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5 他的故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5 他的故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捂着心脏的位置,没真话。

    刚才一瞬间里,她脑海中确实是响起了一些声音,让她害怕到失去理智尖叫。但现在,随着他的出现,不仅脑海中的声音消失了,就是她的害怕惊惧也在烟消云散。

    “姐姐,姐姐——”

    听见尖叫声的微澜和鬼哥循声也赶了过来,看见微尘瘫软在陆西法怀里,微澜焦急地问道:“法哥哥,我姐姐怎么呢?”

    “没事。”陆西法心翼翼把微尘扶着坐起,“瞧你姐姐,胆子得可怕,被一只老鼠吓得差点晕过去。”

    听见是老鼠,鬼哥不自觉也笑了起来。微澜则同样吓得脸发白,在原地跳脚:“啊,这里有老鼠啊?我就了,不要来。你们看——”

    “好了,好了。你就别了!”鬼哥在微澜头上拍了一下。“先吃一点东西,恢复些体力。”陆西法从背包中拿出一些糖果、饼干和巧克力。

    微尘吃下一块巧克力,腿仍软得抬不起来。

    陆西法只得抱起她,四人沿原路返回。

    微尘被老鼠吓到的事情为这趟旅途画上一个句号。大家接受微澜的建议,看村落不如逛商场,第二即返回江城。

    看见微尘和陆西法手拉着手回来,从普通朋友上升为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恋人。最开心和高兴的人莫过于季老爷子。

    他早想陆西法当他的孙女婿,这下终于如愿以偿。

    微雨也为微尘感到高兴,她倒不是像微澜喜欢陆西法的豪气,而是高兴微尘找到所爱。

    ————————

    “陆先生,季微尘的心理分析报告出来了。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

    “程医生,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陆西法身心愉悦地在电话那头轻笑,道:“微尘,现在和我在一起,不知道多正常。”

    他的话里三分得意,他们一二十四时,时时刻刻在一起。微尘再也不是原来的性。冷淡患者,相反,她很热情。

    许多时候他们比最热恋的情侣还要腻歪。

    床上、床下,恨不得化成连体婴。微尘的心病早已治好。

    他和程露露通话的同时,微尘容光焕发,正哼着歌儿在厨房里为他做着午饭。

    “看到微尘能恢复正常,我做医生的也为她感到开心。陆先生,如果方便还是请来一趟诊所。也算为这次治疗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陆西法想了一下,笑道:“那好,明下午两点。我带微尘过来,怎么样?”

    “可以,我们明下午见。”

    程露露刚把手机挂断,陆西法的短讯马上传来:

    程医生,请放心。我承诺过的事情绝不食言。待会我的律师会同你联系。诊所的房产会尽快过户到你名下。

    程露露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把手机捏在手里亲吻了好几下。

    真是开心,从今往后,这里的所有一切都变成她的私人财产。

    江城市区中心地段,临街的独栋房产,少也得近千万。

    陆西法还真是慷慨。

    “程医生,什么事情啊,这么高兴?”护士薇拿着病历进来。

    “有一点开心事——”程露露笑着对她:“薇,这个月给你涨工资。涨一倍!”

    “真的啊!”薇乐得跳了起来,搂着她又亲又笑:“程医生,你太好了!”

    程露露笑得嘴都合不拢来,指挥道:“反正今也没预约病人。走走走,我们一起逛街去!”

    “可是——”薇苦着脸指着桌上的文件,“这份季微尘的报告,我还没整理完——”

    程露露扫了一眼文件,大手一挥,道:“算了、算了。她反正也好了。报告写再好,估计也没有人看。明上午随便弄弄也来得及。”

    薇欢呼一声。

    程露露像蝴蝶一样飞入更衣室,迫不及待地换衣服。

    老板都走了,打工的更是唯恐落后。

    薇把资料往抽屉里一塞,匆匆追赶程露露的脚步而去。

    走得太急,抽屉都没关住。

    《浮生若梦》的几个大字在资料文件夹上晦明晦暗,隐隐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手。

    中午吃过饭后,饭气攻心,大家各散回房休息。陆西法待在书房处理一些公司事务。

    微尘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已经不像她的房间。原来的整齐划一,白成一片虚无,变成现在的……

