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2 微澜的爱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72 微澜的爱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么多年,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啥子方法都用上了,谷自新就是——不买账!

    “你别怕!”陆西法笑着:“这次法哥哥给你撑腰,一定要他痛哭流涕向你赔礼道歉。”

    听到这样暖心的话,微澜仍不住激动得泪流满面,“法哥哥……你对我真是太好……”

    陆西法带着宠爱地摸了摸微澜的头,他发现,季家的三姐妹,大约是从失去父母的原因。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特别的渴望去爱与被爱,又特别容易在爱中受到伤害。

    她们就像温室里最美丽的花朵,沾上风和日丽的雨露分外娇媚,遇到室外的狂风暴雨又让她们迅速凋零。

    关于和谷自新的未来,微澜一时半会也拿不出决定。

    十二岁时就爱上的男人,好不容易变成未婚夫。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是儿时梦想成真。

    可是,结婚了若还是不相爱,丈夫就要变成前夫!

    任何一个女人遇到这问题都会举棋不定。

    “那就先稳妥着走。”陆西法建议她道。

    “什么叫稳妥着走?”

    “就是,我们先叫他后悔。你把主动权先拿在自己手上。”

    “他怎么会后悔呢?法哥哥,我不懂你的话。我搬出来的时候,你不知道,他用多嫌弃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是臭虫一样!”

    陆西法微微一笑,贴在她耳边,笑道:“做我的假女朋友,他绝对会气得七窍生烟。”

    微澜眼珠儿一转,顿时呵呵笑道:“让我做你的假女朋友?法哥哥的算盘打得妙啊!那请问,这女朋友要不要告诉我姐姐是假的呢?”

    只要不是谷自新的事,微澜的智商马上在线。

    “你呢?”他愉快地反问。“一石二鸟,不很好吗?”

    微澜眯着眼睛点头,摊开晶莹的手掌道:“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法哥哥,我啊,最近看中一条钻石手链。爷爷和自新都嫌贵,不肯买给我。它就在你们商场——你可不可以——”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笑着在她掌中拍一下,大方地道:“你去买,我签单。”

    “谢谢,法哥哥万岁!”

    这是两人合作的开始,心怀鬼胎,各打算盘。

    嫉妒往往是爱情最好的催化剂。

    女人最会嫉妒的是生丽质的女人,男人嫉妒的是难以企及的财富和权力。

    陆西法和微澜在千山湖的亮相是在微尘眼睛里埋下一根针。也让陆西法有了更多出现在季家的理由和借口。

    回到江城,微澜和他便明目张胆的四处活动,一齐做剪彩嘉宾、一齐出席重要的商会、一齐去舞会、一齐做慈善、一齐逛街、吃饭……

    无时无刻不在谷自新和他周围的朋友圈里晃荡,给谷自新上眼药。

    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

    你嫌弃到死的女人突然被一个比你强千倍的男人捡起来当成宝贝,还要目睹你的女人日日夜夜在朋友圈秀恩爱。

    谷自新的女朋友在朋友圈秀一个五位数的香奈儿,微澜马上秀一个六位数的爱马仕限量。女朋友秀一个海岛度假游,微澜马上秀一个迪拜奢华趴。女朋友幽怨地,坐私人飞机就是冷清。微澜马上回敬,你真不必为我专开一条航线,这样太寂寞。

    女朋友秀恩爱的背后,往往终极比拼的是男朋友。男朋友的财力、实力、能力和颜值。

    陆西法样样在线,分分钟打脸谷自新,甩他一百条街。

    随意拍一张陆总裁的侧颜放在朋友圈,也是低调奢华完胜婊。子。

    谷自新来找季微尘诉苦,微尘也莫可奈何。

    这娘要嫁人,要下雨,谁阻止得了?何况,最近微尘身体也颇不舒服。常常感到倦怠,无力,昏昏欲睡。

    谷自新三番五次地找来,他真是怄不下这口气。

    听,陆西法又带着微澜去参加汪家的公子满月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谷自新文不过他,武不过他,不去不甘心,去了又丢脸。

