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 我们过无性婚姻吧……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64 我们过无性婚姻吧……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尘捂住耳朵,躲在洗手间里。她关上门,拉上窗帘,蜷缩在角落,紧紧把自己抱住。

    “法!”

    “爷爷!”

    “你跟我来。”

    陆西法望了一眼微尘紧闭的房门,不得不暂时随老爷子离开。

    “爷爷——”

    “法,你先坐陪爷爷喝杯茶。”

    长者为大,陆西法一贯尊重老爷子,顺着他的意思,两人坐在惯常一起切磋棋艺的座位上。

    浓浓的普洱泡上,陆西法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长谈。

    “法,还记得你来江城找我的时候,我的话吗?”

    陆西法点点头。

    “记得就好。”老爷子抿了一口茶汤,沟沟壑壑的皱纹布满苍老。

    他缓缓放下茶杯,“我过,一切都以微尘的心意为准。她愿意就愿意,她不愿意,谁也不能逼她。爷爷能帮你的就是这么多。”

    “爷爷,我希望你还能再给我一点时间。”陆西法哀求。

    “时间不是给你,”老爷子叹了一声,“是你要给微尘一点时间。那孩子心里难受,你不能逼她这么紧。人就像一根皮筋,你不能老绷着不放。懂不懂,要有张有弛。”

    陆西法心潮澎湃,她心里难受,他心里也不好过啊!

    看他愁眉不话,老爷子继续劝道:“法,五年的时间都等了。不差这几的功夫,对不对?”

    “爷爷,我把什么都放下。安安都留在美国,我就是——”

    老爷子无奈地拍了拍他的手,示意要的话,他都明白。

    “既然爷爷明白,我也不了。”陆西法把普洱一饮而尽,“我就听爷爷的话。”

    ————————

    五月十六,终于等到莫缙云出院的日子。

    他特意约微尘来接他出院。微尘心想,无论怎样,今都要和莫缙云谈个结果。

    哪怕不分手,她也要分开。

    在她的心病没治好之前,她再不要爱上谁又祸害谁。

    在去医院的路上,她想了一百种开场白,一百种谈判结果,也想了一百种措辞。

    但万万没想到,见到的却是……

    “嗨,微尘姐,你来得好慢喔!”

    “就是,我们帮莫哥把出院手续都办好了。”

    “东西也收拾好了!”

    病房里挤满了动保协会乌泱乌泱的熟悉脑袋,冲散了微尘脑子里所有想要和莫缙云的话。

    “鬼哥,萧萧,你们怎么都来了?”

    “接缙云出院啊!”鬼哥笑哈哈的,声如洪钟般爽快。

    “不止我们,乖还在缙云哥家里做饭呢。就等着我们回去!”

    “走啰!要不然赶不上饭点啰!”鬼哥把收拾好的行李包往肩膀上一背。冲门口站着的微尘喊到:“东西我们先拿上车,你把缙云扶下来。”

    “好——”

    微尘不得不暂时放下心头的想法,犹豫一下,最终还是走过去,扶住莫缙云的胳膊。

    “慢……慢慢来。”她轻声。

    “谢谢。”

    莫缙云笑着,脸上一如既往的柔和。好像那晚的事是假的,是不曾发生过的幻觉。

    一路上鬼哥和负责调节气氛,萧萧负责冷笑话,一行人聊话很快来到莫缙云家。

    城南的高尚住宅,一百八十坪的四居室,像他的职业一样整洁、干净,一丝不苟。

    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看见他们回来。汗流浃背地举着锅铲出来嚷道:“缙云哥,缙云哥,可别嫌弃我把你的厨房弄乱了啊!我尽力物归其位了!”

    大家哄笑,大家都知道莫缙云有点强迫症。

    “没关系,没关系。”莫缙云笑着,“你尽量弄,我不介意的。”

    微尘忙要去厨房帮忙,乖一把将她推了出来,嘻嘻笑道:“微尘姐,你去陪陪缙云哥。”

    “没事,我还是帮你。”

    微尘实在不想待在客厅和他们敷衍,她宁可在厨房切菜、洗菜、端茶、洗碗。

    乖熬着鱼汤,笑着问道:“微尘姐,听,你和缙云哥就要请我们喝喜酒了,是不是啊?”

    “你、你听谁的!”

    微尘惊愕地问,猛地把手里的抹布扔到水池。

    乖被她突然的怒气吓得呆了呆,声解释:“我,我是听鬼哥的。他,缙云哥告诉他……你们就快要结婚了……现在整个动保协会的人都晓得……”

    微尘脸发白,心中的烦腻一阵强似一阵。像涌动的波浪塞堵在胃里,越来越难受。

    吃饭的时候,她的情绪更是不好。一直冷着脸,怎么也不见笑容。

    她不高兴,大家也觉尴尬,饭后略坐一坐就散了。不想干的人都走了后,只留下她和莫缙云两个。

    “你是不是不高兴?”他问。

    微尘气极地质问他,“你为什么跟协会的人我们结婚?”

    “难道不是吗?”他脸上露出惊讶之,好像她了很不该的话。“微尘,我们是未婚夫妻,结婚也是正常的事啊。”

    “那是——”微尘烦躁地瘪了瘪嘴,结婚是是在没有发生千山湖的事件之前。

    如果他们真结婚,那晚的事情就会再次重演,而她绝对接受不了的!

    莫缙云看出了她的迟疑,沉沉地在她耳边道:“微尘,对不起,我不该逼你,也不会再逼你。结婚后,我情愿和你一辈子过无性的婚姻。”

    微尘呆住了,愕然地望着他。

    “你、你什么?”

    莫缙云跪了下来,单膝落地,慎重地牵起她的手。柔情的眼睛,宛如装满璀璨的星空。

    “微尘,千人千面,爱情的方式也各有不同。世界上有许多夫妻都是过的无性婚姻。我觉得没有性,爱情会更纯粹。我不逼你,你也别逼自己。只要有爱,我们也可以走下去。”

    微尘张了张嘴,想发出一些声音,喉咙里只发出嘎嘎的关节声。

    她捂住嘴,觉得心里很荒凉、很空荡。

    为什么缺陷被人接受,反而会觉得很恐怖?

    他处处是体贴,为什么却让她想哭?

    “我们可以先订婚,你先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我会为你准备一个房间。我绝不会进入你的房间。我们一起生活,节假日一同去动保协会做志愿者。我们什么都可以在一起,就像正常的恋人一样……”

    难道,我们现在不正常吗?

    听着他描叙的美好,微尘颤颤地流下眼泪来。簌簌的泪珠模糊了眼睛。

    “我……我……”

    拒绝的话像鱼刺一样梗在喉咙里怎么也不出。

    “傻瓜,怎么还哭了呢?”他捧起她的脸,轻柔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你不要有负担,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

    —————————

    “啊——啊——”

    恐怖的梦魇在黑暗之中再次向微尘袭来。

    她恐嚷大叫,冷汗淋淋地不停地抓持自己的脖子,“微雨,微雨,她又来了!她又来了!她我——我杀了她!杀了她!”

    “没有,姐姐,真的没有!”

    “有!有!她在窗户外面,在窗户外面!”

    季微尘大叫着,把被子蒙住头大叫道:“微雨,你要她走,要她走!我不要看见她,不要看见她——”

    怒叫变成哭喊,微尘蜷在被中簌簌发抖直至哭出来。

    夜夜不停的梦魇造访,折磨着微尘,也折磨着和她一起生活的家人。

    季家的房灯渐次明亮起来,老爷子在房间里唉声叹气,玄墨和微澜踩着拖鞋次第过来。

    “怎么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