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6 离开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96 离开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莫缙云不甘心地走了。

    送走瘟神,季微雨忙上楼来看微尘。

    “姐姐,”她在外敲着门,着急地问道:“你怎么样,没事?”

    房间里静静的。

    “姐姐——”

    “姐姐——”微雨开始疯狂地敲门,她心里担心得很。“姐姐,你不要想不开,不要——”

    趴在床上的微尘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徐徐声道:“微雨,我没事啦!”

    微雨看见她出现,心里不安的石头才落了地。

    “没事就好。”

    四目相对,门里门外姐妹两人都有些尴尬。

    微尘抿了抿唇,声:“进来。我们两姐妹好久没有谈心。”

    微雨走进房间,坐在床尾的尾凳上。她拿过一个抱枕搁在怀里。

    “姐姐,对不起。”微雨首先坦白,道:“莫缙云拿我们恋爱过的事情威胁我,让我给你吃药。我怕玄墨知道,所以……”

    微尘走过去坐在妹妹身旁,转头紧紧抱住她。

    像时候,刚刚失去父母。来到几乎陌生的爷爷奶奶身边,多少次姐妹两人在黑夜中紧拥着哭泣。

    微雨想起稚嫩的自己,抱着姐姐,哭着要妈妈。

    微尘抱着她,轻拍她的肩膀,“微雨,不哭。以后我就做你的妈妈,一辈子保护你。”

    当时,微尘大?

    十岁,十一岁?自己还是个孩子。

    姐姐言犹在耳,她们却在岁月和误会中愈行愈远,直至分离。

    “姐姐,对不起。”

    “微雨,我们之间就别对不起了。起来也许是我更对不起你。怎么会把你和缙云相爱的事情都忘了,还相信了他是我的男朋友。当时,你一定很伤心?”

    “我不是伤心,”微雨苦笑,“当时是愤怒和憎恨差点快让我发疯!我和缙云的相爱的事,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虽然我与他只交往了短短几个月,他未放任何真心在我身上。我却是全心全意对他的。没想到——”

    “所以你伤心之下就匆匆嫁给玄墨?”

    微雨点点头,眼眶里一阵热红。

    她是把玄墨当成了逃避的跳板,玄墨却包容的给了她一片爱的海洋。

    “姐姐,我不懂。”微雨擦了擦眼泪问:“莫缙云是怎么做到的?让你忘了一切,相信了他的话。”

    “程医生,也许是药物和暗示的作用。”

    “药物和暗示?”

    “对。药物能让我意识混沌。就像在做梦的时候,你会相信梦里面发生的一切,哪怕车在上飞,船在陆上走,兔子会话,死人会复活。你都不会怀疑。莫缙云是医生,他懂得这些。也许就是趁着我车祸受伤的时候,通过药物,再反复地暗示和加强,让我对爱他的话深信不疑。”

    微雨听得目瞪口呆,紧紧抓住微尘的手。

    “还好,这一切都雨过晴。”

    “是啊,”微尘望着妹妹,紧紧回握住她的手,“都过去了。”

    湍急的河水拐过一道道险滩,终于回归平静。

    知道微尘和莫缙云分手的事后,季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晚餐的时候,欣喜地拿出一瓶陈年老酒,非要玄墨和陆西法陪他畅饮。

    “我失恋是伤心事,为什么你们都好像是过节一样开心?”微尘有些不开心地道。

    陆西法笑眯眯地举起酒杯和她的碰了一下,“因为离开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不错,不错,”老爷子脸庞红亮地嚷道:“我早就看出那个莫缙云根本不行!还是法好,法好!微尘,你看——”

    老爷子的手往陆西法身上一指,季微尘忙不迭把话岔开道:“爷爷!你少喝一点,血压高。”

    “没事,我今高兴!”老爷子兴致高昂,“俗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虽年纪老了,看人还是很准。法就很好,微尘你不要错过!你和他在一起也算破——”

    “爷爷,你喝醉了!”微尘被激得满脸通红,伸手去抢老爷子手里的酒杯。

    “我再喝一点点,就一口。”老爷子像个顽童仍护着手里的酒杯,不让她抢走,仍在嘟囔:“我哪里有错,哪里有错?就是法比较好。你不懂看人,不懂人情世故。”

    “爷爷,你别添乱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的我谁也不会考虑,我——决定一辈子不嫁人!”

    “呸呸呸,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还一辈子不嫁人?你看微雨微澜,都是妹妹,抢在你前面结婚的结婚,订婚的订婚,你害臊不害臊!快点找个男人嫁出去,再不嫁,我都不好意思出门见老朋友!”

    一桌人都在捂嘴偷笑,陆西法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微尘臊得背上的汗都出来了,搀起老爷子,道:“爷爷,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去!”

    “我,我没醉,没醉!微尘,你长大了,就不听爷爷的话。真是翅膀硬了……”

    老爷子一路嘟囔,一路抗议。虽不情愿,可耐不过孙女,被强制送回房间。

    季微尘安顿好老爷子,再回到楼下时,客厅中只留下陆西法一个人。

    “他们呢?”她问。

    “微雨和玄墨回房去了,微澜约了朋友要出门。”

    她“喔”了一声,又问:“你怎么还不走?”

    无情无义的女孩,过完河就拆桥。对他这个救命恩人一点仅有的感激之心都没有。

    “我想和你谈谈。”

    微尘惊讶地问:“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着,她打了个哈欠,“今是谢谢你,不过我也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微尘。”他死皮赖脸地挡在她面前,“爷爷的建议,你不考虑考虑?我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身心健康,而且你还试用过——”

    微尘嗖地涨红了脸,白手掌直接拍到他脸上,骂道:“不要脸!”

    完,“蹬蹬蹬”地跑回房间。

    ————————

    和莫缙云的爱情变成一场荒诞戏后,微尘真真是冷了对爱情的期望。

    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恩爱白头不相移。都是电视里骗人的,再不能相信。

    她在家里窝了半个月,吃吃睡睡,什么都不干,醒来就是追肥皂剧。中英俄美,日韩泰印的戏看了个遍,大部分戏看个开头就忍不下去。

    开始两,陆西法每都来“骚”她,她爱理不理人家。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被她无情拒绝多了,慢慢地他也不来了。

    他不来,她也不去找。虽然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的**到处翻腾,啃噬她的心。

    晚上的欲求不满,破坏白的精神。

    老爷子看她每颓颓丧丧的样子,心里厌烦。

    “不就是一个男人,世界上难道就莫缙云一个男人?”老爷子气呼呼地命令微澜陪微尘去温泉之乡的安宁乡散几日心。

    大热去泡温泉,这不是活活热死人嘛!

    季微澜的嘴巴翘得老高,一百个不情愿。可爷爷的命令她又不敢不。

    还是微雨四两拨千斤地道:“你就当去养颜排毒好了。你总待在家里不回去,在爷爷面前晃荡,心他怀疑你和自新的关系。”

    一听这话,微澜赶紧收拾包袱,款款和微尘一起去往安宁乡泡温泉。

    安宁乡的温泉别墅是老爷子熟友的房子,两姐妹被司机直接送到别墅门口。

    未进别墅,刚在门口大厅,就觉着这别墅和别的别墅不一样。里面金碧辉煌,到处金光闪闪,巨型的水晶吊灯光彩夺目,托着白毛巾的佣人恭敬地站在一旁。

    这么大阵仗,可怪吓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