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 我杀人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63 我杀人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你杀了我——”

    女孩指着她,痛苦的呻、吟着倒在血泊里……

    “啊——啊——啊——”

    “姐姐、姐姐!”微雨用力摇晃着微尘的肩膀,猛扇了一个耳光,把她从噩梦中拯救出来。

    “你快醒醒!”

    微尘睁开眼睛,惊魂未定地看着妹妹。突然抓住她的手声嘶力竭地喊道:“微雨,我杀人了,我杀了人!”

    “姐,你是做噩梦。”

    “不、不——”微尘抱着妹妹惊恐地哭喊着,“我知道,我知道那是真的,是千真万确的杀人!我感到了她的痛苦和害怕,我听到她在求我放过她……微雨,微雨,我杀了她,杀了她……我是杀人犯……”

    “不是、不是。”微雨抱着她像孩一样哄道,“姐,噩梦而已。你看一看周围,这是在家里。你连杀鸡都不敢,怎么能杀人啰。你一定是最近看恐怖片看多了,所以梦见杀来杀去的事情。”

    千岛湖支离破碎的旅行,带给微尘无尽的梦魇。

    微尘抽抽噎噎在微雨的怀里哭了许久,看见温暖的灯光和熟悉的环境,才慢慢冷静下来。

    “微雨……”

    “没事,快睡。”微雨为她拉高被子,安慰地道:“也别不好意思,我是你妹妹。而且这阵子你一定是太辛苦了。为了我和玄墨,勉强接下公司的事务。其实,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微尘摇头。

    微雨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哄她把眼睛闭上。

    微尘在心里祈祷,但愿事情真如微雨所言,一切身体都是太累的缘故。

    她噩梦最近越来越多,纷纷扰扰。

    该怎么告诉微雨,这个梦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梦里,她总是在杀人,不停地把女孩杀死,然后痛苦的尖叫着醒来,发抖哭泣。

    微雨一直等到微尘再次睡熟后才起身回到卧室。

    她的卧室床头亮着一盏灯,丈夫姜玄墨还未入睡,正靠在床头看一份休闲杂志。

    “还没睡呢?”微雨脱下睡袍,撩开被子从身后紧紧把他抱住,“好冷!”

    姜玄墨摘下眼镜,转过身把妻子搂在怀里抚摸着,“我是被姐姐的尖叫声惊醒过来的。她没什么事?”

    微雨长叹一口气,在他怀里闷声闷气地道:“如果连你也听见她的喊声,大概全家人除了源源都听见了。”

    “姐姐最近梦魇这么厉害,是不是应该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微雨直叹气,“唉,她看过的心理医生还少吗?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都是有名的医生,能真正帮她的又有几个?我看她今晚从梦中醒来的样子真是心痛。好像几年前……”

    “几年前什么?”

    微雨迟疑了一下,眼眸低低垂下,“她刚从越郡回来,就像丢了魂一样。整夜整夜的不睡、不哭、不吃不喝。”

    提到越郡,两人都陷于一阵沉默,微雨抱紧玄墨,害怕地道:“玄墨,我真不放心姐姐。我好怕……”

    “怕什么?”

    “怕她会疯!今晚她的样子就像疯了一样,大喊大叫的哭着,收都收不住。”

    “傻瓜,不会,她不会,一定不会。”姜玄墨用力抱着微雨,想给她以力量。

    “玄墨,我们……还是暂时不走了,好不好?姐姐这样子没法接下公司,微澜又是不靠谱的人。我们再一走,季家可就真的要塌地陷。”

    微雨的哀求娓娓动人,此种情状之下,姜玄墨还能什么。抱着心爱的人儿,用吻当作承诺,背负起本属于她的重担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

    糟糕透了的旅行,没有留下半点好的回忆。

    回程的路上,莫缙云还遇到一场不不大的车祸。

    不是因为车体完全报废,不大是幸好人没事,昏迷了几,在加护病房住了半个月。醒来后,他有些逆行性的遗忘。不太记得车祸的具体情况。交警也辩不出是自撞还是被撞。

    出于道义和责任,微尘去医院看过莫缙云两次。

    面对躺在洁白床单上,遍身伤痕的他,微尘的心情五味杂陈。

    看见她来,莫缙云勉强张合着嘴唇。微尘凑近了,听到他在:“对不起……”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下,滴到他的脸上。

    应该恨他,还是怜悯他呢?

    季微尘自己也解不开心里的死结。她就像困在一个房间,四面都是墙。

    不过,她总认为,事情不能全怪缙云。自己是有责任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心病难解,莫缙云也不会忍无可,对她用蛮……

    心魔可怕,把一贯温柔、好脾气的莫缙云也折磨得失去理智。

    她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她和莫缙云还有没有未来……

    未来在哪里?

    她该怎么办?

    多少次,她都感到自己的每一步都像陷在安排好的迷宫里。她往左一点,迷宫就往左移动一点,她往右一点,迷宫就往右移动一点。不管如何行动都脱不了迷宫的左右。

    她和莫缙云之间发生这么糟糕的事,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分手吗?

    她一升起这个念头,心里就马上有个声音,不行!

    季微尘,你怎么能这样呢?缙云对你一直很好,一直很好。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做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分手呢?而且,男人对你有**,不正是爱你的表现吗?

    那么,继续在一起?

    她的内心一片沉默,空白,没有回应。但这沉默、空白不等于她愿意继续和他走下去。

    她把戒指摘下来放入首饰盒里。

    如果,如果……

    微尘不禁幻想,如果莫缙云能自己提出分手,该多好。

    他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而不是恋人。

    这一切的愿望、幻想和结果,都只有等到莫缙云出院再。

    她不忍心和一个病床上的病人讨论这个事情。

    ————————

    陆西法每都来季家找老爷子,谁都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微尘对他的态度降到了最冷的冰点。

    她不理睬他,也不愿和他话。而且无论老爷子如何撺掇、利诱。她都不为所动。

    老爷子不知道,他孙女此刻心里正在进行的人交战。她不恨伤害自己的莫缙云,却无比憎恨这样的自己。

    恨自己的水性杨花、恨自己的不知廉耻,也讨厌自己的左右摇摆。

    她怎么能在深深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又一次又一次无情地背叛着他?

    身体和心灵像两个背道而驰的双生儿,在对立中越走越远。

    她对自己的评价和认知也降到历史的最低。

    “微尘,你讨厌我了吗?”

    她躲在温室的兰花叶后,躲闪陆西法亦步亦趋的追问。她怎么能,她讨厌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听,你最近都睡得不好。要不要——”

    “不要,什么都不要!”她飞快地拒绝,飞快地转身逃离,飞快地跃过他的视线。

    “微尘——”

    她把自己关在房里,在四周砌起一道高墙。不许他进来,也不让自己出去。

    “微尘,你开门。我和你谈谈,好不好?”他在房门外敲着门,一次又一次,“你开门。别把门锁起来。我们好好,我什么都愿意告诉你——”

    我不听、我不听!

    微尘捂住耳朵,躲在洗手间里。她关上门,拉上窗帘,蜷缩在角落,紧紧把自己抱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