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3 相爱的因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3 相爱的因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澜看中的新车,陆西法豪气地付了全款。微澜作为既得利益者,自然开心得合不拢嘴。

    毕竟是自己妹妹,微尘再觉得不好,批评两句便也过去。只是鬼哥对微澜的态度越发冷冷淡淡。

    微澜百样哄他,鬼哥也不见缓和一丝一毫。

    男人的自尊心,是和玻璃一样脆弱的东西。陆西法深知是自己和鬼哥悬殊的经济实力让他心生不快。

    某富二代不是过吗?

    我不在乎我的朋友有没有钱,他们反正都没有我有钱。

    富豪的钱多到一定程度,真就对金钱变得迟钝起来。

    陆西法也是一样啊,比如你没钱吃鲍鱼,好久好久吃一个的都觉得好幸福。如果有钱,让你吃一个2头鲍,恐怕舌头也会变得麻木,吃不出它的滋味。

    他现在交朋友根本不管对方有没有钱,只想对方是不是有趣。

    “不管怎么,这都是你惹的麻烦!”

    精致的露花园四人晚餐,菜单有舒芙蕾草莓卷、法式白汁烩鸡、酥皮洋葱汤、干煎塌目鱼、土豆泥焗牛绞肉、苹果黑血肠,还有一道蚝汁蒸鲍鱼。

    鲍鱼味道不错,但没有鬼哥的鬼式幽默风趣插科打诨,漫长的晚餐时间过得一点都不轻松愉快,一处处冷场。

    微尘吃着鲍鱼,听着陆西法声在他耳边着鲍鱼和朋友的理论,一边用脚在餐桌底下踢他。

    “如果你不给微澜买车,今的事就不会发生。”微尘举起酒杯,有点心酸地看着妹妹在鬼哥面前卖力逗他欢笑。她有点害怕,鬼哥会是第二个谷自新。微澜这个人,一爱上谁就是百分百的投入。只不过,她百分百爱的是钱,所以才会抛下鬼哥,坚持买车。

    陆西法端起香槟和她碰杯,饮了一口,然后轻声道:“宝,我即算这次没给微澜买车,下回也会给她买别的东西。二百万的车鬼哥接受不了。那么百万的手链,四十万的包,他能接受得了吗?如果鬼哥真心喜欢微澜,想给她幸福,那他就必须要克服自己这个心理关口。如果做不到,不如趁早分开。”

    “你是站着话不腰疼,得轻松!”微尘嘀咕道,优雅的长脖子像白鹅那样漂亮、灵动。

    微澜是妹妹,鬼哥是朋友,她可不希望因为微澜的贪玩让她顺势一位挚友。

    “如果某一,我挣钱比你多,名誉地位权力都比你高,看你还能这么。”

    他莞尔,放下手里的酒杯,捧着她的手在唇边亲吻道:“如果真有那一,我就做你的绵羊,让你的皮鞭轻轻抽打在我身上!”

    她噗嗤笑出来,“我就没见过比你油嘴滑舌的人!”咬了唇,白手指在他额头上点道:“你这条好舌头,不知诓骗多少女子……”

    “就骗了一个傻瓜,其余的都是被人骗。”

    “鬼才相信!”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打情骂俏,微澜和鬼哥什么时候不见的也不知道。

    吃完晚餐,时间已经快到十点。

    唉,吃法餐就是这样,从头盘到最后的甜点,没有四五个时,愣是吃不完。

    夜凉如水的月之下,他突然揽住她的腰肢,在她耳边轻咬。

    “微尘,我们跳舞,好不好?”

    他的手像蛇一样在她腰上滑动,她被逗得哈哈大笑,扭捏着道:“不行,不行,我没力气了……”

    “不要你使劲,你只要跟着我就好。”

    “没有音乐。”

    “我来唱给你听。”

    “真是受不了你。”

    他拿住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搂着她缓缓踢踏着步子。

    她依在他的怀里,听到他哼唱的曲子是熟悉的《一步之遥》。

    静静的月光照着,两位舞者在没有观赏者的舞台,为对方尽情歌舞。

    他们的步子越来越快,酒精加上探戈,让她眩晕。

    她不敢睁眼,趴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这美好的夜。

    “你……要带我去哪……”

    她闭着眼,也能感受到方位的改变和移动。他带着她旋转着,不知要去哪里。

    也许她是知道的,不过是装做不知道罢了!

    成年男女的情情爱爱,相处在白,升华却是在夜晚。

    “陆西法……”

    她感觉到他旋开了一扇门,她来不及反应,身体瞬间被压入了一张柔软的床褥之上。

    房间里好黑,伸手不见五指。她只能靠手心里的触感,来感觉他的存在。

    他的脸好热,身体也是热,贴合她的身体的地方,蠢蠢欲动,温度更是高得可怕。

    “微尘,你爱我吗?”他的声音压抑着极大的渴望和痛苦。

    她脸红极了,幸好他在暗处瞧不见。心里有点生气,事情都到这一步,他还来问她爱不爱他?

