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7 浮生——残梦(4)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77 浮生——残梦(4)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无忧擦着眼泪,道:“我没什么打算,只希望他……能和那女人了断,然后回来。”

    “这个不难。”莫凌云轻语道。

    “你有办法?”

    “大办法没有,办法还是有一点的。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她们这些风尘女子要的无非是钱、是钞票。”

    无忧升起一丝希望,道:“真的!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给她。”

    “那就好办了。”莫凌云道:“不如,我们去枇杷巷走一趟,和那个女先生谈一谈。万一她愿意呢,是?”

    听到这些话,无忧心里又升起希望。她忙拿出贴己,准备了珠宝和钞票和无雪、莫凌云一道去会会这个张水灵。

    ——————————

    最近几日,陈洛阳确实多待在张水灵这。但他不全是为了寻欢作乐。麻绣贷款的事终每个落实的,有两三家银行、钱庄表示有些兴趣,他总要活动活动,多去应酬。眼看着时间一一溜走,真是心急如焚,又毫无办法。

    他心里烦闷,在枇杷巷里脾气也很不好,对张水灵也是摔摔骂骂,态度恶劣。张水灵也哭了好几遭,自己偷偷抹眼泪儿。

    无忧要来枇杷巷的消息,张水灵早接到莫凌云的电话。搁下电话,她的嘴边燃起一朵冷笑之花。

    康无忧,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

    如果没有无雪和莫凌云陪着,无忧是绝没有勇气跨入女寓所这种地方。她以为这里会像书里写的那样装潢奢华荼靡,女人庸脂俗粉。但没想到,寓所里面清淡素雅,院落也没有海棠、芍药这样的荼蘼之花,而是种着两尾凤竹正迎风摇摆。

    张水灵未施粉黛,一身素白,如秋月一般站在屋内。

    无雪和无忧对视一眼,这个女人和印象中的风尘女完全不一样。

    无忧打量张水灵,张水灵也在打量无忧。她叹无忧端庄优雅,艳丽无边。再美的花在她身边也会黯然失。

    见面之初,大家还算克制,无雪面上有些愤然,言语还算得体。

    莫凌云拿出财帛,把无忧的意思向张水灵转达。

    张水灵梨花带雨,洒下几滴眼泪,悲悲切切起,她和洛阳相识于微,又有患难的真情,实在不忍如此离开。她情愿入府做婢、做奴服侍左右。

    无忧一听,心里凉飕飕的。她和无雪年轻皮薄,不知如何回话,来劝人的反被人拿住。

    “张先生如果要这么就没有办法了,既然你这么想去陈家做婢女。无忧你就收了她去,放在屋里端茶倒水,做个粗使丫头——”莫凌云着话,伸出手去把桌上的钞票作势扫到怀里。

    “慢着。”张水灵的手按住他的胳膊,一改刚才的悲切,笑着道:“莫先生,好话好好。”

    无雪眼睛一亮,马上道:“张先生,我们何不真诚一点,打开窗亮话!我看,你也并不是真的想去陈家。”

    张水灵抿嘴,脸上尴尬一笑。

    “张先生,是对钱数不满意吗?”

    “少奶奶聪明。”

    “你要多少?”

    “再加一倍。”

    无雪大抽一口冷气,啐道:“你以为你是金子打的啊!把你换成黄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

    张水灵咯咯笑着,她不看无雪,眼睛一直看着无忧,柔柔的道:“我一个倌人千人骑万人压,怎么能值这个数?在少奶奶心目中,值钱的是陈洛阳,不是吗?”

    无忧深吸口气,道:“好。”

    为了马上凑够钱数,无忧把身上最后的耳环、项链也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姐姐!这耳环——”

    无忧伸手拍了拍妹妹的手,道:“身外之物而已。”

    张水灵笑着捏起绿碧莹莹的翡翠耳环戴在自己的耳垂上,摇着脑袋笑道:“各位,我戴这耳环也不错。哈哈,哈哈哈——”

    无忧拉住暴怒的妹妹,轻轻道:“张先生戴这耳环当然也是好看的。其实我来之前心里做了最坏的准备,我想,如果张先生和洛阳之间真有难以忘怀的感情。我愿意做出牺牲和让步。但是,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珍珠和感情,张先生选择的是前者的话。就请你到做到,收下珍珠,放下感情。”

    张水灵气得脸煞白,完全没有刚才的温婉可人,一拍桌子,尖利地嚷道:“你给我滚!”

