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 浮生——残梦(7)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80 浮生——残梦(7)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无忧无奈地接过纸,扫视一眼,“孩子还没出生,谁都不知道他的生辰八字。这学名还是等他出生后再。只是……”她的手指指着“安”字道:“我喜欢这个安字,做父母的总希望孩子平平安安,哪怕傻一点蠢一点都没关系。”

    “我们的孩子又怎么会是呆、蠢呢?”他十分开心地:“将来不管男女,乳名就叫安安,好不好?”

    几家欢喜几家愁,无忧这边热热闹闹,张水灵就委屈失落。她颇不甘心。借着肚子里的孩子,逼着张妈三番五次来请洛阳过去。

    六十岁的张妈两头奔波,看得人十分不忍。

    午饭过后,张妈又来了,两只眼睛肿得红红,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

    洛阳冷眼旁观,没有挪脚的意思。张妈无奈,哭着走了。无忧叹息一声,走到他身边,推了推他。

    “你就去看看。”

    “不去,”他闭目躺在窗下的贵妃榻上,甚至是开玩笑地调侃,道:“要去你去。”

    无忧脸一白,恼恨地在他胳膊上狠掐一下。眼睛倏然发烫。

    他就是这样,常常伤人而不自知。

    “少奶奶,你又何必哩!”红柳在一旁多嘴,道:“有些好人是做不得的!你做了好,未必别人会领你这份好的情!”

    无忧无言,独坐到梳妆台前,想梳头,打开紫檀匣盒子才发现里面是空的。

    她刚想关上,洛阳的手就压了上去。

    “你的首饰呢?”他问。

    无忧不语,拿开他的手把首饰盒盖上。

    “我知道,你把首饰给了情郎了!”

    无忧赌气地:“我给了大灰狼!”

    “好啊,我看是哪只大灰狼,敢拿你的东西。抓到后,我非要扒了它的皮不可。”

    陈洛阳笑笑,掐掐她的脸蛋。

    “这可是你的,别到时候舍不得!”无忧挡开他的手,冷笑道。

    她不冷不热的态度怼他,洛阳也不恼。下午请来凤翔金楼的伙计,拿来各种金银玉器首饰,让无忧挑选。

    琳琅满目的首饰在房间铺陈开,耀得满屋生辉。

    “这个不错。”他饶有兴趣地拿起一个龙凤手镯,往无忧洁白的手腕上戴去。

    “少奶奶,皮肤白,最适合戴着黄澄澄的龙凤镯子。”伙计眉开眼笑地把配套的金项圈递过去,道:“这项链和手镯是一对。”

    “我不需要!”无忧褪下手里的镯子塞回到他手里,“我还约了人,不陪了。”

    完,她提起包就走,也不顾身后人事什么样的反应和感受。

    秋日的,昨日还是大雨暴注,城市像汪了海洋一样潮湿。今就是暖暖的日阳,气无比的好。金黄的银杏叶片像一把把的扇子掉落在地面上。走在上面的康无忧落落寡欢。

    刚刚她是不得不逃离,她害怕再靠近,又会沦陷于他反复无常的温柔。

    难道她的宿命便活该如此吗?

    肚子里有了他的货,要走也便得不那么坚决。

    唉——

    无忧来到莫姐姐的裁缝店,来拿新做好的裙子。

    格纹的亚麻贴身旗袍,波浪状的方块格子,盘花对襟扣子,在锁骨下堪堪扣上。

    “真是好看。”莫姐姐蹲在无忧身后把裙角拉平了,“这块布料撂在柜子一年多,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无忧你穿,最好不过。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无忧对着更衣镜深呼吸两次,轻轻:“莫姐姐,帮我把胸部改改,现在就有些紧,再过一阵,恐怕会——”

    她的声音越越,莫老板抬头,看见她满脸红云。

    “你——是不是——”

    “嗯。”

    无忧点头,满团红霞。

    “无忧,恭喜你啊!要做妈妈了。”

    无忧重重叹气。

    “怀孕是好事,你为什么还满脸忧愁?”

