲人之间不仅仅全部是温情和爱意,即使是母子,长日久的琐事折磨下,所有的爱都能转化为怨恨。

    “她打过你吗?”微尘问得很轻,害怕他的童年会像她一样,时不时得忍受爷爷的巴掌和呵斥。

    “打?那是最轻的,好吗?”

    他拉下衣领,让她看肩膀上的一道伤口,“这是我妈用菜刀砍的。”

    “啊——”

    微尘震惊得不出话来,他趴在床上倒如同着别人的家事一样。

    “我十八岁,念大学前几,我老娘突然犯了毒瘾,要把我勤工俭学的钱拿出买毒品。我不肯,她就在家发疯,拿菜刀砍我。幸好我躲得快,不然,脑袋就要被她开瓢了。受伤后,我又舍不得花钱去医院。就在诊所找了个医生,伤口感染得了败血症,差点就挂了。”

    微尘听得心肝胆儿颤,他倒轻松地笑着问:“这伤口很难看?”

    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木木地摇头后又点头。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上关于他的过去一点翔实的资料都没有。有一位这样的母亲,难怪陆氏集团的公关部要想方设法为他抹去。

    “你还疼吗?我是指你的心。”

    他“噗嗤”一笑,把她抱在怀里搂着。

    “我也不是恨她,当时只是觉得她太傻,因为贪慕虚荣,好逸恶劳把好好的一个人生变成这副模样。我也是到了最近两三年才慢慢理解,她也不容易。当一个人从捷径上取得过成功,摘取过胜利的果实。那么她的脑海里就已经形成定势,无法再去认真努力的生活。真正应该责怪的是对她始乱终弃,许下空头支票的男人。如果我的人生有后悔的事,没有好好的孝顺我妈妈应该算是一件。我只想着逃离泥潭,却没有想过带着她一起逃离。她死的时候,我甚至隐隐感到一种轻松。觉得她是解脱,我也是一种解脱。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什么都晚了。”

    “陆西法……”她吸了吸鼻子,在他的肩膀上印下一吻,“真希望我能早点遇到你。”

    她恨不得能飞到十八岁的他身边,在病床前寸步不离地照顾他。

    他不愿用自己的过去博得同情,故意调节气氛地道:“我真受不了你们这些女人,看见我的伤口就母爱泛滥,恨不得做我的妈妈。”

    “难道还有谁知道你的伤?”她吃味地问:“是可晴还是可仪?”

    “都不是。”他丝毫没觉察她的醋意,滔滔不绝地道:“有一年大学开学,我帮一个学妹搬行李上七楼。我把她的箱子扛在这个肩膀上,压出几条红道道。她看见以后吓坏了,请我吃了两个月的早饭做补偿。唉,那两个月我真是幸福死了。因为没钱,从到大我都没怎么正经吃过早饭。那两个月我每早上吃一份牛肉面条上四个包子,涨得我胃都要炸了。哈哈,哈哈哈——”

    微尘心里难受极了。

    吃一顿早饭就能感到幸福,他的幸福感是有多低。

    现在他起来云淡风轻,像桩趣事。而当时,少年心中的痛苦何等巨大。

    他回陆家之前和母亲几乎挣扎在生存线上。他的母亲光有相而没有一技之长,生活很快陷于困顿,不得不靠着皮肉生涯来养活他,后来还染上了艾滋病和毒瘾。

    从这样的畸形家庭出来,他变得多坏,做多坏的事情都都情有可原。

    因为,他生在那样恶劣的环境,活下来都很难。

    但他没有沉沦,他在困境中努力,奋发向上。

    陆泽阳死后,陆老太太找到他时,他正靠自己勤工俭学,半工半读奋力念到大学毕业。

    正所谓人要自重才能被人重之。

    陆西法若烂在泥里,成了一堆烂木头。

    陆老太太即使找到他,也不会认他回去。现代社会,对家族企业而言血缘关系固然要紧,但面对未来,面对着手下千千万万的员工来,领导者的能力和本事,眼光和胸襟才是重中之重。

    此种道理,季微尘何尝不知。她不仅知道,而且比普通人体会更深。

    季老爷子收养玄墨,执意要把微雨嫁给他,都是因为看中他身上的能力。

    事实也证明,这么多年季家的公司幸好有玄墨在支撑,如果是交给三姐妹中的任何一个早垮了无数次。

    她抱紧了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以后,我每给你做早饭,好不好?”

    他惊喜地:“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