    “走就走,我还怕你这地脏了我的脚!”无雪一扬手拉着无忧就走。走到门外咯咯笑道:“姐姐,你刚才的话太解气了!”

    无忧笑笑,夕阳下,两姐妹挽紧手臂。

    莫凌云去而复返,离开枇杷巷后,很快又出现在枇杷巷里。他像幽灵一样闪身进入寓所。此时,张水灵正站在房里等他。

    张水灵披散着头发,脸上奇异带着一股凶狠的笑意,向他伸出脸去,道:“快些来,洛阳要回来了!”

    莫凌云嘴角扬起,了一句“得罪”,甩手便是一个大耳光子抽了过去。张灵光顺势倒在地上,人还未清醒,莫凌云拎起她来又是几掌耳光,走得她面部青紫,口唇流血。她像破布娃娃倒在墙边,指着房里的家具,道:“砸!通通砸了!”

    莫凌云走上去翻倒了桌子、砸了家具、摔碎了碗盏。

    噼里啪啦的脆响中伴随着张水灵张狂的笑声和叫声,“砸、砸、砸得好,好得很!”

    屋里终于一片狼籍,张水灵满意了,幽幽的眼睛盈上泪光,声音冰冷地对莫凌云道:“你可以走了,我要在这等着洛阳回来。钱我们一人一半,搭档关系就此结束。”

    “谢了。”莫凌云接过抛来的钱袋子,掂了掂里面钞票重量,将其收到怀里。

    他没有直接出门,而是走到张水灵的身边,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笑道:“张先生,我给你添添柴,让这苦肉计还演得更真些。”

    “什么意思?”张水灵话音未落,双耳之上一阵剧痛。她尖声叫道,“啊——”耳上顿时鲜血淋漓。

    “你,你——”

    莫凌云心的擦去翡翠耳环上的血迹,道:“张水灵,你不配拥有无忧的东西。”

    ——————————————

    康无忧回到陈家,已感到是身心俱疲。红柳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嚷道:“少奶奶,少奶奶!我们快报巡捕!家里遭贼了!你的首饰盒——”

    红柳再看无忧的耳朵、脖子,叫道:“少奶奶,你的翡翠耳环呢?你最喜欢的,还是你父母传给你的——”

    无忧心里痛得不得了,伸手握住红柳的手,道:“红柳,我们进去。不了,好吗?”

    红柳看她面容憔悴,“喔”了一声把无忧扶了进去。

    无忧无力地靠在床上出神,红柳忙把梳妆台上的空空如也的首饰盒收到抽屉里。声嘟囔道:“少奶奶,没得首饰,明日怎么配衣裳啊!这出去见客、会友没首饰很寒戗的。要是老太太问起……”

    “就,泽不亮,让人拿到金楼去炸一炸成去了。”

    “没道理,总是炸成?”

    “红柳,求求你让我安静安静。”

    红柳嘟起嘴,嚷道:“少奶奶,你今日安静了,明日可就不得安静!”

    “我情愿过了今日算一日。”

    两主仆叨叨半日,无忧心情总归沉重。晚饭只喝了半碗汤又歪在床上。刚才一时只想把事情了断,把自己陪嫁的珠宝都送了出去,万一……

    正在这时,突听见老妈子在门外嚷道:“少爷、少爷回来了!”

    “少奶奶在哪里?”

    红柳跳起来道:“少爷,少奶奶在房里。”

    无忧心间一烫,周身像有暖流汇过一样。她站起来,看见他从屋外快步走来。

    “洛……”

    她还未完余下的话,脸上猛挨一掌,清脆的耳光声震惊屋里所有人。

    红柳像豹子一样挡在他面前,道:“少爷,你为什么一回来就打少奶奶?”...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