    “姐姐,你不懂!”莫凌云端着茶水进来,他看着无忧,一脸煞白煞白。然后又低首看着自己的茶盏,道:“不知道你怀孕了,绿茶寒凉,我去换红茶——”

    待他换了红茶回来,房间里只有无忧一个人。她依在窗边看街上的风景,面目孤寂,像离枝的花朵,脆弱无依。

    无忧看见莫凌云进来,忙站起来。

    “来了客人,莫姐姐去前面招待去了。”

    莫凌云的心颤颤的疼着,他痛苦,为什么每次他刚向她靠近一点,现实就把他们推得更远一点。

    “喝茶。红茶。暖胃。”

    “谢谢!”

    在挂满绸布面料的房间,两人的鼻腔盈满了新缎子芬芳。

    两人久久无话,昨日,今日因为一个未成型的生命而让他们恍如隔世。

    外间客人的笑声越来越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我先走了。”无忧放下茶盏,告辞。

    “我送送你。”

    他搁下茶杯和她一起出门,从繁华的马路来到安静的青石巷。

    莫凌云鼓足勇气,从怀里拿出翡翠耳环,“无忧,这个耳环,物归原主。”

    她有些惊喜,更多是惊讶。

    “你怎么拿到这对耳环的?”

    “有些事情,只要肯想,总是有办法的。”

    无忧欣喜地收下耳环,道:“可是我现在没有钱,你这赊耳环的钱,我暂时没办法还你。”

    “见外!我们之间还需这个吗?”

    无忧笑笑着揶揄,“确实。等你成了无雪的丈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一句玩笑,让莫凌云从脖子红到发顶。他不好是,更不好不是。一路无话把无忧送回陈家。

    日落时分,倦鸟归巢。黄昏的光影是一中最不知如何消磨的时候。夜晚尚未来临,白昼已到尾声。

    无忧回到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陈洛阳和红柳都不知去向。

    她走到梳妆台前,打开首饰匣子,里面满满装上一匣子的金银珠宝。

    那密集的满档,让她不禁想起杜十娘的百宝箱。

    当年,杜十娘一样一样把宝贝撒到江心之中时,是否就如她现在一样,把这珠宝弃若粪土。

    康无忧感到一阵心酸的疼痛和无奈,手滑到平坦的腹。

    新生命把她和陈洛阳紧紧连接在一起,从此往后,真的要是荣辱与共,祸福与共。

    “少奶奶,你回来了啊!”红柳在门外嚷道:“大家都在等你吃饭呢!”

    无忧收拾起情绪,擦了擦眼角的残泪。

    活泼的红柳蹦蹦跳跳进来,走在她身后问道:“少奶奶,你看见首饰了吗?都是少爷给你买的!今的凤翔金楼可乐坏了。少爷一个人做了他们金楼半年的生意!少奶奶,你试试这镯子和项链,还有这耳环——”

    “不要!”无忧厌恶地躲开,她一看见这些东西,就想起张水灵和他的背叛。

    “少奶奶,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身上太素净,老太太会问的!”

    无忧从提包里拿出耳环递给红柳,道:“我就带这副耳环。”

    “咿,耳环怎么又回来了?”

    “你别问那么多,好不好?到底谁是主子!”

    “好。你是主子!”完,红柳拂起她耳旁的头发,把耳环心地戴上去。

    “少爷,还在家里吗?”

    “少奶奶不是不问吗?”

    无忧气红了脸。

    红柳嘴巴一嘟,道:“少奶奶你非要出门,少爷可不就被那些贱人给拖去她屋里了嘛!”

    “傻瓜!”无忧回头,葱白玉指在无忧额头点了一下,道:“他要是不想走,谁能拖得动!”

    可见,他的心还是有一部分在张水灵身上。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可真算得上是其乐融融,和谐共处。

    老太太在、陈洛阳在、陈展姚在,张水灵也在,这对于陈家是破荒的。

    旧式大家族中,妾是没有地位的存在,生的孩子可以上桌吃饭,妾只能站着。老爷亡故,妻子可以把妾或卖或遣。陈老太太又最是讲究门第、规矩、贞洁的人,当初风,骚十七娘生了洛阳都不得进门,而被逼得要去重过皮肉生涯。和她比起来,今日张水灵的待遇要好得多得多。

    这其中大部分也是因为洛阳的缘故,他的出身永远是一根刺,横在他心上,也横在陈家人心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