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2 事实如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92 事实如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绿是一种能给人以安宁和平静的颜,治疗室里淡淡绿再配上浅浅的奶白,给人一种和谐而雅致的舒服感觉。

    躺在柔软的治疗椅上,微尘的眼睛就开始缓缓闭住。

    她太想回溯到一切开始的地方,美好不应该遗失,因为生命的美好太短暂了。

    她也总觉得,如果能想起和莫缙云相爱的开始,也许他们就能走出现在的困境也不一定?

    “微尘,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和莫师兄的记忆不见的?”

    “突然——的。”季微尘紧张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头,像一个惶惑的孩子,“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突然有一就想到问自己,我和他是怎么开始的?没想到,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确定?”

    “非常确定。”微尘笃定地道:“我记得我们的相识,记得我们一直是朋友。然后——然后——”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后来,他就已经是我的男朋友。”

    季微尘的脸上露出迷乱的神情,她张了张嘴巴,声自嘲道:“程医生,我——我可能只是忘了。你知道,我曾出过车祸,脑子受过伤。也许我只是像忘了很多事情一样把和缙云相爱的过程也忘记了。”

    会是这样吗?

    程露露莞尔低首,季微尘太真。怀疑往往是亲密关系坍塌的第一步。

    深信和深爱时谁都不会向回忆里去追寻爱过的佐证。只有在摇摆和不安时,才会不停的回忆、懊悔,当初的自己真的是错了吗?

    “你想我怎么帮你?”

    “像上次一样,”季微尘充满希翼地看着程露露道:“你曾用催眠让我想起了陆泽阳的事。这次,也一定可以让我想起和莫缙云的事。”

    程露露只轻轻抬了抬眼,向着她了个“好”字。

    ——————————

    如果把每个人的生命看成是一条河流的话,那么人与人的相遇就是河流交汇开始。

    有缘分的人相遇,两条支流能汇成一条大河,没缘份的人,不管多缠绵,总是要各奔东西。

    微尘和缙云的交汇是在骄阳下的动物救助现场,嘈杂而混乱的现场,她和莫缙云就这样不期而遇。

    “你好,我叫莫缙云,是江大医学院的。”

    “你好,我叫季微尘,是农业大学兽医系的。”

    年轻的手在闷热的空气中交握一下,交换了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他笑得憨厚而腼腆,像一只可爱的无尾熊。

    “微尘,你还傻站着干什么?那边、那边又发现了压伤的狗,急需人手帮忙!”

    “喔,好,我马上过去!”

    “我也去!”

    微尘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漫的黄沙扬了起来。灰,好多灰尘。迷住她的眼睛。

    她伸手挥走呛人的灰土,睁开眼时,眼前又换了新的风景。

    莫缙云正拿着鲜红的玫瑰站在她的面前,他的眼神充满渴望,他红着脸有点害羞地递过花束,“微尘,我爱你。”

    她局促地站着,手微微向前伸着,嘴巴干涩地句,“谢谢——”

    话音未落,鲜红的玫瑰即被另一个年轻的自己拍落地上。

    “莫缙云!”年轻的季微尘脸上红粉迸现,带着朝气和一丝责怨,“你不应该来爱我。你应该爱的人是微雨,真正爱你的人也是微雨!”

    “可是,我不爱她!”

    “我也不爱你!”年轻的她骄傲地扬起脖子,像只优美的孔雀,扭头道:“莫缙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你别再白费心机,除了他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莫缙云踉踉跄跄跑过来拖她,不停地央求道:“微尘,微尘,他不适合你!你也不能凭借一张照片就嫁给他。婚姻不是儿戏——”

    “我当然知道婚姻不是儿戏!”年轻的季微尘自信地道:“我知道,我爱他!我也会让他爱上我!”

    “我认识你这么久,我不信我就输给一张照片!”

    他扑过来强吻她,她恼怒地推开他逃走了。

    “微尘——”他颓废地跪倒在地上。

    忽起的大风扫起满地的血红,也刮走他的伤心。

    微尘来不及多想,眼前的一切又是一变,像看着的电影,一幕一幕,跟着时间向前挪动。

    寂静的山谷,青葱的绿叶阴影之下,墨绿的长椅子,她穿着一身淡条纹的病号服,神情漠然。

    她抚着额头,很难受、很痛苦的样子。

    远处走来一个男人,是莫缙云捧着玫瑰缓缓向她走来。

    苍翠的树影下,他的脸上有斑驳的光影纹路。

    “你是……谁?”长椅子上的季微尘疑惑地看着莫缙云,像在打量一幅画。

    “我记得……你的样子,你的脸……”

    她抱着头,突然大叫起来,“怎么办!我全想不起来了!你是谁?”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没关系!”他跪在她的脚边,把鲜艳欲滴的花朵放在她的膝盖上。

    “微尘,永远都想不起来都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不要、不要答应他!“

    季微尘在一旁大叫着,伸手想要把她膝盖上的玫瑰花拨到地上。

    徒劳无功,徒劳无功!

