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夏迫不及待的来到,阳光刺目,蝉声轰鸣。

    陆西法从机场回来,时间不过十点,气已经热得不行。他还没来得及饮一口水,佣人便来请他马上去书房。季姐在等。

    季姐?

    他两个时前才和微尘分开。是微澜吗?有可能,这姨子最喜欢缠他买奢侈品。

    陆西法乘电梯来到三楼,书房里挂着沉厚的窗帘,一缕缕的烈日从墨绿的窗帘缝隙中透过来。照在窗上前捧书的人身上。

    有时候,阳光像白雪一样耀眼夺目。

    他恍然以为是在冬,窗外大雪纷纷,她靠在窗前,笑得如冰魄动人。

    微尘抬起头来,微微向他一笑。他立在那里,好半没有回过神来。

    他以为是微澜,没想到会是她。

    微尘的头发编成松松的麻花蜿蜒搭在胸前,青春美好的身段,简单的丝质白裙。如初见时,她拿着他的照片放在唇前,依在雪花飘飞的窗前,含笑如画,轻声问他:

    陆西法?这个名字真有趣……咯咯,咯咯。听,是你给自己取的?

    是的!

    呵呵,你为什么给自己取这样一个怪里怪气的名字?

    很怪吗?我不觉得!相反,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

    它有什么意思吗?

    lucfer是罗马神话的晨星,代表光之使者。也是金星和启明星的意思。

    光之使者?咯咯……你是光之使者吗?

    不……不是。

    晨星、金星、启明星,你很喜欢研究星星吗?

    不是。是我有一个朋友,她很喜欢……

    咯咯……

    爱笑的女孩,像一股暖光照亮世界的黑暗。

    谁不为她的温柔所折服,谁不拜倒在她美丽的石榴裙下?

    如花朵美丽的女孩,款款笑语,呵气如兰地在他耳边呓语厮磨。

    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

    “陆西法、陆西法!”

    “啊?!”他从怔忪中回过神来。

    “你在发什么呆?”面对她好奇地探寻,他既无言以对。

    “没什么。”他摇头,失神地用手指压了压自己的额头,“你找我什么事啊?”必须慎重其事地让人把他请到书房。

    “喔。”她沉吟一声,合上书本,脸染上一层薄晕般的彩虹。

    她转过身,把手中书插回书柜。

    手指拨了拨耳后的芙蓉花发带,桃红的发带随着她的手轻轻荡漾。他的目光亦随之迷离起来。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她低着头,绕着书桌迂行,洁白的手指在宽大的书桌上滑动着。可见,她的心正在受着巨大的煎熬。

    “什么忙?”他盯着她海棠花般的脸孔,亦跟随她的脚步在书桌边徘徊。

    两人成一直角,互看而不相望。

    “就是,就是……”她的脸热极了,实在有点难堪启齿。

    “微尘——”他的手指突然压上她的指尖,屋外的阳光正好照在合掌之上,“你想让我做什么?直——”他们之间不需要这样遮遮掩掩。

    他的温柔和坚定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我……我想问……”

    “你知道,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十指交握,他紧紧握住她的柔荑。

    她抬起头来,唇与唇,像磁铁一样吸引在一起。

    一吻结束,她的脸上带着无比满足的甜蜜。

    “你上次的话还算不算数?”她鼓起勇气问道。

    “什么话?”

    “就是……我们在一起的话。”

    她在贫瘠的爱里跋涉太久,心也累了,身体也像被掏空。慢慢感觉自己像离水的鱼,在一点点的干涸。

    越来越不会爱,也不懂去爱。

    直到他带给她的关于爱的体验和幸福感。才让她恍然发现,原来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也有无法启齿和言的**。

    她渴望去爱,更渴望被爱。

    “我们恋爱。”她心跳加速,脸红得不能再红。羞耻自己居然向一个男人百般示爱。

    “不!”他摇头。

    “为什么?”她的脸上露出失望和生气。

    “我不要做你的恋人,我要做你的丈夫。”

    她笑了,双手挂在他的脖子,眼神缠绵。“想结婚,至少也要先恋爱。”

    “不行,我要结婚!”他把她抱起来,脸埋在她柔软的双峰里,“季微尘,我要和你结婚!”