    她若不心动,不爱他,怎会厚着脸皮要做他女朋友?

    “不……爱……”

    陆西法一愣,没想到她会出“不爱”。早知道就不问了,搞得现在后悔得连吃黄莲的心情都有。

    他无奈地缓缓抬起身体,突然听见身下传来一声娇滴滴的笑声,“笨蛋,骗你的!”

    “你这家伙!”

    他扑了上去,像大灰狼扑食着红帽。吃了一晚上,渣都没剩。

    清晨来临,微尘在阳光中醒来。

    她累得动都不想动,暗暗地躺着,他的头依在她的肩窝,睡得香甜。

    真的只有亲身体会过后,才发现原来爱像最好吃的芝士蛋糕,一层一层剥开,一层层浓郁,一层一层的富有不同的滋味。

    唉,真只有体会过才知道,过去的她,真算是白活了。

    她悄悄地坐起来,看见被褥下交叠的大脚和脚,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没有吵醒他,轻轻下床。

    她未着寸缕,一丝,不挂地站在窗前。心地拉开一条帘缝,凝视窗外的景。

    因为身心的满足,她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和以往不同。

    和昨相比,世界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

    山更青,更蓝,阳光更加明媚。所有的景物在她眼前都变得可爱起来。

    阳光透进来的一刹那,他就醒来了。

    朦朦胧胧看见一位赤身的女子沐浴在阳光中,恍惚以为是上帝派来的使。

    “微尘,我发现你总喜欢站在窗边。”

    她抿嘴微笑,像被抓住辫子的姑娘。犹记得微雨的陋巷里,她坐在老旧的沙发上看图画书。妈妈坐在她的对面,一边勾毛衣一边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哔哩啪啦打在屋檐,直到一抹身影出现在巷子口。

    湿漉漉的春雨沾湿了爸爸的头发,妈妈起身去那干毛巾。爸爸拦住她,从怀里拿出温热的枣泥糕塞到妈妈嘴里。

    胖嘟嘟的她从沙发上爬下来,攀着父亲的手吵着也要吃。

    妈妈一直,一直笑着。

    她想,一定是枣泥糕很甜,甜到妈妈的心里。

    往事对景难排,微尘不忍再想,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躺下。

    “陆西法,你知不知道。你很像我爸爸。”

    他和惊讶地问:“是长得像吗?”

    “不是长相,是感觉。清澈干净,像被雨水洗过的湿润。”

    她拉着他的手,声:“我的妈妈是孤儿,她和我爸爸是大学同学。他们在校园中相识相爱,没毕业就有了我。爷爷很生气,他嫌弃我的妈妈来历不明又无权无势。是爸爸坚持要把我生下来,要给妈妈一个家。”

    她的指尖和他的指尖相对在一起,道:“看见了吗?家是什么,家就是屋檐,爸爸是一片瓦,妈妈是一片瓦,合起来就能为孩子遮风挡雨。如果失去其中一个,孩子就要被风雨打湿,如果两个都不在,他们就成了孤儿。”

    “你……不是还有爷爷奶奶吗?”

    微尘把手合成拳头收回来,脸上的笑意不见了。

    “爷爷不喜欢孙女,他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孙子。”

    “老人都有一些重男轻女的观念。但重要的是我们年轻人自己要有主见。我想,你爸爸从未嫌弃过妈妈生了三个女儿?”

    她点点头,投入他的怀抱,紧紧抱住他叹息道:“爸爸很爱妈妈,一直一直……大货车压下来的时候,他把妈妈护在身下。可是……也没办法……妈妈还是走了……他也……”

    “别了!”他抱着她,不断用手掌摩挲着她冰凉的胳膊。“微尘,都过去了。现在你长大了,能够自己为自己遮风挡雨。”

    微尘抓住他的胳膊,长长地吸气吐气来舒缓心里的压抑。

    她是不愿向人回忆过去的人,三个孩子中,她陪伴爸爸妈妈的时间最长,失去父母的悲伤体会也最深。

    失去父母后,她觉得自己就成了孤儿。最最渴望的事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对相爱的夫妻,生两个可爱的孩子。

    可她这么简单的心愿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爷爷养育了她们三姐妹,她不能再任性地去伤他的心。

    “陆西法,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肯爱我,接纳我的家人,还让我真正体会到做女人的幸福。”

    他嘿嘿笑了,坏坏地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我倒要问问,你的是哪种幸福?”

    “……”

    清晨的大好时光中,他不遗余力地又让她体会了一次做女人的性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