    两个人的东西永远比一个人的难整理,多一个人,房间分一半、衣柜分一半、洗手间还要分一半。

    他像个孩子,喜欢摆弄手工玩具。睡觉之前要玩一会,睡醒来之后还要玩一会。木头房子、木头家具,各种模型建筑。

    房间里的梳妆台上、桌上、地板、洗手间处处堆着成品或半成品的模型。

    微尘无奈摇头,挪开他的宝贝。从抽屉中翻出《浮生若梦》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眉头深锁,以前没想通的事情,现在仍然想不明白。

    这些故事是从哪来的?

    她在催眠中为什么会写下这些故事?

    康无忧,陈洛阳,张水灵,红柳……他们为什么会进入她的意识,组合成一个故事。

    她本来只是想通过心理治疗治好自己的心病,没想到生出这么多意外的故事来。她的心病治好了,写下的这些故事又像成了一桩新的心病。

    微尘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纸来。笔芯在上面写下一句一句的段落,然后又一笔一笔全划掉,最终都被揉成纸团扔进废纸篓里。

    心里有股想要诉的冲动,像关在牢笼里的野兽,撕咬着要冲出来。但要什么,写什么,笔落在纸上,又显得苍白乏力。

    算了,干脆放下!

    微尘咬了咬唇,趴在桌上。眼帘缓缓闭了起来,虚无的梦境很快席卷她的整个意识。

    风,轻轻的风拂面而来。

    海水顺着潮汐从她的趾缝里涌了上来,海水退下的时候,细幼的白沙留在脚面上。

    一只螃蟹从她的眼前横行而过。

    微尘笑起来,跳起来去追它们。她伸出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又又白,心地捏起螃蟹,转身兴奋地嚷道:“爸爸,妈妈。快看,我抓到它了!”

    “微尘!”

    哪里有爸爸妈妈,眼前的爷爷大手一挥狠狠拍掉她的螃蟹。

    “微尘,你是姐姐,知道吗?必须要给下面的妹妹树立一个榜样!”

    “爷爷,我不想去……一个陆泽阳还不够吗?我不想——出卖自己,嫁给不爱的人!”

    “住嘴!”

    她感到脸上火辣辣地一阵疼痛,整个脑袋都在轰鸣。

    “你要是不去,那就微雨或是微澜去,反正我有三个孙女!”

    “好,我去!”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清清楚楚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请你放过微雨和微澜!”

    ……

    “微尘,微尘。”

    陆西法摇晃着她的肩膀,微尘勉强睁开眼睛,“想睡去床上睡,在这趴着会着凉的。”

    算算时间,不过睡了十五分钟,却像做了几个世纪的梦。

    桌上的纸笔依然还是入睡前的样子,洁白的纸张上缭乱的笔迹写着开头的三两句话。

    她怔怔地看了一会自己的字迹,伸手把纸笔塞到抽屉中央。

    他眼尖地看见她藏起来的东西是什么,“怎么了?”

    “陆西法!”她扑到他身上,像一株野生的藤蔓紧紧缠住他。

    她梦到一些旧事,差一点嫁给陆泽阳,陆泽阳死后,又被逼着要嫁给别人。

    他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轻柔地:“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一个人重要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微尘点头,只把他拥得更紧。

    真不敢相信,她从惧怕男人靠近到无时无刻不想和他在一起。

    他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声音都像在歌唱。

    “陆西法,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她迫不及待想要更多的了解他。因为只有了解他的过去才能走入他的未来。

    “我?关于我的什么事?”他笑着问,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我的所有事,你不都知道吗?”

    她摇头,手指伸入他的衣襟,顺着他身上的伤口慢慢轻抚。

    “我想知道你的所有事情,爸爸,妈妈,童年,少年,初恋,初吻还有——”

    “搞了半,你就是想听我的初夜?”他笑着拧了拧她的鼻子,“原来是声东击西打听我的恋爱史!”

    “我——才——没——有!”她涨红了脸,气得在他肩膀上咬下一口。

    “别生气,”他搂紧她哄着,“宝,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听他如是,她才松开牙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