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6 浮生——残梦(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76 浮生——残梦(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红柳捂着被打痛的地方,红着眼睛跑走。

    无忧望着红柳的背影,心里气愤不已,红柳可是她的丫头,怎么轮到陈展姚来教训!

    “堂表哥,你到底有什么事?”无忧寒着面,语气隐然怒气。“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我也该回去了。这廊子里风大,仔细吹病了。”

    “呵呵,呵呵。”陈展姚腆着脸凑过来,道:“弟妹,我当然是有事。还是关于洛阳的事……”

    无忧眉心一跳,抬眼看他。一双亮的眼睛看得陈展姚猛咽口水,“弟妹,我真是瞧着你可怜。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陈洛阳在外面有一姘头。”

    “你、你胡!”

    “呵呵,我胡什么!”陈展姚腰杆挺得直直地道:“我的人跟着他去的,那女的是枇杷巷挂牌的女先生。呵呵,你不知道什么是女先生?就是高级妓、女、交际花!洛阳给她置房产、打首饰、两人还去荡马路、吃西餐。夫妻一般模样好不恩爱。”

    无忧呼吸像凝滞一样,旋地转,五脏剧捶。身形摇晃着,几乎要摔倒地上。

    “弟妹,心。”陈展姚趁人之危地扶起她的腰肢,眼睛的余光溜到无忧的腹部,笑嘻嘻地道:“奶奶得对,地是好地,但也需要条好牛来耕——”

    无忧起得发抖,挥手便是一个耳光重扣在他脸上。陈展姚被重力甩打到地上。

    “下流!”

    无忧朝他脸上狠啐了一口唾沫。

    ——————————

    无忧的心情已经够不好的,下午接着又收到水灵儿让人送回来的西装。

    西装已经经过水灵儿的特别“处理”,口红、香水、长头发,皱皱巴巴的折痕道道一样不缺。看到西装的无忧气得要立马撕了才好。

    陈洛阳在外奔波一,四大银行和钱庄都把他拒之门外。回到家里已经心力交瘁。看到正坐在窗下生气的无忧完全不知发生何事。

    他心不在无忧身上,也没发现她的异常。吩咐红柳打水进来,自顾自地脱了身上的西装挂起,刚要摘手表。无忧气汹汹地指着桌上水灵儿送来的西装,问道:“你不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他伸过脑袋,看了看西装后,又转头去拿毛巾洗脸。

    “这是什么?”无忧指着西装质问他,满腔的怒火已经压抑了一。

    “西装。”他轻松地,顺手把毛巾扔在盆里,隐隐满怀怒气。“你没长眼睛,不会看啊。一件西装!”

    “一件西装?在你眼里它就是一件西装吗?”无忧哭着道,脸上泪水横流,双手在西装上翻检,把那些证据拿给他看,“你不是西装落在洋行吗?为什么是公寓的人送回来的?你昨晚是不是,是不是……”话没完,无忧已泣不成声。

    “是,是、是!你什么都是!”陈洛阳伸手“咣当”一声掀翻了脸盆架上的铜盆,盆里的水泽翻泼满地,泼得满屋透湿。

    无忧吓坏了,有水泽顺着腿地曲线一直淌到鞋子。她震惊地看着他英俊的脸蛋变得狰狞起来。

    他瞪着无忧,转身即往门外走去。

    “洛阳,你去哪儿?”无忧后知后觉,哭着出来拉他袖子。

    “不要你管!”他猛然掀开她的手,无忧摔到地上。

    无忧“哇”地一声痛哭出来,打水回来的红柳忙放下水桶去拦陈洛阳,鼓起腮帮子喊道:“少爷,你太过份了!少奶奶又没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坏!”

    “滚!”陈洛阳大手一拨,掀开红柳,径直往前走去。

    茫茫夜,他很快消失于秋夜之中。

    ———————————

    陈洛阳这次一走,三都没回来。陈老太太派了许多人去寻。人是找到了,在枇杷巷,就是不肯回。

    陈展姚这个人,自然不放过这样的机会,夹枪带棒在老太太面前阴阳怪气地,底下只有不贤惠的妻子才留不住丈夫。

    老太太好不容易寻回的孙子,亲不亲单,要紧肯定是相当要紧的。唤过红柳和无忧房里的老妈子,仔细问了洛阳冲出去的原因情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对无忧道:“无忧,我早就过,洛阳这个孩子难教难服。你最重要的是赶紧开枝散叶。而且,这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有些事情你睁只眼睛闭只眼睛,大家得过且过。唉——你让我怎么呢,现在他还没把人领回来,你就这么受不了。往后,他要是几房夫人娶回来,你且不是要哭死吗?”

    听他要几房姨太太的娶进门,康无忧感到心都碎了。她话都讲不出来,伏在老太太的膝盖上哭得悱恻,难道就因为她是女人就理当容忍他在外寻花问柳吗?

    陈老太太抚摸着无忧乌黑的头发,心疼地:“罢罢,你也别哭了。桃妈,你去唤章管事的来。我来问问这枇杷巷的女先生和洛阳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无忧收拾了眼泪,站到陈老太的身后。

    章管事进来,先向老太太和少奶奶行礼,然后道:“枇杷巷的女先生张水灵和少爷青梅竹马。前几年,张水灵的家在的街被火烧了,弟弟受了重伤。为了救弟弟,家里人只好把在中英街帮佣的她卖到堂子做起倌人。后来遇到少爷,少爷怜惜她可怜,就帮她赎身,安置在枇杷街。这都是少爷和少奶奶成亲前的事。”

    陈老太太叹息一声,看着无忧苍白的脸:“原来都是旧姻缘。无忧,我看——“

    无忧呜咽一声,转身跑出了萱草堂。

    这样的难过真是无法言地痛苦,他不回家,她就像没有目标的虫,从房间的这一头爬到另一头。委屈到了极点,在长辈面前还要强颜欢笑,也只有在无雪和莫凌云面前哭诉。

    无雪是块爆炭,看到姐姐伤心简直比自己伤心还要难过,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真是傻!怎么能任由他们欺负你!都什么时代了,还要容忍男人三妻四妾!你好歹也是读了书的文明人啊!”

    一听这话,无忧哭得泣不成声,两颗眼睛肿得像核桃。

    “无雪!你就不能好好话,无忧是你姐姐!”莫凌云出言喝止无雪,不忍地忙安慰无忧道:“,无忧,无雪心直口快,你别往心里去。多无益,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打算?”

    “打算?”无忧一脸茫然。

    莫凌云淡淡一笑,“当然。你必须有个打算我和无雪才能帮你。”

    无忧擦着眼泪,道:“我没什么打算,只希望他……能和那女人了断,然后回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