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8 更进一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98 更进一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大家都走了,只留下陆西法和她。

    微尘觉得心里甚委屈,她知道自己有不对的地方,但就是忍不住冲他发火。

    不得不承认,她身边的男人乏善可陈,他却永远不缺乏美女相陪。

    水蒸气弥漫在她脸上,眼前雾蒙蒙的。

    她刚转身就被他拉了回来。

    “可晴和可仪的爸爸是我的好朋友。”

    不知他和自己这些干什么!

    她气恼地挣了几下,仍被他拉回温泉坐下。

    “你不会吃姑娘的醋?”

    “你才是连朋友的女儿都不放过!”

    “胡八道!”他用拳头在她太阳穴顶了一下,笑道:“再这样的话,我就敲开你脑袋。”

    “敲开就敲开。”不知为何,他的话让她放下心来。莫名的怒气也消散而去。

    水温蒸腾,全身的毛孔都张开来。

    慢慢的微尘鼻尖冒出汗来,随着体温升高,人也晕晕乎乎。

    突然唇上一凉,她转头一看,原来是他把冰润多汁的西瓜贴在她的唇上。

    “吃块西瓜,补充水份。”

    “我不——”

    “吃”字还没完,艳红的西瓜瓤已经塞到樱桃嘴里。鲜甜的汁水顺着她的口腔一直流到胃。

    “怎么样?好吃。”

    他笑着拿来冰袋,搁在她的头顶。

    “夏泡温泉,必须要吃冰西瓜和冷饮,这才够爽。”

    着,他又用竹签叉了一块送到她嘴边。

    微尘脸一红,接过浮在温泉水面的果盘西瓜,“我自己来。”

    他不许,就是要亲手一块一块把娇红的西瓜喂给她吃。

    西瓜甘甜,她脸红得诱人至极。换而言之,他何尝又不是在诱惑她?

    **和对性的渴望并不会只存在男人心中。秀可餐的男人同样让女性想把他推倒。

    微尘热得不行,身体快要烧起来。

    “我们还是出去,我想去找微澜。”她撒谎道,难以言内心的渴望。

    他慢条斯理地叉起一块西瓜,“我劝你现在不要去。”

    “为什么?”

    “她现在和鬼哥指不定在哪**,你去不是破坏人家好事?”

    “你别胡!”微尘大惊失,有些愤愤地纠正他,道:“微澜和鬼哥怎么可能在一起!她可是有婚约的人!”

    “婚约又怎么样?又不是结婚。婚姻不幸福,结了婚还要离婚!”陆西法把水泽泼到肩膀,“我告诉你,自从微澜在动保协会见了鬼哥之后,两人就一直在交往,听,还是微澜先追的鬼哥。”

    微尘差点被嘴里的西瓜呛到。

    “真的还是假的?”微她喃喃地问。觉得自己脑容量太,消化不了这个讯息。

    最近她是错过了什么,妹妹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一点都不知道。

    “可……可是,微澜的未婚夫是谷自新啊!”

    “你真觉得谷自新和微澜将来成了夫妻会幸福?”

    “自新是微澜自己选的丈夫!”

    “微澜喜欢自新的时候才多大,和谷自新订婚的时候才多大?她都不能确定选择谷自新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虚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更多的一点时间和空间。”

    “不行,不行。”微尘低着头,拿银勺继续叉着西瓜。婚期就在明年,怎么能改就改?

    何况,何况……

    “鬼哥比微澜大了十几岁,离婚带着孩,不行不行!”她搬出世俗的道理。

    陆西法哈哈大笑,自顾地转身从岸边的漆木托盘上拿过一个冰袋放在自己头上。

    “为什么要给爱情设置这么多的界限呢?季微尘,这句话可还是你告诉我的。”

    “我?”微尘惊讶地道:“我什么时候过?”

    “很久很久以前——”

    他转面正看她,陡然把她圈禁压在池壁之上。

    英俊的脸庞上沾着几颗水珠,他的脸近得就在咫尺。

    “陆西法,你别开玩笑——”她有些发慌了,躲闪着他灼人的目光,“我——和你认识才多久,怎么可能——”

    “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也像陌生人一样,有些人刚认识,也会觉得很熟悉。”

    “这种事当然是有,但不是我和你。”

    “怎么不是!”

    他的唇侵了过来,突然吻住她殷红的嘴。

    她睁大眼睛,呆呆地任他轻薄。

    他伸出手,按住她的肩膀,两人缓缓往水泽中沉没下去。

    “啊!”

    微尘吓呆了,手脚踢打着水花,企图逃开他的钳制。

    水花在她周围翻腾,鼻子、口腔灌满了水。

    半晌之后,她挣脱出他的禁锢。从池底浮上来,扶在岸边的池壁上,猛呛出口里的水。

    “你,你这个——啊——”

    她的话没完,他又后面抱住她,第二次将她拖入水中。

    她不出话来,胸口闷得像死了一样。

    眼前是他的笑和咕噜噜的水声。

    微尘,你还记得吗?

    我们在越郡——

    她摇头,不知他在什么。

    他用唇渡一口气来,她承接了。

    索吻变成两人的热吻。

    池中掀起巨大的浪花。

    佣人听见动静,踌躇着站在门口,探过头来查看。

    他们赫然看见水面翻起巨浪后,静静漂浮起一尾像红鲤鱼一样的泳装。

    年轻的孩子绷不住脸,看着红鲤窃窃嬉笑,被前来的管事人轰走。

    “不,不要……这样。我,我不行——”

    “啊,啊——”

    她大汗淋漓,像无骨的鱼靠在他的怀里,散开的头发浮在水面像美人鱼一样可爱。

    什么是柔若无骨,滑若凝脂。

    眼前的她便是。

    “陆……陆西法……”她揪着他的头发,矛盾地不知是要推开还是把他拉近。

    他伏下头颅埋在她的胸前,她顿时浑身发颤,像筛糠一样地抖动。

    “微尘,不要拒绝它,不要拒绝心里的**。想要,就跟随它去。微尘,它会带着你,去最美好的地方。”

    她分不清脸上的是眼泪还是温泉,身体又热又暖,像被云朵包裹,软绵绵的,轻飘飘的,感觉如此美好。

    他对她做了什么?

    微尘最后虚脱得晕厥过去,只记得他在耳边的喃喃细语。

    他:“微尘,还记得越郡吗?我们曾那么幸福,差一点就……”

    她的手指无力地动了动,陆西法,差一点什么?

    他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甜蜜和羞涩,点滴的吻如羽毛又落了下来。

    越郡、越郡?

    微尘脑仁顿时炸裂般的疼痛,她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

    不!

    她记得,漫的雪花,片片鹅毛。从空落下来变成黑,烈火在他身边燃烧。

    “洛阳、洛阳!”她拉着他的手跪在地上痛哭,“洛阳,我们走,走……你救不了他们的,救不了……”

    他回过头来,眼眸里闪着连绵的火光。

    她惊呆了,他看她的目光,透露出如此多的厌恶和憎恨!

    而她,是爱他的啊!

    那么爱他——

    季微尘是从惊恐中睁开的眼睛,她直起身体,手仍压在心脏的位置。

    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心里面的痛楚,很痛,非常痛!

    她的身边空无一人,陪伴她的只有自己的心痛。

    “陈、陈……”她捂住脑袋,强烈地告诉自己不可忘记。但脑海中的影像不知觉地渐渐模糊,大雪、火焰、男人、女人还有她自己,像删除的影像,全不见了。

    她重新倒在床上,意识渐渐模糊,直至最后又昏睡过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