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7 威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67 威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微雨没想过莫缙云还会来找自己,她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五年前就结束得干干净净。

    一场痛彻心扉的错爱换来对一个人的彻底认清也不算坏到底的坏事。

    算起来,要不是和他的分离,她也认不到玄墨的真心。就没有现在的美满生活。

    “你约我来出来,是想干什么?”微雨单刀直入,颇不想和他废话。

    这家咖啡馆人来人往,是他们过去经常约会的旧地点。木纹桌上还刻着她一笔一画写下的雨和云两个字。

    “**”二字是爱情浓到深处最美好的一幕。多少伟大的文学都在讴歌,多少故事由此发生。而现在,它却成为微澜心里的痛和悔恨。她只想抹杀和遗忘。

    “别以为我想来找你,”莫缙云饮了一口浓黑咖啡,“微尘现在在我车里。”

    “啊?”微雨慌张起身。

    “你别慌,”他瞪了他一眼,道:“她没事,就是睡着了。”

    “莫缙云,你对我姐做了什么?”

    “没什么。”他冷淡地又喝了一口咖啡,接着从兜里掏出一瓶药丸,“这是安眠药,每晚给她吃两颗,她会睡得很好。”

    “无耻!居然要我帮你喂我姐吃安眠药!”微雨怒火中烧,挥手把药丸打翻在地,“莫缙云,我要带我姐去看医生,我一定会把她治好的!”

    “你去啊,大明星!”他冷笑一声,从桌子底捡起仍在旋转的药瓶,重新放在桌上,“微雨,我不是威胁你。是你有些东西在我那,你没忘?以你的名气发给媒体顶多热闹三,但是发给你老公……你想,他会怎么做呢?我觉得,玄墨是个很传统的人,顾家又心疼太太。如果一个这样好的人,知道心爱的人不如他想象中那样的美好,该是多么失望和痛苦!你,这样的痛苦会不会伴随他的一生,让他本来幸福的婚姻生活蒙上一层阴影,或者直接土崩瓦解?”

    季微雨气得浑身颤抖,腿脚发软地跌坐椅子上。

    “莫缙云,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真恨我和你爱过!你究竟有几张面孔?”

    “我有几张面孔,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些都不要紧。”莫缙云敲了敲桌子,引起微雨注意他接下来的话,“我只要微尘嫁给我。”

    “你比谁都清楚,我姐姐根本不爱你!她爱的是——”

    “闭嘴!”

    他的掌风袭来,微雨不得不闭上嘴巴。

    她咬了咬牙,颤抖地伸手握住药瓶,“你,你想要我怎么做?”

    “好好配合我,直到微尘嫁给我。我安生了,你也得解脱”

    微雨讥讽地道:“然后呢,你一辈子给她吃安眠药,一辈子让她不要醒来?”

    “结婚生了孩子,她就会变。”

    “你做梦!”

    又是一击掌风,这一掌显然比刚才要重得多,掌痕立即现在洁白的瓷脸之上。

    “大明星,你是不是忘了?你也是在结婚生孩子后才真正爱上你的丈夫的。”

    微雨抽泣着哭道:“玄墨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谢谢你对后来者的评价比前者高,我想将来微尘对我的评价也会比她的前任要强。”

    “无耻!”

    他轻声笑着,起身准备离开。临走前不忘嘱咐,“对了,你和微尘建议一下,不要再去程露露那里做心理咨询,她——不靠谱!还有那个陆西法,也远着点。微尘现在的心理很脆弱。外界任何的波动,放在她心里就是惊涛骇浪。我不是开玩笑,季微雨,你若不照我的好好保护你姐姐,她会发疯……还可能会自杀。”

    ———————————

    夜晚来临,迫于压力,微雨不得不在微尘和玄墨中间作出选择。

    这不仅仅是选择谁,更是关乎往后的幸福。

    “姐姐,原谅我!”微雨在心里默默忏悔。

    她从药瓶里倒出两颗药丸,哆哆嗦嗦地端起托盘,进入微尘的房间。

    “微雨,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啊?”

    白的药丸像玻璃珠子在瓷盘里滚来滚去,微雨的手一抖,差点把水杯里的水都洒出来,“就是……一些镇静安神的药。希望你晚上能睡得好一点。”

    微尘眨了眨眼睛,毫不犹豫的接过药丸和白水,一口饮下。

    “也只有你最懂我啊!”微尘吃完药,仰面躺在床上,手指在额头来回按压,“不知是不是年龄渐大的缘故,我最近精力大不如前。常常犯困……还忘事……”

    “你忘了什么?”

    “就是今……我明明记得是在动保协会……后来……醒来后发现自己在缙云的车上……中间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怪不怪……”

    “姐姐!”微雨握紧了她的手,“还记得在千岛湖的事吗?”

    微尘明显一抖,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还打算原谅莫缙云?”

    微尘长叹了一声,朦胧地道:“微雨……也不知为何……面对缙云的时候……我总不出拒绝的话……或许是因为他很爱我……我不忍伤害他……”

    “姐姐,姐姐——”

    微雨发现因为药力她已经进入梦乡。

    “姐姐,这真的一点都不像你——”她掩面而泣,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又无可奈何。

    寂寂深夜,难得未有的安静,大家都在自己房间睡得香甜。

    姜玄墨找到妻子时,她正蜷缩在餐厅角落,痛饮着杯中之物。

    “微雨——”

    “玄墨,”微雨三分醉意,七分伤心,举起酒杯向他敬道:“你要不要来一杯——”

    “你这是怎么呢?”玄墨拿过她的酒杯,蹲下来抚了抚她的头发,“今难得微尘姐姐没发神经,你又在这发什么神经?”

    “玄墨!”微雨扑在丈夫宽敞的怀抱,哭得眼泪狂泻。

    “我心里好难过,压力好大!”

    玄墨皱起眉头,“是为微尘姐的事情吗?”

    微雨摇头又马上点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和源源?”

    他宠爱地笑着,打横将轻盈的她抱起来,往房间走去,“你这今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真难得看见你露出脆弱的一面。季微雨不是最坚强和勇敢的吗?”

    “我就问你知不知道?”她哭着大吼,而不管静夜里自己的声音会传多远。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玄墨赶紧捂住她的嘴,一丝羞赧爬上他俊朗的面庞。

    他快速地回到房间,把门合上,迫不及待吻上怀中人的嘴,“微雨,你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和源源?超越爱这世间的一切。”

    微雨嘤嘤哭着,在他怀里撒泼哭闹,不知如何来发泄内心的郁躁。

    “微雨、微雨!”

    当语言已经没用的时候,行动往往是更直接有效的办法。

    玄墨用力地吻她,按压在地板上撕拉她的衣物。她躲避着、扭曲着,其实是顺从地屈服。

    **之后,两人精疲力竭,躺在凉丝丝的地板上喘着粗气。

    他的进击给了她安定,也使她那颗欲躁的心重回宁静。

    “你是怎么呢?”他拨开她额上的湿发,对她今晚的状态颇有疑惑。

    此时恢复理智的微雨,决定继续对他欺瞒下去。

    她了解玄墨,知道如果硬要什么没有,反而会引起他更多的怀疑。

    微雨决定祸水东引,转移话题,“我只是看见……姐姐现在的状态,再想起她之前的状态,心里难过。六年前的季微尘,可不是这样……”...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