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5 微雨的心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65 微雨的心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家的房灯渐次明亮起来,老爷子在房间里唉声叹气,玄墨和微澜踩着拖鞋次第过来。

    “怎么呢?”

    “姐姐,窗外有人……”

    “哪里有人啊?”微澜打了个哈欠,走过去把每一扇窗户都打开给她看清楚,“没有!根本没有!姐姐一定是把树丫子看着影子了。”

    玄墨皱了皱眉头。

    微尘哭得岔气,缩缩抖抖躲在被子里面,

    “姐,你看。根本没人,什么都没有……”微雨耐心地像哄着孩一样拍着她的被子,把她拉出来。

    “不,不要……”微尘紧闭着眼睛哭着,抓着被角哭道,“微雨,我不,我不想,我不愿意……”

    “姐姐,你什么啊?”

    “微雨,微雨……”她扑在妹妹怀里,哭着喊道:“救我,救我,微雨,救救我……”

    “你要我怎么救你?”微雨也快急哭了,这些来,心力交瘁。想帮助她,却无从帮起。

    “我……我不知道……”微尘呜呜哭着,痛苦地把头埋在枕上。

    嘤嘤的哭声如泣如诉,直到最后哄着睡着,边的光云影已经泛起白光。

    微澜无奈地伸个懒腰,“哎,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她倒好,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倒苦了我们这些陪着的人。”完,她摇着头回屋去补回笼觉去了。

    微雨心地帮微尘盖好被子,玄墨去把窗户掩上。

    他疲倦地揉了揉眉根,微雨也是一脸憔悴。

    “这也不是个办法。我看,必须要去医院。”

    微雨叹了口气,轻手轻脚把门合上,此时的微尘正睡得安稳。

    这两,她的噩梦变本加厉。更糟的是,醒来之后,她把夜里发噩梦的事情全遗忘了。还沾沾自喜地告诉微雨,她这几日都没做噩梦,睡得好极了。

    不寒而栗,不寒而栗。

    季微雨感到再这么下去,她都快要神经衰弱。

    “微雨,你必须——”

    “玄墨,你再让我考虑、考虑……”微雨拉紧丈夫的手,道:“我真的不忍心把姐姐送到医院,她不是精神病。我不想她被人当作疯子关起来……”

    微雨的眼泪唰唰直落,这些日子,所有人都在饱受煎熬。

    “嘘!别哭——”

    清晨的微光黎明中,他揽住她的头,爱抚着,亲吻着,喃喃轻诉着爱的语言。

    ———————————————————

    清晨醒来,又是一日。晨鸟啾啾,鸣叫清晨。阳光从云层中洒了下来,穿过树梢叶冠,点点金像黄糖撒在地上。

    今日,姜玄墨醒得比往常迟,应该是睡得不好的缘故。微雨窝在他的颈弯睡得香甜。

    他故意呵气把妻子闹醒,微雨睡眼朦胧,他眼睛中的**藏都藏不住。

    “昨才——”

    “昨是昨的,今是今的?”

    “你真是——”

    窗外的晨鸟呼叫一声,扑棱着翅膀快速飞走,好像看见什么使它害羞的东西。

    “你再睡一会,我先下去。”

    亲热过后,他笑着在妻子脸上甜吻一下,蹑手蹑脚起床,更衣下楼。

    此时,季老爷子正在温室浇心爱的兰花,看见他来,两人站着在温室寒暄片刻。

    “昨晚,她又发噩梦了?”

    “嗯。”玄墨点头,知道老爷子指的是季微尘。

    老爷子一叹,把手里的水壶、软布放旁边一放,整个人都佝偻下去,“你这是怎么呢?我就是过去做错了,也尽力弥补她们三姊妹!这几年,微尘要如何便如何!她要和那姓莫的子在一起,我都随着她去了。她、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她要再这样闹下去,我,我都要去住院了!”

    “爷爷,你别激动。”玄墨极力安抚着老爷子,“我看,微尘姐姐是心魔难除。估计是最近是有什么人、什么事刺激了她,才会这样。”

    老爷子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都嘱咐法,最近微尘情绪不好,要他别来家里。他都没来,为什么微尘还是——”

    “爷爷,这事急不得啊!”

    “也是,也是。”

    “还有爷爷,微雨要我提醒你,微尘姐姐晚上梦魇大哭大闹的事千万要对她保密。她一觉醒来什么都不知道,要是知道了,怕精神上会受不住。她本来心理压力就很大。”

    “我知道,我知道。你去。”

    老爷子挥了挥手,玄墨转过温室,不经意发现儿子源源正趁大人们话不留神躲在暗处,拿着棍子搅着水缸里的金鱼,金鱼被他搅得头昏脑胀,在水缸中扑腾。

    “你这坏子!”玄墨走过去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呵斥道:“鬼,还在这里搞什么?校车都要来了,还不赶紧去上幼稚园!”

    源源扭头一看是自己老爹,吓得把棍子都丢在水缸,转身就溜。姜玄墨跟在背后逮都逮不住。

    “这家伙!”玄墨气得不行,只得挽起袖子自己把木棍从鱼缸捞出来。

    季老爷子在一旁看得嘿嘿直笑。

    玄墨洗干净手,往餐厅走去。意外的发现,季微尘在,谷自新也在。

    “玄墨,早啊。”微尘一如既往地向玄墨打招呼,“今真难得,你都起晚了。”

    看微尘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不记得昨晚梦魇的事了。

    玄墨没解释,拉开椅子坐到自己惯常的座位上。

    “自新来了,这真是稀客。”他笑着调侃谷自新一句。

    同样是孙女婿,谷自新和季家的关系远远没有玄墨的亲近。至少,玄墨和微雨结婚还住在季家,微澜就是要嫁出去。不过最近,明眼人都瞧出来他和微澜在吵架,就只帮着瞒住爷爷。

    面对玄墨的调侃,谷自新脸有点僵,了两句不痛不痒的闲话匆匆告辞。

    佣人为玄墨端上早餐,纯中式的酱菜稀饭,再来一碗季家独门的鳝鱼糊面。都是玄墨爱吃的菜式样,他挑起面条,望着谷自新垂头丧气的背影打趣道:“大姐,他这么早来,是昨夜酒没醒把车开错道了。”

    微尘一笑,太阳穴突突直跳,她拿药油揉了揉。不知怎么搞得,她明明夜里都睡得很好,不知道为什么每早上都感到精神萎靡,困倦不堪。

    “自新是来找我诉苦的!”

    “是吗?”玄墨惊诧地问:“这可是调反个儿的事儿,以往可常常是微澜来找你诉苦啊。”

    “是啊。”微尘又叹道:“微澜来诉苦是伤了心,谷自新来诉苦是伤了面子。因为微澜和另一个男人在江城同进同出,他的软件、硬件条件比他谷自新更优秀、更富贵。谷自新觉得丢脸。”

    “喔,江城里还有比谷家更富贵的,我倒要见识一下。”

    微尘冷笑,“你早认识了。陆氏集团的大董事长——陆西法。”

    她要不要去找微澜谈谈呢?

    这还真是个问题。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