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8 浮生——残梦(5)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78 浮生——残梦(5)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红柳像豹子一样挡在他面前,道:“少爷,你为什么一回来就打少奶奶?”

    “滚开!”陈洛阳一把将红柳掀开,凶神恶煞指着无忧的鼻子骂道:“康无忧,你今是不是去找灵儿?”

    无忧捂着肿高的脸,眼睛模糊地看不清他的面孔。

    “你真的好狠!把灵儿打成那副模样,把她的家全毁了!”

    “我没有!”无忧哭着吼道。

    “没有,难道是灵儿自己打自己,自己砸自己!”陈洛阳怒火中烧又举起手来。

    红柳狠狠把他推开,像母鸡护住无忧,眼睛也含着眼泪,道:“少爷,你不可以打少奶奶,更不可以因为外面的女人打少奶奶!”

    无忧像孩子一样窝在红柳的怀里哭得崩溃,“我根本没有……我走的时候,她明明还好好的……”

    “我不要听你的解释!”

    陈洛阳把手一挥,转身又冲了出去。

    “洛阳少爷真是疯了!”

    那一夜,陈家府邸灯火通明,陈洛阳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当晚就把水灵儿带入了府。外面吵嚷叫闹,人来人往,无忧躺在床上,默默地静静流了一夜眼泪。只有红柳守在她的身边拿手绢儿擦了一夜。

    第二早上,无忧多想眼不见为净。但是,桃妈妈来请她,老太太在萱草堂等着。

    “桃妈,是只有老太太在,还是——”

    “少爷也在,”桃妈同情地看了无忧一眼,垂下眼道:“还有那位堂子里的女人也在……”

    红柳气得咬牙,无忧迅速擦去坠下两颗清泪,道:“红柳,帮我更衣。”

    “是。”

    无忧换好衣服,和红柳、桃妈一齐往萱草堂走去。

    短短的一截路途,无忧从没有觉得那么长又那么短过。刚入萱草堂的大门就听见里面沸扬的声音。

    “倌人怎么呢?十七娘是倌人,我是倌人儿子,娶一个倌人夫人合情合理。”

    “放肆!”陈老太太气得拿拐杖在地上猛敲,“陈洛阳,你是倌人生的,身上也还有一半陈家的血脉!我不允许她进门!”

    无忧听得呼吸困难,手指紧紧抓住红柳的胳膊。

    陈洛阳扬起声音,淡淡道:“奶奶,灵儿怀孕了。”

    完,他一旋身,刹那冻住,无忧正站在门口,愣愣看着他。

    两人久久相对,俩俩无言。

    红柳坏丫头,特意为无忧挑一件立领对襟的鹅黄滚青黑边的夹旗袍,清秀淡雅,不需任何首饰,一张清美的秀丽面容就把张水灵打败下去。

    张水灵站在陈洛阳身后的角落,看着无忧时,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陈洛阳咽了咽口气,心虚地偏过头,不敢多看她的眼睛。

    他也知道,张水灵被打这件事蹊跷良多。但不知为何,他就是顺着灵儿的戏码演了下去。

    “老太太,少奶奶来了。”桃妈扶着恍恍惚惚的无忧走到陈老太太跟前。

    “奶奶。”心痛到再无以复加的时候,人大概就麻木了。无忧不禁佩服自己竟然还能挤出微笑。

    “无忧啊,你看这怎么办?”陈老太太长叹口气,握着无忧冰冷的手轻轻抚摸。浑浊的目光嫌弃地在张水灵脸上扫过,不由地落在她暂时还稍显平坦的腹部。“孽障!孽障!无忧,我全听你的,你允不允她进门?你要是不——”

    “奶奶,我允。”无忧看着陈老太太,苦笑着缓缓道,“她都有了孩子……”

    “无……无忧……”

    陈洛阳脸上一阵发烧,心里突然为无忧涌起无数的忧伤和难过。

    ———————————

    张水灵的入门仪式进行得极为仓促和草率,陈家是有意敷衍,故意冷落。不管张水灵如何大吵大闹,陈洛阳也都没有如她心意的大操大办。甚至拨了最冷僻的西院给她居住,美名其曰安心待产。

    “少奶奶,你这奇怪不奇怪?”知道无忧心情不好,这些日子红柳总要和她些话来逗闷子。当然有许多关于张水灵不好的话,则更是要出来让无忧解气。“少爷开始吵着闹着非把这如夫人娶回来,现在真娶回来了,扔在家里就不管了。听,少爷没去过她房里几次,每一次都是她哭闹得不行求着少爷去的。真是活该,这就是叫现世报!”