    微尘痒得哈哈大笑,浑身发麻。

    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她总有种难得的满足感。

    和莫缙云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同,她发自内心的愿意他的亲密和靠近。

    爱的第一步不正是人和人之间相互的吸引和靠近吗?

    “爱,是一件美好的事。你,是不是?”

    “当然!”

    他把她抱起来,吻着她的琼鼻。

    两人嬉笑着,厮磨着,不愿分开。

    ————————

    两个时后,当两人手牵着手从书房出来,身份就变成了男女朋友。

    作为第一时间知道的鬼哥倒没显得特别的惊讶和意外,多是祝福。

    微澜的反应则不一样,她坐在紫罗兰的长沙发上,捂脸哀嚎,“唔……所有人都晓得法哥哥是我男朋友,现在法哥哥变成姐姐的男朋友。我可怎么混啊!太丢人了!你们得要赔偿我!”

    陆西法微澜身边,笑笑着问:“你倒准备要我们如何赔偿?”

    听见他肯赔偿,微澜立即停止假哭,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撒娇地道:“法哥哥,我的要求不高。一台车。我刚看中一台新车,不太贵,二百多万而已——”

    “微澜!”

    微尘恼火地在妹妹头上拍了一下,这妮子,狮子大张口啊!

    微澜嘴巴撅得一寸高,扭头气哼哼地道:“法哥哥又没贵,姐姐你打我干什么?可见爷爷,女孩外向真是一点没错!姐姐还没嫁给法哥哥,就心疼未来老公的身家。”

    面对混不吝的妹妹,微澜真是哭笑不得。难怪微雨很多时候都被她惹得炸毛。

    不过三姐妹里,微澜确实远比上头两个姐姐世故和聪明。常常能用最省的力得到自己的所想所要。

    “你想要车,自己挣钱买啊!”微尘板起面训她道。

    “能靠脸吃饭为什么要靠实力,躺着把钱挣了何必要站着?微澜不满地:”姐姐和我一样,一班都没上过的人,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自己挣钱买车!”

    “闭嘴!”微尘同样气起来,觉得微澜太不争气。

    “凶我干什么!”微澜嘟起嘴巴有一尺长,口无遮拦地嚷道:“姐姐是命好嘛,大学毕业就遇到法哥哥,吃穿不愁,我——”

    陆西法赶紧捂住她的嘴,笑道:“好了好了,别了。你想要什么,法哥哥给你买就是。”

    一听陆西法同意买车,微澜的脸笑成芙蓉花一样,搂着陆西法的脖子在他脸上大亲一口。

    “还是法哥哥待我好。”微澜蹦蹦跳跳地跑回房间,从杂志上撕下自己喜欢的车型。刚一转身,便发现鬼哥站在她的身后。

    “干什么啊?”她笑笑着走过去,把撕下来的纸页在他面前扬了扬,“新车到了,我们去兜风。”

    鬼哥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回来,“这样不好,微澜。豪车又不是玩具车。”

    微澜把嘴一翘,“切,这有什么!法哥哥是我姐夫。”

    “姐夫又不是丈夫,对不对?”他把她圈在怀里,哄着。

    男当前,微澜被他迷得五迷三道,昏昏乎乎。任他的舌在她耳朵骨上流连。

    丈夫?

    她迷迷糊糊地想,她的未婚夫谷自新哪怕做了她的丈夫恐怕也不会给她买这么贵的车。

    如果换了人做她丈夫,鬼哥……

    那就更不用想了,把他身家性命全当了也买不起。

    想到这,微澜所有的理智马上回笼。她冷静地把鬼哥推开,手指娇滴滴地抚摸着他衣服下的胸肌,道:“等等我,先去把车搞定,再回来陪你!”

    完,她立即从他怀里钻出去,像阵风似的跑了。留下鬼哥无力地看着她远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