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3 今生梦难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93 今生梦难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微尘——”

    微尘醒来时,手心里黏糊糊的全是汗水。

    她惊惧地看着程露露,突然伸手用力抱住她。

    程露露一愣,旋即发现她在发抖,颤动。

    “别怕,微尘。就当做了一场噩梦。”

    “程医生!”桌上的对讲机突然亮了起来,薇的声音惊恐地传了过来,“程医生,莫缙云来了,正往治疗室去找你!我拦不住他!”

    一听“莫缙云”三个字,季微尘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慌地道:“不不不,程医生,我不想看见他!不想——”

    程露露也有些吃惊,没想到莫缙云会到她的工作室来。

    “你别怕!跟我来!”

    程露露拉住微尘的手往外走。打开门,已经来不及了,薇的阻拦声和喧哗的脚步由远及近从楼梯处传来。

    “程医生,怎么办?”

    “先躲一躲!”

    程露露手忙脚乱地把她塞到隔壁的清洁用物收纳室里。

    “先委屈你在里面躲一躲,无论发生什么,千万别出来!”

    微尘被逼着推入了扫帚、拖把、垃圾桶之间,眼前的世界旋即被马上程露露关闭成一片黑暗。

    “程露露——”

    程露露刚关好收纳室的门,莫缙云便出现在她身后。

    她转过身来,职业化地笑道:“呵,莫学长,稀客啊!”

    “你少来这一套!我和你的东西——”

    “老校友见面,就不能先些拉近关系的客套话吗?我们去办公室里谈……”

    “你别和我打马虎眼!”

    “学长,我怎么敢和你打马虎眼呢?”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闷在狭空间的微尘,眼睛失去辨别能力,脑子却异乎寻常的敏锐起来。

    莫缙云为什么会来找程露露,他要向她拿什么东西?

    他们之间很熟吗?

    明明他们都曾对她过,他们之间就是最普通的学长和学妹,连一般朋友都不是。

    为什么,为什么?

    莫缙云来程露露这里,如入无人之地?

    微尘在黑暗中想得头痛,终于决定出去一看究竟。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不愿自己把身边人往坏处想去。

    六月的初夏,阳光泠冽。她却觉得有股透骨的凉意。中央空调的冷风吹过来,贴着皮肤让人立马像被寒冰包住。

    微尘哆嗦一下,将收纳室的门打开一条细缝。护士薇不见影子。

    她从收纳室出来,听见不断有尖叫和争吵声从走廊深处的办公室里传出来。微尘心跳得厉害,咽了咽口水,把身体贴着墙壁往里慢慢挪动。

    “莫缙云,你闹够了!”

    “莫先生,你也是医生,有话好好嘛。”

    “和你们没什么可的!我了多少次,我要季微尘的病历资料!”

    房间一片劈哩叭啦物品翻倒的声音。

    微尘透过虚掩的门,瞥见翻倒在地上的是程露露放置病历资料的病历架子。莫缙云正蹲在地上在狼藉的病历本里翻找。

    “莫缙云,你好歹也是学医的!知不知道,不经允许私看病历是犯罪!”程露露冲上去和他争夺病历。

    “滚!”莫缙云把程露露用力掀翻在地。“程露露,你来和我犯罪?你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伎俩还少吗?在学校的时候——”

    “啪!”地一声,程露露气急败坏地甩了他一记耳光。

    不知是莫缙云提起程露露的什么伤心事,她像发怒的母狮对着他又踢又咬。

    “程露露,你这个泼妇!真本事没有,旁门左道的东西学得飞快!是不是郑教授教你的!”

    “莫缙云,我要杀了你!”

    微尘悚然,狰狞的莫缙云像魔鬼一样掐住露露的脖子,把她的头摁在地上,怒吼道:“把微尘的病历给我!”

    季微尘捂住了嘴,呼吸都凝固住。

    她印象中温文尔雅的莫缙云,怎么会……

    “你……做……梦……”程露露死活不肯,任凭他把自己掐得快要断气。

    “给我!”

    “莫缙云、莫缙云!你放开程医生。”薇在一旁焦急地打他、推他,威胁他道:“你再不放手,我要打电话报警了!”

    “我真的要报警了——”薇作势拿出手机。被莫缙云一把抢过,狠狠砸在地上。

    “咳、咳——”程露露脸发白,好歹趁着他抢夺手机的空档获得一丝呼吸的空间。

    “莫缙云,你在怕什么——”

    莫缙云冲过去又要掐住程露露的脖子。

    “程医生、程医生!”薇赶紧过挡在程露露面前,像母鸡护鸡一样的护住她。

    两个弱女子在暴力之下,被吓得瑟瑟发抖。

    微尘浑身冰凉,冲着屋里的莫缙云大喊一声。

    “莫缙云!你住手!”

