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1 偷看的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101 偷看的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皎洁的月光下,两个影子慢慢重叠在一起。

    季微尘猛地把窗帘拉上,回到床上把脑袋蒙到被子中。

    该死的东西,亏她还对今的事心存愧疚,觉得对不起他。想着晚上好好给他道个歉。

    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微尘越想越气,恨不得冲下楼把那对狗男女给劈开。

    这对姐妹,真是阴魂不散。

    不一会儿,有人在外面敲门。她不话,陆西法直接拿钥匙把门打开。

    来了也不客气,径直坐在她床上。

    “这么热的包得像个粽子也不怕中暑吗?”他的手从被子底下滑进来,在黑暗中摸索她的脸。

    微尘张开嘴,对着他的手指咬下去。

    “啊!”他疼得抽回手来。

    她一掀被子,骂道:“混蛋!撩完妹妹撩姐姐,你真是一个都不放过!”

    他揉着被她咬到的地方,脸上笑笑的,“我就晓得你在偷看。”

    “我才没有!”微尘被戳中心事,“是你们光化日下表演限制级!还不许人看!”

    “限制级?哥哥抱一下妹妹就叫限制级?那我现在给你表演一下什么是真的限制级!”

    他哈哈大笑,跳起来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大约也是太兴奋,完全没有留意到微尘在看到他赤,裸身体时骤然大变的脸。

    “你——你——”她后退两步,指着他身上的伤疤。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身躯,马上拿起床上的薄毯遮住。

    她走过去两步,把他身上的薄毯用力拽下。

    他的前胸腹部上布满了数十条狰狞的白伤口,深深浅浅的伤口和周围皮肤融为一体,手指是摸不出来的,但在光下是如此触目惊心的可怕。

    所以他连游泳也要穿着连体泳衣,不是因为身材不好,而是为了遮蔽这些丑陋的伤疤!

    “陆西法——这——这是怎么搞的——”微尘脸雪白,不敢相信他曾经历了什么。

    “是……刀伤吗?”她不敢肯定地问,手指在刀口上流连。

    她的心好痛,非常痛。

    好像看见他在火光中被人……

    “别哭,我早没事了。”他把伤遮好,怕惹她再伤心。

    她哭了吗?

    微尘擦擦眼角才发现自己真的哭了,“这是怎么搞的?”

    “惹了不该惹的人呗!”他把生死轻描淡写。

    “你的钱多得可以把人砸死,还有不该惹的人?”

    “这就叫做山外有山,外有。傻瓜,怎么怕成这个样子?”他拿手碰了碰她的额头。

    她哀求他道:“你以后,不要再惹那些人了,好不好?”

    她的眼泪让他一阵心软,伸手把她揽入怀里。

    在她耳边发誓样的道:“我答应你,永远都不再惹他们。看见他们就绕着走。”

    “嗯——”她扑在他的怀里,战栗着低哑哭泣。

    她心里的害怕像海啸一样巨大,深邃而悠长,在胸腔中引发振动。

    好像她曾失去过他,好像她曾被他重重推开。

    心里的空洞像散场后的篮球馆,一排排空荡荡的座位。曾经有人欢呼、曾经有灯光喝彩,现在却覆盖皑皑白雪,寂静空荡。

    还有比这更使人伤心的吗?

    不知为何伤心。

    “当时好痛?”她声问,洁白的指头颤巍巍地一条一条抚摸着。

    “痛不是最难过的,难过的是痒。你知道吗?长肉的时候,那种痒,简直要人命。”,

    微尘的手顿时曲起来在他肩膀上的伤口挠了两下,他享受地叹了口气,“真舒服啊!”

    “这样呢?”

    她踮起脚尖顺着他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一道一道吻下去。

    像是无声的安慰和补偿,总觉得这些伤口好像和她有关,总觉得她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虽然伤口已经康原,都来不及。

    温柔的吻像蝴蝶一样可怕的伤口上轻点,有一条伤口从腹部一直延伸到左边胯骨的方向。

    “可以再往下一点吗?”他目光深得像黑潭,完,又马上后悔。她一向矜持,男女之事常常被动,怎么可能会为他……

    男人嘛,总想……

    “当我没。”

    微尘脸红如血,蹲下身来,吻沿着那道伤疤滑行。心甘情愿想他快乐。

    “哎……微尘……”

    他满足地闭上眼睛,头往后仰着,手指插。入她的秀发之中。

    梦中才能幻想的场景,今终于实现了。

    激情喷发的一刻,他想他彻底地原谅了她。手术台上的孤独,病床上的痛苦,两百个日日夜夜的煎熬和别离全化成齑粉消失不见。

    ————————

    他走的时候,微尘是知道的。虽然他很轻,生怕惊动了她。她当时确实没醒。直到他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才把她惊醒。

    她装作继续熟睡,知道他这么早是要去送可晴和可仪姐妹去机场。

    她不阻止他,他也不央她同去。他们之间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这种默契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舒适,她很喜欢。

    等他走了,微尘慢慢起床穿衣梳洗,来到餐厅。

    微尘刚刚坐下咬了一口嫩滑的水波蛋,鬼哥就端着碟子,笑笑着坐到她的身边。

    “微尘。”

    “鬼哥。”

    微尘忙放下手里的刀叉,知道鬼哥一定是有话要对她讲。

    “什么事?”她问。

    “你吃,你吃。别紧张——”

    鬼哥呵呵笑着,踌躇着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犹豫许久。

    “微尘,其实我们,就是我、萧萧和乖都看出来了。你和莫缙云迟早会分开——”

    “啊!”微尘惊讶不已,没想到鬼哥是和她谈莫缙云。她以为,鬼哥要和她谈微澜呢。

    “鬼哥,我和莫缙云的事已经是过去式了。”

    “我知道,微澜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我。”鬼哥低着头,脸上有一丝难为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时你在局中不明白,我们这些旁观者看得清清楚楚。还记得那次去医院接缙云出院吗?其实是缙云自己打电话请我们去的,你们要结婚的事情,也是他告诉我们的。当时我们就纳闷,莫缙云虽是动保协会的老成员。但这些年动保协会的活动他几乎没怎么参加过和大家私下联系也很少。听那乖惹你生气了,她也挺后悔的。都怪我们太鲁莽了。”

    微尘忙:“不不,鬼哥,你们千万别这么。那一阵我也是心情不好,情绪波动厉害。那冲乖发了脾气,我也很后悔。”

    “微尘,我们都有感觉,莫缙云和你站在一起时,你永远是远远的,低着头。所以,分了好。坏的缘分,早分早好!”

    “鬼哥,谢谢你。”

    “没什么,我只是出自己的心里话。”鬼哥憨厚的笑道:“微尘,还有一句话。法不错,是个好男人。”

    “鬼哥,你怎么来去,又绕到他身上。”微尘嘟着嘴嘀咕道:“你见过他几回就帮着他好话。”

    “看一个人好不好,看他做几件事就知道了。你看,昨飞镖比赛。他就是息事宁人,事情处理得漂亮又圆满。很不错的。这样的男人错过一个少一个!”

    微尘的耳朵**辣的,正不知如何回答,微澜不知从哪蹦了出来,冲着鬼哥嚷道:“我这样的女人也是错过一个少一个,怎么没见你珍惜我?”

    微澜的出现挽救了微尘,鬼哥不得不结束和她的谈话,而去应付牙尖嘴利的季微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