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5 没有开始的开始,没有结束的结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85 没有开始的开始,没有结束的结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庭院里风轻云淡,穿细花裙子的女子席地坐在木廊上。她拖腮看着院子里的白沙红参,眼睛眯成一道西线。白的脚踝边错落散放着许多页白a4纸打印的文字。

    她冥思苦想,这些落在白纸上的黑字真是从她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吗?

    真不可思议,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谁是康无忧、陈洛阳、谁又是张水灵、康无雪……

    是记忆中真实的存在,还是臆想中的前世今生?

    “微雨,你在看什么?”

    季微雨把窗帘拉紧一些,回头冲陆西法微微一笑。

    “我在看姐姐在院子里发呆。她的情绪看上去稳定多了。”

    陆西法点头,佣人端上茶盏,上好的碧螺春,香气扑鼻。

    “喝茶。”

    “谢谢。”季微雨依依不舍离开窗边。

    她走到桌边,漂亮的褐木质条纹,配上青碧淡黄的茶汤,典雅温馨。

    “微雨,你信不信。至始至终,我爱过的女人只有你姐姐一个。”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季微雨淡淡一笑,洁白的指尖捏揉着茶盏。

    微澜已经把微尘完成的《浮生若梦》发给她看了,实在话,中的陈洛阳可真不咋地。

    大家心里有杆秤,都会想,微尘在催眠状态下的梦呓,是不可能谎的?

    为什么陈洛阳的投射是一个这么坏的呈现?

    陆西法自己也很烦躁,他一直自认自己是个好人。没想到,在微尘心里,他会是个杀人放火的坏蛋。

    “六年前的事情——我没有负你姐姐。我和张水玲也没有任何暧昧。”

    “但张水玲喜欢你,不是吗?”微雨轻轻把茶盏放在白瓷托碟之上,“你和姐姐的过去,只要你们自己最懂。今我是来接姐姐回家的。”

    他脸上浮现一丝惊诧,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

    “微雨,我们都没办法控制另一个人的想法,对吗?我没办法控制你,同理,我也没办法控制水玲。只是,我恳请你信任我。”

    “和莫缙云比起来,我自然是信任你的,陆西法。虽然在我心目中,你们都不是好人。”

    他尴尬笑笑,端起茶润了润唇。

    “如果你是个好人,五年前我姐姐也不会伤心欲绝从越郡回来。宁可将儿子都放弃。你世做了多伤害她的事。让她刻骨铭心到彻底把你遗忘?”

    “对不起。”他低下头,眼睛望着茶汤。

    “你的对不起,应该对我姐姐。”微雨叹了口气,“希望今我所做的一切是真的在帮助她,而不是将她推到另一个深渊。”

    “微尘,你可以把五年前微尘从越郡回来后发生的事情给我吗?”

    “可以,但是你不要指望从我这里得到太多的讯息。因为当时我刚刚从一场失恋中还没恢复过来,就匆匆忙忙进入一段婚姻,马上就是怀孕——生活是兵荒马乱,一片狼籍。只记得,姐姐从越郡返回江城后,意志很消沉。常常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因为当时我们都以为——”

    她看了陆西法一眼,继续道:“当时姐姐非常痛苦,失去你又失去了安安。直到某一,我和微澜发现她在房间里烧火。原来她是把关于越郡、西林和你的所有东西烧掉。电脑、手机,所有电子设备中的影像资料都删除掉了。我们当时都以为她只是失意后的过激举动,过一阵伤痛淡忘了就会没事。没多久,她要出去旅行……是去散心……她还,她要去三个月或是半年,要我们不要担心。回来之后她就会变成从前的季微尘,她会得到彻底新生。”

    “她是和莫缙云一起去的?”