    年轻的她看着膝盖上的鲜花,慢慢抚摸着娇嫩的花瓣。

    她有些疑虑,低头看一看花朵,再看一看他的脸。

    “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叫莫缙云,是你的男朋友。”

    “男朋友?”她重复着这三个字,问道:“我……我爱你吗?”

    “当然。”他着拉过她的手,在唇边不断轻啄细吻。

    “我们非常相爱,非常。全世界你最爱我,我也最爱你!所以忘了也没关系,永远不记得也不要紧。微尘,你只要永远记住你爱我的这个事实,就够了!”

    她抱住脑袋忧愁地:“我要怎么记住永远爱你这个事实!我的记忆力很差,很差——常常什么都记不住!刚刚就把你都忘记了!”

    “我该怎么办啊?”着着,她无助地哭了起来。

    “微尘,微尘——”他捧住她的头,让她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眼睛,“不要紧,慢慢和着我的声音,一句一句,我爱莫缙云,永远爱他,永远听他的话,永远不让他伤心——”

    她像失去意识的娃娃,木然地随着他的声音一字一句,反复诉。

    “我爱莫缙云,永远爱他——”

    微尘看着眼前的一切,踉跄着退后两步。突然觉得有一种蚂行般的痒感在她的从她的指间向心脏处蔓延。

    像有一百只虫子爬进心里,非常恶心,非常难受。

    她低头不停揉搓这发痒发木地手指,用力地甩着,想把那难受的感觉甩掉。

    当她再次抬起头来时,已经站在季家的大门前。

    那是她第一次把莫缙云领到家人面前。爷爷鼻子冷哼一声,微雨脸发白。

    “姐姐,你不再考虑一下吗?莫缙云是不是真的适合你?”

    “他很适合啊!缙云对我也很好,我们很相爱。”她笑着从衣柜里拿出衣裳在身上比划,准备晚上约会。

    “可是——”

    “微雨,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可是。我只知道我爱他!这就是全部!”

    她换上漂亮的裙子,和微雨挥手拜拜。

    微尘捂住眼睛,不忍看她身后的微雨伤心欲绝的眼神。

    她做了什么?

    直到现在才发现,微雨眼睛里曾因为她而有多少伤心和落寞。

    她却一直、一直没有发现微雨的痛苦。

    她已经不想再睁开眼睛看下去,但一切的场景还在变化。旧的在倒塌,新的在建立。建筑是这样,人与人的关系也是这样。

    一切都在变化,唯独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微尘,你一定会喜欢我这么做的。”

    她揽着他微汗的头颅,任他炙热的舌头在她身上舔。弄、轻咬,强烈地颤栗从他接触到的地方通往全身。

    密密麻麻的虫子又席卷而来,它们成千上万地爬满她的身体。那恶心的感觉就像一万只蟑螂爬满她的全身。

    “缙、缙云……”

    “怎么?”

    “我,我不舒服。”

    “没事,待会你就舒服了。”

    他迫不及待地脱下她的长裙和内裤,大掌在丰美的湿地来回抚摸。他低下头深深地吻她,在她口腔蛮横地肆掠。

    不、不——

    季微尘捂住眼睛不想看下去。

    她终于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知道,在面对莫缙云的亲近时,她心里的感觉不是激动,不是害臊,而是赤。裸。裸的讨厌!

    没有一个女人会心甘情愿接受不爱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何况这个男人还是用欺骗的方式在她最虚弱的时候,取得她的信任。

    她想起好多好多事情,想起他们的第一次。

    再那之前,她身心健康,并没有排斥异性的怪病。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那一夜开始的。

    他强行地想要打开她的身体,想让他们连为一体,成为真正的恋人。

    却没有想到,最后一刻,她会突然剧烈地恶心,把胃里的秽物吐了他一身。

    一场欢爱自然败了兴致。

    当时,他们都以为她只是吃坏了肠胃,休息几日就好。

    没想到,所有的都只是开始,随着时间她厌恶异性的程度越来越深。到了最后,居然连和他接吻、拥抱都能使她强烈不适……

    一切的因由在不经意的时候豁然开朗。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