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 浮生——残梦(8)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81 浮生——残梦(8)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其中大部分也是因为洛阳的缘故,他的出身永远是一根刺,横在他心上,也横在陈家人心上。

    无忧怀孕,大家众星拱月般地围在她的身边,老太太不停地给她布菜,只嚷着,“多吃些,多吃些!”

    无忧进来后,张水灵就望着她耳朵上悬着的耳环。陈洛阳也看见了,拿筷子戳着眼前的粉蟹肉丸,笑着话,不动声。

    吃过晚饭,洛阳跟着无忧一齐回到房间。张水灵气得银牙咬碎,无忧一脸淡然。

    房间接了新式的自来灯,昏黄的灯泡盈盈柔亮,有些不知名的虫子扑着灯火而来。

    无忧刚解下头发,陈洛阳便装作无意地凑到她跟前,痞里痞气地拿手指捏起她的耳环,笑道:“好漂亮的东西,是今凤翔金楼送来的吗?”

    “不是!”无忧扭过头去,躲开他的碰触,“是我母亲给我的。”

    今日明明看见匣子空空如也,她现在冒出一对翡翠耳环。

    陈洛阳不怀疑,才奇怪!

    他冷哼一笑,捏起她的下巴,硬转过她的头和自己的眼睛对视,“别是哪条大灰狼给的?”

    “陈洛阳!”无忧恼恨地甩他一耳光,“别贼喊捉贼,我没你那么恶心!”

    他反手一把将她的手腕扣到身后,把她的手掌往后折去。

    “康无忧,你知不知道。我十二岁之后,就没有活着的人打过我……”

    “是吗?”她逞强着道:“我……可能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啊……“

    他的手掌在她腕骨处用力向后,她疼得皱紧眉头,再一使劲,她疼得脸都变了。

    “你今下午去哪了?”他阴森森地问。

    “不,不关你的事!”

    “是吗?”他再加三分力道上去,无忧感到自己的手像断了一样。

    “!”

    她倔强地咬住唇就是不。

    “不?”

    “不——”

    对峙之中,只听见手腕处传来一声骨头的脆响。

    无忧大叫一声,冷汗淋淋疼晕过去。

    手是真掰折了。

    红柳连夜请的接骨大夫来瞧的,不敢惊动老太太,悄悄地让医生从后门进来。

    无忧疼了一整晚,真是火辣辣钻心的疼。

    大夫给她的左手绑上了杉木夹板,嘱咐要好好休息三个月。

    出了这么大的事,陈洛阳一丝歉疚都没有。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连着几日他不是在洋行就是在水灵房里,并没有去看过无忧。

    无雪来看姐姐,担忧地:“姐姐,我看你不能再在陈家生活下去,陈洛阳这个人有些暴力倾向。他这次能折了你的手腕,下次还不知做出什么事情来?”

    无忧望着左手上的夹板,悲从心来。

    都怪她太轻易就爱上他,爱得全心全意毫无保留,才会被他一次次伤害。

    “无忧,我还能离开吗?”无忧黯然神伤,觉得这半年把一辈子该走的路都走完了,该吃的苦也吃尽了。

    “姐姐,只要你下得决心,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无雪打气道:“我们一起去国外,离开这里!我都安排好了!”

    无忧这里正在和妹妹絮絮,张水灵房里一片狼籍。

    她所有的东西都陈洛阳翻倒在地,衣裳、裙褂、棉被,最重要的桌上摆着的首饰。是她没来得及拿出去变卖的康无忧的首饰。

    康无忧是硬气的姑娘,大约也是嫌弃这些东西脏。张水灵食言而肥,她愣是没找她把东西要回去。

    陈洛阳坐在椅子上,赏玩着手里的南红玛瑙项链。

    “洛阳,我错了……”张水灵跪在他的脚边,嘤嘤滴滴地哭泣,清水般的眼泪簌簌落下。

    “别哭,”陈洛阳不看张水灵,眼睛直看着手里的珠子,“快起来,地上凉。你还怀着孩子。”

    他的怜惜让张水灵眼眶里溢过一丝欣喜,不敢太高兴了。扶着桌腿慢慢起来,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陈洛阳推过一张纸、笔到她眼皮底下,淡笑自若地:“些。”

    “写什么?”张水灵不解地问。

    “写一写另外首饰的下落,一样一样千万别漏了!”他脸上是笑的,语调却是冰冷无情。

    “想一想,哪些首饰进了当铺,哪些入了金楼?我若寻得回便好,若寻不回……我的恐怖,你是知道的。“

    他一阵冷笑,看得张水灵头皮发麻,表情害怕。

    她不敢个“不”字,哆哆嗦嗦拿起钢笔,在纸上一笔一画。

    陈洛阳是个什么样的人,再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他的决断、他的无情、他的冷漠……

    谁若是敢在他眼皮底下玩花样,就便是花样作死!

    片刻钟后,她脸雪白地把密密麻麻的纸推了回去。

    “就这些?”他问道。

    她点点头,马上又想起什么一样,把纸扯回去,在上面飞快写下一行字。

    陈洛阳看着那行字,嘴角跳动着扯了一下。未一语把纸叠好收到口袋。

    “你的房子的地契我也拿走了。”

    “洛阳,你——拿我的地契干什么?”张水灵呆然地问。

    “你以为,赊回这些首饰不要钱吗?”

    张水灵脸上像被人揍了一圈。她拉住他的手,苦苦哀求道:“洛阳、洛阳——我错了,好不好?你不要这样——”

    “灵儿,你不是最了解我的吗?当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被我发现的后果。”

    “脸——还疼吗?”陈洛阳伸手,用粗燥的手指在她梨花带雨的脸皮上刮了一下,娇嫩的脸蛋上惊现一道红痕,“那,是谁下手那么狠啊!连我也被骗过去了。灵儿,还记得长街上的那些邻居吗?”

    提到“长街上的邻居”,张灵儿的脸陡然变换了颜,惊惧和恐怖呈现在她脸上。

    “不、不要走!洛阳,不要走——”她哭着跪倒地上,声嘶力竭地拖住他的手狡辩,“洛阳,都是莫凌云指使我的,罪魁祸首是他,是他——”

    “你放心,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不!”张水灵死死抱住他的大腿,“洛阳,你要是不原谅我,今我就死在这里!”

    “想死就去死!”他烦躁起来,抬脚踢在她的肩膀上。

    张水灵哀嚎一声,凄厉地控诉:“陈洛阳,我怀了你的孩子!”

    “张水灵,你别自欺欺人!那孩子是不是我的,你自己心里有数!”

    张水灵身体颤颤,嘴唇在不停哆嗦。

    “你既然晓得,为什么还——”

    他冷漠一笑,头也不回地道:“因为他是贱种,我也是贱种。同为可怜人,我愿意赏他一个身份,给一口饭吃。但是你得寸进尺,什么都想要!”

    张水灵跌坐在地,她已经摸不清这个男人的想法。他的皮囊下面究竟装的是怎样一颗心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