    莫缙云惊讶地回过头来,微尘转身往外跑去。

    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多讽刺!

    熟悉的男人,她认认真真爱了五年要托付终身的男人。此时此刻在她面前摘下面具,露出魔鬼般的真面目。

    她是不是傻,是不是蠢不可及?

    微尘不停往外疯跑,愤怒和害怕让她一股脑跑到大街上。心跳得老快,咚咚像要从口里跳出来。

    莫缙云怎么会变成这样?

    像魔鬼,不,是比魔鬼还恐怖的人!

    “微尘!微尘!”莫缙云也冲到大街上。

    他的呼喊,让她汗毛都竖起来。

    艳阳高照的大太阳底下,汗水湿漉漉地像雨水一样沾在她脸上、身上、汗毛上。

    不是热,是恐惧。头皮里也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

    跑!

    快点,跑!

    被他追上就完了!

    她不敢回头,疯了一样往穷街陋巷里钻去,唯恐不能摆脱追兵。

    跌跌撞撞,脚下一崴,跌坐于地上。双腿软得站都站不起来几次挣扎着站起来,几次又摔倒而下。

    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

    她好想站起来,就是站不起。

    一道影子笼在她的头顶,她匍匐在地上,趴在地上尖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微尘、微尘是我!”

    微尘转过头,身后的人不是莫缙云,是陆西法正站在她的身后。

    她眼眶中含着泪水,是激动和如释重负。看见他的脸,好像自己终于爬上了彼岸。

    “微尘,你在哪——”街上又传来莫缙云的声音。

    “陆西法,求求你,快、快带我走!”

    她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胡乱抓他的衣襟。

    他没有问一句,没有一句话。飞速脱下身上的黑风衣把她从头到脚裹起来揽在怀里。

    “不要怕。”

    娇的她像柔软的菟丝花依附在他身上,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味,鼻端发红。

    她抽泣起来,为可怜的自己,悲伤的哭泣。

    不懂,缙云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要哭,为一个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流眼泪。”他揽紧她的肩膀,从身后挺直她的腰杆。

    他抱着她,像街上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穿过巷,走入一栋灰建筑物不起眼的后门,进入一家喧闹的电玩城。

    震耳欲聋的嘈杂声淹没了莫缙云声嘶力竭的喊声……

    ————————————————————

    “我看你这样子需要一杯热牛奶和毛毯。”

    完这句话后,陆西法直接把虚软的季微尘带回了家。不是回城郊那所有着枯山水风味庭院的家,而是回在市中心的另一个家。

    用狡兔三窟来形容他最合适不过,处处都有落脚点。这套公寓藏在市中心的繁华深处。下楼就是商业中心,四通八达的地铁和交通。最巧的是和程露露心理诊所步行只有五分钟的距离。

    只能,有钱真好。处处是家,时时能有温暖。

    到达公寓,他从柜子里拿出干净的毛巾抛到微尘头上,“擦一擦。”

    微尘还在发愣,没有接他的毛巾,任凭飞来的毛巾落在头上生根。

    他有些生气地走过来,拿过她毛巾粗暴地帮她擦起脸来。

    “怎么接受不了莫缙云的真面目,被吓成这个样子?”

    一声“莫缙云”激红了微尘的脸,她跳起来,倔强地扯下他手里的毛巾,“谢谢。不用你帮忙,我自己可以。”

    她转过背去。

    他气得脸都白了,忍了又忍。深呼吸几次才勉强自己冷静下来。走到厨房,为她温一杯牛奶。

    事到如今,季微尘也觉得难过。

    平心而论,从头至尾,陆西法对她一直很好。不管她多么刁钻古怪给他难堪,他都没恼过。

    今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她不堪设想自己现在在经历什么。

    “喝牛奶。”他把牛奶端过来。

    “不,我还是走。”她放下毛巾,走到玄关处准备换鞋。

    和他单独相处,总让她感觉不自在。心里有种不出的感觉,让她心里痛得很。

    “季微尘,你往哪里去?莫缙云正在外面等着你呢!”他气得把牛奶重重地搁在桌上,牛奶溅到黑桌面,如斑驳的地图。

    她想到莫缙云在外等着,一只脚不自觉地立马收了回来。

    看她站在门口的怂样,他叹了口气,“过来把牛奶喝了。过一会,我送你回家。”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微尘嘟起嘴,慢腾腾地走过去,低着头坐在沙发上拿起牛奶慢慢饮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