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4 微雨的反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84 微雨的反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依旧是曾经见面的咖啡馆,初夏的午后,最是人流稀少的时候。

    莫缙云和季微雨仍坐在过去的旧座位上,桌面上暗黑的刻痕被微雨用咖啡杯压了起来。她不想看见,那扎人眼睛的“云、雨”两字。

    “微雨,你姐姐去哪了?”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不是她的保姆。她要出去散心,我不能干涉。”

    “她是你姐姐,不会连地点都不告诉你,就出去散心?”

    微雨觉得他的话十分可笑,挖苦道:“你也做过我的男朋友,可也没告诉过我,你心里爱的是我姐姐!”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莫缙云的脸皱成难看的褶子状。

    他已经有好几日没见过微尘,也联系不上。仅有的只是她报平安地短信。

    她哪里去了,微雨自然是知而不讲。

    她早厌倦了给莫缙云做枪使的生活。这个看起来优雅、迷人、条件不坏的男人现在真心让她感到厌烦透顶。

    “你没什么其他事,我就走了。”微雨拿起身边的皮包。

    “微雨,你就不怕——”

    季微雨端起眼前的咖啡兜头冲他泼下,淋漓的咖啡从他脸上流下。

    “莫缙云,我最怕是你不得好死!”

    微雨戴上蛤蟆墨镜,转身婷婷离开。不管他在她身后,怎样大发雷霆,掀翻桌子。

    她昂首阔步,走出了他的视线。

    走到咖啡馆外,她即用手撑住墙面,大口大口地呼吸。

    刚才,她的心脏差一点点就要停住了,腿现在还是抖着的。

    她不后悔,但就不知道,他会要如何来对付她。

    季微雨敛住心神,重新扶好眼镜,往地下车库走去。

    ————————

    初夏的阳光柔艳,昨晚又刚下过一场雷雨,院落的树木干净芬芳,映着金子般的太阳。

    季微澜拿着新出炉的《浮生若梦》囫囵吞枣地在半个时飞速看完。

    “这个故事就这样完了——”她气馁地把打印的扔到桌上,“程医生,这不能?”

    “你姐姐在催眠状态下明确地告诉我,这个故事完结了。她了三遍,end、end、end!完之后,她就醒了过来。然后,不管我再怎么诱导,她都没有再继续下去。”

    “这个故事完整吗?”

    “不能完整,也不能不完整。”程露露拿起《浮生若梦》翻看着,道:“学生、作家、剧作家写文章当然是有头有尾。但是微尘不是他们,她的不是,是心灵的投影。这种投影注定是断续的、破碎的、杂乱而没有规律的。我们应该感到庆幸,她比大多数的心理患者逻辑性都强。提供的线索非常、非常多。”

    微澜耸了耸肩膀,也不纠结了,转头趴在沙发上,向站在窗前的陆西法,揶揄道:“法哥哥,从我姐姐写的中来看,你还真是一个坏到骨子里,无可救药的男人。”

    “那不是我!”陆西法有些无奈,“她写的那些人物、情节,完全不知道从哪里杜撰来的,就把我的名字安了上去!”

    “呵呵,”微澜笑得花枝招展,“你就别否认,难道就你的名字是安上去的?我记得,你好像可是有位姓张的特别助理!她的名字和《浮生若梦》中的张水灵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别污蔑人!”陆西法转过头来,“我认识的张水玲是好人家的女儿,她的父母是我的恩师。她学习优异,聪明有才。是利川大学法语系的高材生。根本不是什么长三堂子里的倌人!”

    “呵呵,呵呵——”微澜越发笑得厉害,指着他道,“你看,就因为你这样的偏袒,我姐姐才气愤不过。在潜意识里把你的特别助理给丑化了。我都看明白了,她就是嫉妒!嫉妒你的心不全放在她的身上!我以前看新闻,就看到台湾有个特别有名的女作家,她就把情敌的名字隐藏在她的角上,各种诋毁和伤害!我姐姐一定是因爱生恨。”

    陆西法瞪了微澜一眼,“按那里写的,我才真是十恶不赦的人。放火烧街的事情也做得出来。微尘也太过份了,这也想得出来!”

    微澜咯咯笑着,问:“那你到底做过没有?”

    “滚!”

    三人笑过一阵,陆西法的笑容中满是苦涩。

    季微澜好奇地问:“程医生,你能从我姐的中看出什么线索吗?”

    “暂时——”程露露看着陆西法,眼神停顿了一下。

    “程医生,有话不妨直。”

    “好。”她合上文件夹,缓缓地道:“如果中的每个人都有投射的话,康无雪是季微雨,莫凌云应该投射的就是莫缙云。我发现,在微尘的潜意识里,她没有对莫凌云动心的痕迹,她也一直记得季微雨和莫缙云恋爱的事。只是,她现在不记得了。真奇怪,她的记忆功能像被人损坏了一样。卡顿、凝滞、修复艰难。”

    “啊——”季微澜惊讶地尖叫起来,“啊!缙云哥和我二姐恋爱过!我怎么不知道?”

    “你这个傻瓜!好好听着别打岔!”陆西法在季微澜头上拍了一下,让她安静下来。

    “记忆也可以被损坏吗?”

    “当然会。记忆力下降,记忆遗失,记忆错置,这些都是记忆损伤。”

    “什么情况会导致这些情况呢?”他问。

    “许多情况,年纪、创伤、刺激、药物都可以。比如老年人常得的ad,阿尔兹海默症,俗称的老人痴呆。就是记忆和推理方面的改变。不记得路、不记得人、不记得有没有吃饭。”

    微澜插嘴问道:“拜托,我姐姐可不是老人家啊!”

    “对,微尘不是老人痴呆。她应该是另外的情况,外伤导致的大脑器质性损害。”

    “她没有发生过车祸。”这次话的是陆西法。

    程露露沉默了一会,“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药物!”

    面面相觑的沉默,门外传来三声轻缓的敲门声。

    “先生,来了位季姐,已经安排她在会客室了。”

    两位季姐都在这里,再来的,就是——微雨。

    “好,我马上过去。”

    陆西法赶去会客室,程露露开始低头收拾桌上的资料和文件。

    “程医生,程医生,”微澜突然兴奋地凑近问道,“你刚刚在我姐姐的里每个人都有投影,那么,你觉得我的投影会是谁?我看了又看,实在没有发现书上写还有一个妹妹——其实,微尘姐姐和法哥哥谈恋爱的时候,我还去过西林!她怎么能把我给忘了呢?”

    季微澜孩子气的话真让程露露好笑,她把资料抱起来。

    “季姐,你不觉得里的一个重要角和你很像吗?”

    “谁?”

    “红柳。”

    “啊——我是丫鬟!在姐姐心目中,我就是侍候她的丫头!”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