    无忧坐在窗下,秋阳高照,萎黄的树叶成片飞下。

    “少奶奶,少奶奶,你有没有听我啊?”

    无忧扯了扯嘴角,表示听见了、知道了。

    “少奶奶,你为什么少爷把他娶回来又不去看她?”

    无忧苦笑,这还不简单,得到了便是嫌弃。她如是,张水灵也如是。

    “少奶奶,别想不开心的了。”红柳笑着在无忧耳边:“少爷刚才又派人送礼物来了。指粗的金手镯,成好,款式也不赖。少奶奶,你试一试?”

    “我不试!”无忧推开红柳递过来的手镯,转过头,厌恶地道:“去把我的风衣取来。”

    “少奶奶,你要出去?可是少爷嘱咐过他会回来吃饭——”

    无忧不等红柳,干脆自己起身去拿衣帽架上的风衣。

    “少奶奶!”红柳着急地拖她的手,道:“少奶奶,你就等少爷回来嘛。老太太也了夫妻之间,以和为贵的好。”

    无忧拂开红柳的手,径直往外走去,红柳不依不饶追着赶着,“少奶奶,少爷回来不见你,教我怎么?”

    无忧站在门口住了步子,手指抠着门框,咬牙道:“就,请少爷好好吃饭,不用等我。”

    “少奶奶!”

    无忧几乎是跑到大街上,寒风阵阵,贴着地面钻入她的裙子。人冷、人心更冷。她不知道为什么,本以为会幸福圆满的婚姻会直转急下,像失了线的风筝,一顿乱飞。

    在街上徘徊踟躅,不知不觉来到第一次见面的教堂。

    秋阳西下,黄叶飘零,青灰的教堂更添三分肃穆与安宁。

    无忧推开厚重的大门,脱帽入内,跪在庄严的圣母像前泪水滂沱。

    她不知做错了什么,更不知为何他会突然变成这样。

    哭了许久,只到一只温柔的手搭在她的肩上。是无雪红着双眼,和莫凌云一起站在她的身后。

    ”姐姐。”

    “无雪!”

    两姐妹抱头痛哭。

    莫凌云伤感地安慰道:“无忧,别哭了。我是来帮你的。”着,他从怀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纸张。“这是福利院的收养契约,上面有十七娘的亲笔签名。时间、地点都对得上。”

    无忧挂着泪水,愣愣地看着他。

    “你拿着这张契约就拿住陈洛阳的命门,不但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更能毁了他!”

    无忧看着那张泛黄的纸,不敢伸手去接。

    “姐姐,拿着!”无雪把契约塞到无忧手里握紧,“有了这个,你就可以要求陈洛阳把张水灵撵出去!他要是不肯,就把契约交给陈老太太,让他和张水灵一起滚蛋!”

    无忧心惊肉跳,手里握的仿佛不是契约而是火红的热炭。她看着妹妹,无言地问道,拆穿了陈洛阳的身份后,她又该如何自处?

    无雪叹息一声,把无忧紧紧抱住,在她耳边道:“姐姐,你回家。就当做了一场噩梦。忘了它,重新开始。”

    无忧身体一抖,把头靠在妹妹的肩头。

    回家?多美的词,她是真的累了,想要回家。

    无忧从教堂出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和无雪、莫凌云一起去饭馆吃饭,看了场新电影。待她回到陈家时,夜已经很深。

    沉沉黑夜,秋霜侵人。院落之中的银杏黄叶已经铺了厚厚一层。

    没有看见他在屋里,无忧松了口气后又感到一点点的失落。

    “少奶奶,少爷是吃了饭出去的。好像是在大华还有应酬,听还是为了贷款的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