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9 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99 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宜人的镇,太阳落下山后,地上的热气很快消散殆尽。

    凉爽的微风吹拂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黎可仪光着脚从自己房间悄悄出来,她穿过走廊,轻轻推开房门。

    房间中安静极了,黑暗中隐约能看见床榻上有一个黑影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她踮脚走了过去,刚到床边,黑影便翻身坐起。

    “可仪,你想干什么?”

    黎可仪脸涨得通红,趁夜而入,不是偷物就是偷人。

    “我——”她低着头,支支吾吾不出来。

    陆西法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道:“出去。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为什么要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可仪伤心地扑入他的怀里,“我爱你,法哥哥!我爱了你整整五年!从你代替爸爸照顾我们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

    陆西法叹了口气,“你的父亲是我的好朋友,本应该是由他来亲自照顾你们。他因为发生了一些本不应该发生的意外,所以由我代替了他的位置。但是,可仪。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妹妹。如果我对你起了非分之想,我怎么有脸面对你九泉下的父亲?”

    “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可仪哭哭啼啼。甚至大胆地把自己的手伸入到他的裤腰。

    “可仪!”陆西法猛地甩开她的手。

    可仪嘤嘤捂着脸哭道:“法哥哥,我真心喜欢你。”

    “对不起。和你一样,我也有所爱之人。”

    “她害死了我父亲,背叛过你,你一点不在乎吗?我不懂,世界上这么多好女孩,你为什么还要回过头来找她?”

    “谁和你这些的?”

    可仪哭着不回答。

    陆西法很生气,觉得自己也和她解释不清楚。站起来匆匆套上衣服,往外走。

    在他心目中,微尘就是最好的女孩。这一点,他无需向任何人解释。

    可晴进来的时候,可仪正躺在陆西法的床上。

    她贪婪地呼吸着枕上残存属于他的气味。如果可以,她希望能有一种收集瓶子,让她把属于他的气味保留下来。想他的时候,嗅一嗅,幻想他就在她的身边。

    “走。可仪,你这样只会让他离你越来越远。”

    黎可仪把头深深埋在枕头上,嚷道:“黎可晴,你是一百步笑五十步,别你没对他动过心!”

    “但我知道止损,知道悬崖勒马。可仪,我们都清楚。他照顾我们是出于道义,和爱情无关。”

    “你没看见吗?那个女人配不上他!”

    “爱情没有配不配得上,更没有先来后到。理智一点,别因为爱上一个男人,就把自己弄得像傻瓜一样。过去的事,也不能全信张特助的话。我看,季微尘不像一个很有心计又坏的女人。”

    可仪翻身坐起,气愤地道:“你有没有良心啊?她害死了我们的爸爸,你还为她话!”

    “可仪,父亲是死于枪支走火,这是警察都定性的事情!是个意外,也没有找到凶手。”

    “这都是假的,假的!”可仪跳起来往外跑去,“我绝不会原谅她!法哥哥和谁在一起都行,就不能和她在一起!”

    “可仪!”

    ————————

    新的一,新的早晨。

    今的日出非常的早。季微尘很早就醒过来,睡觉时她是不能有一丝光的人。空亮起的第一道光线,她就醒了过来。突然想起,今是夏至,乃是一年中白昼时间最长的一。

    她翻身起来,发现床上还有另一个人,吓得差点尖叫。

    该死的登徒子!不知昨晚什么时候爬到她的床上。

    她气得抡起拳头在他肩膀上猛砸几下。

    他闭着眼睛把张牙舞爪的她抓起来压到身下,死皮赖脸一阵狂吻。

    “你,你——要不要脸啊!”像狗一样把口水糊她一脸。

    “走开啦!”微尘凶巴巴地再次把他推开,自己起身去洗手间。

    刚刚挤好牙膏,准备刷牙,他“砰”地打开门,跟了进来。

    微尘被吓了一跳,“陆西法,你干什么!”

    他一手搭在门上,身上的睡衣半敞。刚睡醒的眼睛朦朦胧胧,“季微尘,如果我真死了,你会怎么办?”

    微尘的手不由颤了一下,杯中的水都洒出来,“好端端的,一大早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我就想知道。”

    “我从不回答假设的和不会发生的问题!”她没好气地:“你给我滚出去!”

    死东西一大早就弄得她心烦意乱。

    他对她的回答一半满意,“看来你还是心疼我的,想也没想过我会死。”

    昨温泉池里的孟浪,是他过份了一点,最后微尘受不了高温晕厥在他怀里。

    他想,等她醒来后。迎接他的应该是她很辣的一记耳光才对。没想到,只是猫一样的几下轻拳头。他已经很满足。

    “滚!”她怒不可遏地把他推出去,“别往脸上贴金,我想你死,想你马上死!”

    “哈哈,哈哈哈。”

    经他这么一闹,微尘一整都心神不宁。

    死亡这种事情她不陌生,幼年时父母的车祸让她心有余悸。

    孩子的直觉也是灵验,父母出事的那,她就和平常他们出门的感觉不一样。总觉得爸爸妈妈可能再也不会回来。没想到,噩梦成真,双亲毙命车轮之下。

    而陆西法早上三言两语的戏谑又让她升起时的不安,他会不会也和爸爸妈妈一样骤然离去。

    午后无事,大家都在凉房玩乐。凉房里准备了许多年轻人的休闲玩具。如桌球、桌游、乒乓球等等等等。

    鬼哥如才,拿起什么就会玩什么,还玩得不错。引得微澜像花痴一样跟着。

    微尘什么都不会,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玩也挺高兴。

    可晴没有出现,可仪……

    唉,比微澜还花痴,寸步不离地贴着陆西法,让旁人近不了他们的身。

    “可仪,你不要这样子。”

    “法哥哥,我真的不是出于嫉妒。好,我承认一半是出于嫉妒。但如果站在你身边的人换成水玲姐,我的嫉妒就会化为祝福。”

    “谢谢,那我宁可不要你的祝福也要听从自己的心。”

    “法哥哥!”

    ……

    凉房再大也隔不了多远,他们的三言两语总飘几句到季微尘的耳朵里。不用问,也知道她追着陆西法嘀咕什么。

    微尘气得很,实在不喜欢可仪这个女孩。

    她季微尘肤白貌美大长腿,身家清白。怎么就被一个初认识的女孩嫌弃如斯?

    “我看,我这个可仪八成是爱上法哥哥。”微澜笑眯眯地在她耳边。

    这还要?

    微尘低头哼哼。

    “姐,你要心。可仪年轻漂亮,学历高。万一一—”

    “呵呵,”微尘干笑,“你有眼睛没有?没看见是她缠着他吗?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世界上不是有句话吗?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争、抢、哭、闹都没有用。

    “姐姐,霸气!”微澜伸手“啪”地在她屁股上一拍,举座四惊。气得微尘恨不得捶死妹妹。

    “微澜,你和鬼哥的事不给我解释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微澜笑道:“我和鬼哥是男才女貌再加男欢女爱。”

    “你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

    “我不要脸,我只要快乐。哈哈,哈哈哈……”

    微澜笑完,又去黏鬼哥。缠着非要他教她玩飞镖。

    鬼哥无奈,微澜是他躲都躲不了的冤家,甩也甩不开地牛皮糖。他只能认命地手把手教她。

    飞镖运动玩起来容易上手,时间快。微尘跃跃欲试,她手感很好,连连出手获得高分。和微澜、鬼哥玩得不亦乐乎,热得满脸通红。

    “屁股撅太高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