    “是。这也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微雨脸沉沉,回忆那段往事对她也是煎熬。

    “旅行回来以后……我发现,姐姐真的变了,她果然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明亮开心,热爱生活,积极参加动保协会活动。那样的开心和平和满足不像是假的,更不是伪装。开始我们还很高兴,以为她是真的走了出来。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慢慢才发现,她有点不对劲……”

    “她怎么不对劲?”

    “发噩梦,开始也不是很频繁,在梦里面大叫、大哭。渐渐的她见人的时候会有退缩,害怕人群。还有——”

    陆西法补充道:“还有是不能和男人亲密接触。”

    “这是后来恶化的情况。但是疾病总是一步一步发展而来。都怪我,那段时间对她太忽略了。”微雨的眼睛颇有担忧地:“最近我还发现,姐姐会不自觉的发生遗忘。比如,她会遗忘晚上发的噩梦,也会遗忘冲突和争执。”

    “是的。”陆西法捏着鼻根,叹道:“她不但不记得发噩梦的情景,还忘了记得我的事,还忘了在育婴室和人抢孩子。她什么都不记得,唉——”

    “莫缙云呢?他不关心,还是一点不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就当作不知道而已!”

    提起莫缙云的时候,微雨脸上浮现愤怒。

    “他这些都是车祸后的创伤后遗症,唯有时间能够慢慢愈合。谁也没有办法。”

    陆西法气得发抖,忍不住道:“微雨,你知道吗?我查过,微尘根本没有发生过车祸。她的头部也没有受过伤。所有的事情都是谎言,而唯一知道真相的就是莫缙云!”

    微雨震惊地张了张嘴,瞬间又叹息着摇头。

    “莫缙云就像给我姐姐灌了**汤一样,他什么,我姐姐都信。连我姐姐自己都,她无法拒绝他,没办法在他面前,不。她也许唯一能不的就是,他在要——”

    接下来的话,微雨不出口了。

    “这几年,姐姐表面看上去很幸福,可那幸福是建立在流沙之上,风一吹就会散。我们也都看见,她在钢丝上舞蹈,下面看的人都心惊胆战,只有她自己浑然不知。她迟早会要掉下来,这只是时间问题。”

    微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陆西法。

    “这是什么?”

    “莫缙云拿给我的安眠药,你去化验一下。应该对我姐姐的病情有帮助。”

    “谢谢。”

    陆西法握着冰冷的药瓶,棕褐的普通药瓶是医院内部流通的最常见的一款,瓶身上没有任何标识。打开白的塑料盖,能闻到一股淡淡地药味,白的糖衣药丸,肉眼是无法看出端倪来的。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微雨抚着裙子站起来。

    “微雨,你还是不信任我?”

    “不是。”她的神情疲倦地:“你不要误会,是我姐姐和我妹妹总不能永远住在你这里。未来的路还很长,你总不希望现在就打草惊蛇,让莫缙云有了防备之心。我也劝你不要在我姐姐面前莫缙云的坏话。这只会引起她的反感。”

    “好。”

    陆西法也站了起来,微雨心思缜密,他不得不佩服。

    “微雨,你等一等。”

    他想起了什么,出了房间很快又折回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什么?”

    微雨接过,抽出里面的照片。

    她“噗嗤”笑了出来,笑中带泪,如钻石闪烁。

    “希望这会对你有益处。”

    她把照片塞回去,重新把信封递给他。

    “陆西法,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他微笑着:“我很高兴,你在困难时能想起我。”

    季家的三姐妹婷婷而立,宛如三朵金花。她们站在眼前,盈盈而笑,便如人间最美的风景。

    分别前,陆西法悄悄问微尘,“你怎得陈洛阳这个人怎么样?”

    季微尘嘟起嘴巴,薄怒他也知晓她编造的可笑故事。

    “就像你一样。”

    “像我怎样?”

    “就是不怎么样?”她咯咯笑着,走回妹妹们身边。

    微雨和微澜笑着向他告别挥手,他点点头。

    三人笑着携手而归,暂时忘却了烦恼和悲哀。徒让留下的他品尝怀伤。...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