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 背道而驰的荒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70 背道而驰的荒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媚眼如丝地笑着,猫儿一样地走近陆西法。

    起来,眼前的男人才是真正挖不完的金山银矿,他能给她的太多太多,莫缙云快滚一边去!

    “陆先生,你知道我要的不止这些,”她的手绕上他的肩膀,下巴差点就要挨上去。

    陆西法笑着,拿起桌上的报告卷起来重重将她的张狂爪子敲了下去。

    “程医生,公归公,私归私。你若想做一个专业有所建树的人,操守一定要端正。不然,以后走上国际一流大学的讲台,可随时会被底下的学子耻笑喔。”

    程露露摸了摸吃痛的手,冷哼道:“我在你面前还有操守吗?你们不都认为我的成功都是靠脱下裙子得来的吗?”

    她这话甚有些委屈,眼眶里泛起泪花来。

    “怎么会?”陆西法看着她,认真地道:“裙子能够脱下就可以穿上,没有污点洗刷不掉。我相信只要刻苦努力,就一定可以达到想要的高峰。只要你能帮我解开微尘的心结。就是我们陆氏集团的专属心理辅导师。我们陆氏集团会动用一切力量把你推上国内外最高的讲台。那样,再不会有人质疑你、抨击你的成功是脱下裙子得到的。”

    程露露心里微微有些感动,叹道:“陆先生,你可真会话。那我们不妨言归正传。”

    “好。”

    程露露点头,坐到他的对面,“你能把你微尘的关系、时间,再一遍吗?”

    “可以。”陆西法坐在黑的沙发椅上摇晃着,眼睛看着花板。

    “我和微尘相识在六年前的西林,大概在一起的时间是一年多一点点。”

    “你们是怎么分开的?”程露露问。

    他踌躇一会,神情复杂,“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分手的理由?”

    这很可笑!不知为何分开而分开。

    “当时情况可能有些混乱……”陆西法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事情隐瞒下来。“我们之间发生些误会。我当时受了很重的伤,休养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但分手,确实是微尘提出来的。她,爱我很累。她想回家。这样的理由,我无法挽留。”

    “你相信她的话?”

    “我相信。”他很认真地:“她什么我都相信。”

    程露露愣了一下,“那你后来是怎么发现的,发现她遗忘了你们的过往?”

    他脸上的肌肉突然跳动了一下,似在回忆很难过的一件事。

    “程医生,我和……微尘有个儿子。你知道吗?”

    “真的吗——”程露露摇头。

    “安安是早产儿,六个月的早产儿,生下来只有八百二十克。”他极力克制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如果她恨我,不想见我,我不怪她。我觉得,可能是在一起的时候某些地方,我做得不够。但是……她怎么能连安安也忘记?”

    “她不记得儿子?”

    “是的。去年秋在德国泰戈尔机场,我和安安转机去纽约。当时安安在候机室玩耍的时候不心撞倒一个女人,那女人就是微尘。你知不知道,当她把安安交到我手上的时候,她看我和安安的眼神,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陌生。完全没有一点点的讶异和惊慌,任何反常都没有。当时我都快疯了,差一点就……”

    “你是从那时候开始怀疑的?”

    “是的。回到纽约,我几几晚都没睡觉。我拼命地想,就是想不出这是为什么?后来,我索性回到国内,联络了老爷子。他才告诉我,微尘在五年前从越郡回到江城,不久后就和莫缙云去川城,他们出了一场车祸,微尘头部受伤,记忆出现缺损。遗忘了关于我的所有记忆。”

    “你是怀疑——”

    “不是怀疑!而是没有车祸,根本没有!”陆西法的手狠狠拍在桌上,“我派人查过,高速路没有车祸记录。川城大大的医院那段时间也根本没有微尘因为车祸入院的记录。”

    “你是觉得车祸是托词,蹊跷的是莫缙云?”

    “是。”他的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之上,震得文件一抖,“我认识的微尘不是现在这样的女孩,过去的她,热情大方,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欢笑。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关于我的记忆突然就没有了,消失得一点痕迹都没有?她不记得我的样子,不记得我的声音,也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情。她怎么会把安安都舍得遗忘?”

    “而且,我认识的微尘是绝不会和莫缙云谈恋爱的?”

    “为什么?”

    “因为,莫缙云当时和季微雨在一起。微尘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横刀夺爱?”

    “这就奇怪了,照你的分析,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但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都发生了?”

    他大胆地推测,“程医生,莫缙云会不会对微尘进行了催眠?上次在动保协会门口,微尘的状态就很像。”

    “不可能!”程露露斩钉截铁地:“陆先生,不要把催眠想得太神乎其神。催眠作为一种辅助的治疗方法是有时间和场地限制的,再成功的催眠也不可能长达几年。这背后一定要有更大的意念支持着才行。我觉得更像是暗示。”

    “暗示?”

    “对。你也应该听过一句谚语,谎言一百遍就成了真理。暗示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心理活动。但这里面也有很重要的一项条件,就是接受暗示之人必定是全心信赖着暗示者,她只有卸下心防才能听他的话。”

    到这里,程露露沉默了,她感到一种如临深渊的害怕。

    人性和人心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又是最低的峡谷,它兼有美丽和可怕这两种东西。围绕在季微尘身上的那些迷,拨开一层又一层,层层叠叠像没有尽头。

    沉默片刻,她紧缩眉头,深吸一口气,用派克笔在白纸上划下大大的两个圈,圈里面分别写着,“性冷淡”和“浮生若梦”。

    她指着这两个词给陆西法看,“这两个是现在我们唯一的突破口,性冷淡是季微尘的心病,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性冷淡吗?”

    陆西法马上摇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微尘热情得要命。每次都是她主动。

    “那好。”程露露的笔尖在白纸上用力点着,“这表示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有**的身心健康的正常女性!她的病是从离开你之后才有的,对不对?”

    “大概,这需要你们专业来分析。”

    “季微尘也是因为这个来求医的。”程露露淡笑一下,把笔移到第二个圈“浮生若梦”上,“而这篇,就是她所有心理活动的投影。也是我们现在解开她心病和记忆的最最关键所在。所以,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再来诊所,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完!我们才能得到完整的信息,找到她的伤害点来进行治疗!”

    陆西法眉头深锁着点头。

    “陆先生,我觉得这篇就应该是她和你感情的影射。你觉得,我分析得对不对?”

    陆西法低下头,眉头簇起,缓缓道:“程医生,我不否认。在我没有成为陆西法回到陆家之前我的本名就是陈洛阳。但我不承认她写的那个陈洛阳就是我。”

    “你们名字相同,故事的大致脉络和走向与你们的感情相似,你为什么还不承认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