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 最佳演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71 最佳演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们名字相同,故事的大致脉络和走向与你们的感情相似,你为什么还不承认呢?”

    “没有任何相同!完全不一样。”陆西法突然很生气地道:“这里面的陈洛阳和我没有任何相似!简直狗屁不是!”

    程露露哑然失笑,“陆先生,一百年前的旧式生活是有些乏味,你一定是习惯了做总裁而不是洋行买办。但你得理解,意念中的和无意识的画一样。猪牛羊马在上飞,太阳在地底下,都是正常的。因为这不是真的或画,它是心灵的投影。”

    陆西法皱了皱眉头,他不赞同程露露的话,但又找不到反驳点。

    “你现在想要我做什么?”

    “尽快把微尘带来诊所,我们要快点把完结!”

    “好。”

    程露露把笔和纸放回提包,但也没马上急着走,而是坐下来,似乎还要另外一件事情。

    “陆先生,有些想法我今日也想一并告诉你。季微尘的心病我总觉得莫缙云是知道些隐情的。在大学的时候,他心理学学得比本专业的更好。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差一点就做了我的师哥。莫缙云昨晚查了我的电脑,一眼就发现了季微尘的《浮生若梦》。”

    “他看到了?”

    “是。”

    “发现了什么吗?”陆西法追问道。

    “暂时没有。但是我电脑资料数以万计,他偏偏就挑到了季微尘的,不得不,莫缙云做为一个医学工作者的专业素质非常高。毫无疑问《浮生若梦》是季微尘的心灵地图,是她过去经历的投射。我担心,莫缙云太聪明,他只要回去想一想就什么都明白了。你没发现吗,每当他向季微尘靠得越近,季微尘就离得我们越远。这就明,在这段感情里,季微尘是被动者,莫缙云才是主动的一方。他可以任意地左右、操纵她。”

    到这里,程露露心悦诚服地夸奖,道:“抛开私人恩怨,凭心而论,莫缙云的把控人心、分析案例的能力远远在我的水平之上。昨晚他的分析很对,康无忧和陈洛阳的故事里,其实真正有问题的不是康无忧,而是陈洛阳。”

    面对程露露的试探,陆西法的嘴角微抿,他把手里的报告放下,和她的眼睛对视着,问道,“你觉得他得对不对?”

    程露露尽量让自己装出无害的样子,垂下眼角,道:“陆先生,你别误会,我只是好奇。在季微尘虚幻的故事里,康无忧必然是她的投影。那么,陈洛阳的投影真的会是……你。”

    “我了,书里的人不是我。我完全很不理解,为什么微尘写出的东西会是这样?”他很认真地,“莫缙云也许得没错,活在地狱的人很难见到光明,很难相信光明,也很难活得光明。我是曾很长时间生活在地狱里,不相信人生,不相信神,也不相信爱。但他只对了一半,每个人都有自审的能力,自审让我们不断修正自己心灵地图,改正偏激的想法。因为总有一个人会像有金手指那样拨开漫乌云,澄清世界。恨是最极致的爱,但恨永远战胜不了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要保持信念的原因。”

    ————————————————————

    经过和程露露的详谈之后,陆西法决定再去季家登门拜访一次。他想找微尘好好再谈谈。如果可以,他愿意敞开心扉,把过去的一切都告诉她。

    只是没想到,他的请求遭到了季微雨的断然拒绝。

    “陆先生,你回去。我姐姐身体不舒服,谁也不见。”

    “微雨,你是知道的。我和你姐姐——”

    微雨深吸口气,叹道:“就是因为我知道,所以现在更不能让你们见面。陆西法,我姐姐根本就不记得你了。你这样步步严逼,她已经受不了了!”

    “我只是想让她想起——”

    “不可能!我问过医生,医生如果大脑是器质性的损害导致遗失记忆的话,是不可能恢复的!我姐姐大概永远都想不起你。你还是回美国去,远远离开我们的生活。”

    “微雨,你姐姐的大脑没有发生器质性的损害,她——”

    “不,你走、你走!”微雨失控地大叫,脸发白地摇头。

    “你在怕什么?”

