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 浮生——残梦(9)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82 浮生——残梦(9)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张水灵跌坐在地,她已经摸不清这个男人的想法。他的皮囊下面究竟装的是怎样一颗心脏。

    那颗灰暗无光不见日的心脏里又住着一个怎样的灵魂?

    冷漠、无敌。

    戕害得别人,也戕害得自己。

    “张水灵,自己把孩子处理处理。你既然收了无忧的首饰和钱财,就不能不完成对她的承诺。”

    无忧受伤后又兼之怀孕,胃口一直不好,晚餐时刚刚在房间喝完一点稀粥。

    红柳就急急忙忙跑进来,道:“少奶奶,少奶奶,西厢出事了!”

    无忧一愣,不必开口询问,红柳咋咋呼呼地嚷道:“西厢那位张姨娘下午见了红,大夫胎儿恐怕保不住!”

    无忧心气一涌,掀被子要去看看。

    她和张水灵到底同为女人,又同爱上一个冷心肠的男人。憎恨有,同病相怜的同情也有。

    “好奶奶,去不得!你也怀着孩子,心冲撞!”

    红柳硬把无忧压回床上,许多丫鬟婆子都来劝无忧不要去。她的孩子管她留不留得住,总归自己的孩子要紧。

    无忧心神不宁躺在床上,下半夜消息传来。

    张水灵的孩子没有保住。

    妾侍滑胎,陈洛阳仍在外忙着洋行事体。清晨回来,脚步虚虚浮浮。

    他先到的无忧房里,红红的脸上,酒气熏。

    孩子没有了,无忧心里的遗憾比他多。

    她一夜辗转难眠,眼睛瞪着这始作俑者的男人。

    陈洛阳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残灯已灭,他支着额头,因为宿醉而感头痛。

    “给你——”他坐了半,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扔在桌上。

    包裹散开,漏出里面的明丽鲜艳的彩珠宝石来。

    无忧一望,就知是自己的首饰。

    她偏过头去,叹气这道:“张水灵的孩子没有保住。”

    “这是好事。”他呵呵一笑,转身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生在这人世来受苦,还不如不——”

    “你还有没有人性!”无忧怒而暴起,站起来将他手里的茶水打翻在地上。

    他愣了一下,阴阴的目光冷峻地抬头看她。

    “啪!”地一声,他直拍桌子站起,眼睛深红。

    “康无忧,你想另一只手也折断吗?”

    无忧害怕地看着他,手不禁抚摸到自己的伤手之上。

    他不再看她,撞开她的身体,摇摇摆摆跌睡在床榻之上。熟睡的鼾声渐起,无忧身体冰冷如雪,她到底惹到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魔王?

    张水灵的孩子没了,她在陈家也彻底失去立足点和依靠。

    陈洛阳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再赖着不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她离开的那日,稀松平常,是任何一个最平凡的冬日。陈家里没有任何人去相送或是挽留,大家觉得此污秽,早应该快走。

    冬日没有阳光,雾蒙蒙的。灰暗的空,像画家故意铺在空之上铺上一层灰暗的暗光。空气中一丝风都没有,光秃秃的枝干直愣愣地朝空伸展着。

    离去前,张水灵来找无忧。

    月子还未坐满,她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不堪。本已消瘦的身躯,愈发瘦弱。脸上的腮红涂得比往昔更加红艳,非要争出三分颜,而凸显得外强中干。

    “我有今时今日全是拜他所赐。”张水灵未语先流,两行清泪在脸上蜿蜒。

    无忧语塞,莫名其妙成了这场爱情决斗的胜利者,她但却并不感到任何开心。

    “孩子没有,我相信,洛阳也是伤心的。”

    “哈哈,哈哈哈——”张水灵摇着头,狰狞地笑起来,“你胡,他肯定一点也没伤心。”

    无忧眨了眨眼睛,惊讶她的了解。

    张水灵脸上荡漾着笑意,慢慢靠近无忧,“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康无忧,孩子没有了,我也不伤心。”

    “你——”无忧瞠目结舌地看着她,“那你是——”

    “我只是想告诉你。洛阳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恨他,不管他怎么对我,我都不恨——我为他付出的一切,你永远都做不到。”

    张水灵满意地看着无忧脸上升起恐惧。

    她的细白手指,拉着无忧的手,低头笑道:“我——本来是不会沦落到堂子里做倌人的。虽然家贫但还不至于无饭可吃,爹娘俱在,弟弟又是读书的种子。学堂里数他最是功课厉害。只要我做几年佣人挣得他大学学费,生活就会苦尽甘来。然而一把大火烧毁了一切,烧掉了我的家,也烧掉整条长街。我弟弟的腿被燃烧的火柱子砸伤,送到医院做了截肢。为了保住弟弟的命,为了他的将来。爹娘求我,我不得不入堂子做倌人。”

    无忧在心里唏嘘,此话来,她也是可怜的女人。

    望着无忧单纯的脸,张水灵又笑了,“你为什么叹息?为我吗?你简直太傻了。那场大火,烧死了长街上一半的人,能活着已经是大幸运。”

    她笑着凑近无忧的耳朵,轻轻道:“康无忧,再告诉你一件事。那场火是洛阳放的——”

    “不、不可能!”

    “也许我过很多谎话,但这句是真的。”张水灵抽回自己的手,拢紧身上的貂绒,“洛阳是个有仇必报的人,长街的人烧了他的家,把他赶了出去。他怎么会放过长街的人?”

    无忧咽了咽口水,慌地几乎要倒到地上。左手骨的痛,钻心刺骨的袭来。

    是的,他就是一个反复无常,有仇必报的人!

    “还告诉你一件事,他流落街头的时候,就入了青帮。你知道青帮是干什么的?西林地界上的坏事,十桩有八桩都是青帮人所为。洛阳一日为青帮的人,终身都是青帮的鬼。他永远都逃不脱他们的控制。”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张水灵脸上呈现淡淡的笑意,“我只想提醒你,莫凌云现在处境危险。”

    张水灵的话让无忧不寒而栗。皮肤上像爬满一层层的疙瘩。

    她把翡翠耳环摘了下来,塞到抽屉深处。咬着指头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思前想后,决定回家一趟,通知无雪,让无雪去再知会莫凌云心。

    “少奶奶,去哪?”

    无忧刚踏出房门,红柳就跟了过来,伸长胳膊挡在她的面前。

    “我回娘家!”

    “少爷了,那也不行!”

    “红柳!”

    “少奶奶,这都是为了你的安全!你的胳膊还有伤呢!”

    红柳不顾她的抗议,硬把无忧推回房间。

    “红柳,红柳——”

    两主仆还在争执,无雪已经跑着从外面进来。

    她哭着喊着,一脸哭相。

    “姐姐,姐姐——”

    “无雪,怎么呢?”无忧心惊地问,心里有种不啊薨的预感。

    “有事慢慢。”她把无雪迎到屋里,“红柳,快去沏茶。”

    红柳站着没动。

    无忧怒道:“你少爷只吩咐你不许我出门,没吩咐你不许我见客!”

    “那——倒没有——”

    “那你还傻站着!”

    “知道,知道。我就去沏茶嘛。”红柳一吐舌头,跑着出去。

    “无雪,究竟怎么呢?”无忧搂着妹妹问道,“你别急,慢慢。”

    康无雪哭得像个泪珠儿,“姐姐,姐姐,凌云失踪有几了——”

    无忧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姐姐,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无忧拉着妹妹的手,一五一十把张水灵临走时的话全告诉她。

    “姐姐,青帮全是地痞无赖。凌云可怎么办啊?”

    “无雪,你别急,别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