    听了他的抱怨,微尘也很无奈。

    “最近,微澜也是各种躲着我不见。”看在谷自新还是微澜未婚夫的份上,她无力地道,“哎,我去找微澜谈一谈。”

    —————————————————————

    今日汪家又开宴席,地点还在富丽华庭。上次季微尘来参加的是汪老爷子娶娇妻,今日便是儿满月。

    掐指一算,这才半年呢。可见,汪老爷子和娇妻是奉子成婚无疑的了。

    娇妻也真争气,一索得男,喜得老爷子嘴都合不拢嘴,整个人都年轻二十岁。

    看见汪钟情赔笑着忙前忙后招待客人,微尘心里特别有点过意不去。

    她上次真真是大嘴巴,要他妈妈给他添个弟弟。没想到,这弟弟还真就呱呱坠地。

    富豪之家多一个兄弟真不是事,别的恩怨情仇不,遗产立马缩水一半可是不争的事实。万一,老爷子再被妻子迷了心窍,损失的可能就是一大半财产。

    微尘决定过去安慰安慰汪钟情。

    “钟情哥哥。”

    “微尘。”看见微尘出现,汪钟情的脸上喜顿消,变成一张苦瓜脸,“你这家伙还敢来,都是你这乌鸦嘴咒得我,好的不灵,坏的灵!”

    他也是玩笑,这事且能咒成的!

    微尘笑道,“我自罚三杯向你赔罪!”

    “你这丫头确实是要陪哥哥喝几杯,哥哥心里烦死了。”汪钟情唉声叹气,看见微尘拿起一杯红酒,忙:“喝这个怎么带劲?该喝白的、白的!”

    失意人最大,她只好放下红酒,取了一杯白酒。浓郁的甘香扑鼻而来。微尘抿一口,喉咙里烧辣烧辣的。

    汪钟情端着酒杯和微尘站在角落大吐苦水,到伤心处眼泪汪汪。

    老父添子,弟弟和相差近四十岁,他可成为了大家的笑话。那些狐朋狗友没有不奚落玩笑他的。

    微尘一边听着一边唏嘘,不知不觉又喝了一点。

    好在好酒不上头,喝完之后,她感觉还行。两人絮叨一阵,汪钟情不得不走的时候,微尘才问:“钟情哥哥,看见我妹妹了吗。”

    “微雨?她不是和玄墨在一起吗?我帮你去找——”

    “不是。”微尘一把拖住他的手腕,一张俏丽的脸蛋染上酒精的熏蒸后更显红晕,“我不是微雨,你知道我的是谁。”

    江城多大?最近圈子里热闹的一是汪家添孩,二就是季微澜和陆西法公然地出双入对。

    他们这样嚣张,谷自新的脸往哪里搁!走到哪里都是戴绿帽的龟公,走投无路才去找微尘诉苦!

    微澜这一阵子也是怕被家人念叨,早出晚归,躲着不见姐姐们。

    微尘今儿也是来这里碰运气看能不能撞见他们。微澜和汪家的女儿汪清是同学加闺蜜,一向亲密。这日,这汪家的大日子,她应该会到。

    “没有……看见。”汪钟情头摇得拨浪鼓,双腿像鸭掌一样划拨着要走。

    “钟情哥哥,你就别骗我了!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是谎!你这样,是逼我冲到宴会台上发一个现场寻人启事?”

    汪钟情嘿嘿一笑,左右环顾后,在她耳朵边,声道:“微尘,哥不瞒你。微澜确实来了,还是和陆先生一起来的。我看他们那模样也是……唉,我也不知道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今我们汪家办喜事,你们要闹回去闹,别闹了我家的场子。”

    “那是当然。钟情哥哥,绝不会让你难做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