    微雨的双手环抱自己的胳膊,微微有些发抖,别过头去,控制不了声音中的颤音,“我没有怕什么!也没有什么怕的!这几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得很好,没有你,没有……你走,求求你,快走——”

    微雨快哭了,眼睛通红。

    他沉默地凝视着她片刻,“好。如果你非要阻止,我也毫无办法。但我坚信,我一直在你姐姐心中。总有一微尘会再想起我的!”

    他走了,步履沉重。

    微雨返回楼上,微尘在书房的长椅上睡着了。头发蜿蜒,垂到地上,睡美人一样。

    她睡得很浅,微雨一推门就醒来。

    “楼下是不是来了客人?”她问妹妹。

    “是爷爷的花匠。”微雨撒谎道,垂眸捡起滑到地上的书,递给微尘:“你心情不好,应该看些轻松愉快的书。”

    微尘摩挲着书皮,打了个哈欠。她的精神越来越不好,常常遗忘。

    “微雨,我想去找程医生。”

    “程医生……的诊室在重新装潢,她现在也不在江城……”

    “是吗?”微尘的声音中浓浓透出失望。

    “是的。”微雨走过去蹲在她脚边,低首把头放在她的膝盖上,“姐姐,你最近就在家好好静养。过一阵子就好了。”

    “好……”微尘笑着,抚摸着妹妹的短发。打了个哈欠,沉沉又闭上眼睛。

    微雨的眼泪落在微尘的裙子上,庆幸又痛恨自己是个演员。

    演得最自然的戏,居然是欺骗自己的亲人。

    —————————

    这段时间微澜可没闲着,一直忙着一件事——谈恋爱!

    对,就是谈恋爱!

    在谷自新之前,她可没怎么恋爱过。

    虽然人才出众的漂亮,但自从十二岁在宴会上堵了谷自新,立志要做谷太太后,一门心思就不见外地把自己当成了谷自新的女朋友。

    一毕业就软磨硬泡让爷爷出面,直接找谷家父母一商量,差点毕业礼一过接着把婚礼给办了。

    女人不矜持的后果,就是男人的蹶子撩得高。总认为底下你就爱我一个,得瑟着呢!

    从一开始,谷自新骨子里就三分瞧季微澜不起,认为季微澜光长着一副好看的皮囊,没什么真本事。订婚都要靠家长搞定,能在他面前玩出什么花样子?

    即使订了婚,谷公子还是可劲地在外面造、可劲地玩。根本不管微澜的感受,他那些女朋友也没把他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

    微澜是没尝过恋爱的美,倒先试到了婚姻的涩和苦。好歹她也是妙龄美少女,活泼泼的佳人一个,怎么受得了谷自新这样的冷待!

    各玩各的协议是微澜提出来的,但里面的细则是谷自新定的。

    学法律的龟孙子都是脱了毛的猴子,一个一个比鬼还精。谷律师定的协议自然对别人没有一点好处。

    再,全江城的人都晓得他们已经订婚。如果不结婚,女方承受的流言蜚语绝对百倍重于男方。

    微澜去找陆西法时哭得稀里哗啦,她知道所有人里面只有他能真的能从根本上帮她。

    她的闺蜜也好、姐姐们也好完全指望不上。能会道,就是可做的及其有限。

    “你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要谷自新后悔?还是彻底对这段感情感到失望想放弃?”

    “法哥哥,这有什么不同?”微澜哭得一抽一搭,在她心目中这两样完全一样。

    对谷自新失望,不就是对这段感情失望吗?

    陆西法像家长一样,怜惜地看着微澜,“如果你只是想要他后悔,还想和他在一起。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做的任何事都要过一过脑子,凡事都要留有余地。如果是想彻底放弃这段感情,那就好办。只要你爽,怎么高兴怎么来!”

    微澜一听,可以怎么高兴怎么来!心花怒放地差点跳起来,乐了三秒之后,马上又耷拉下脸来,道:“法哥哥,我虽然是想怎么高兴怎么来,可是谷自新可不是吃素的……”

    这么多年,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啥子方法都用上了,谷自新就是——不买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