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 浮生——若梦(4)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62 浮生——若梦(4)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入夜的枇杷巷是最热闹的,张水灵在书寓前挂起橘红的大灯笼,她偶尔出局,大部分的时候不出局票。待在家里陪着心爱的人,弹两首曲子,喂两颗海棠果,不知多惬意。

    她知道陈洛阳今不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她也没问。

    反正不是洋行的事情,在外做事他就像匹野狼随时能把不顺眼的人弄死。但他不喜欢直接一棍子打死,而是要看着你一点一点咽气。

    “洛阳,吃点果子。”水灵儿收了琵琶,挽起袖子从水晶碗中捏起一颗娇艳欲滴的红果咬了一口,确定是甜,才放在他的唇边。

    他无意识地用牙咬了,脱口而出地问道:“你最近在看什么书?”

    张水灵差点被果子噎住,头也不抬地笑道:“我才不看书,不然打雀牌会输死。”她笑了两声,看陈洛阳毫无反应,眼波含情,站起来凑到他耳边,道:“我最近也看了一本书,是清朝的画本子,待会我们一起——”

    陈洛阳笑了起来,把果核吐到地上,伸手把张水灵搂到怀里。

    “王八蛋,弄乱老娘头发了!”张水灵叫道。他越性把她新烫的发型弄得一团糟!

    “讨厌啦,死囡仔!让我起来!”

    他们笑笑闹闹,陈洛阳陡然才有一点放松。他和张水灵在一起永远是高高在上的自在,而和无忧在一起,永远都像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怕她会看不起他,怕她会离开他,虽然无忧一次也没有过,他就是害怕。怕自己配不上她的好。

    “水灵儿,”张妈妈掀帘子进来,道:“门外有个莫先生递了局票,请你出局。”

    “不去,不去。妈妈,就我身体不好,推了。”

    张妈妈点头,刚要出去打发人走,又被陈洛阳叫了回来。

    他把张水灵的身子扶正了,笑问道:“张妈妈,那个莫先生叫什么名字?”

    张妈妈拿着局票左看右看,半晌后笑道:“瞧我这个老货,根本不识字。洛阳,还是你自己看。”

    洛阳把局票在手心一展,然后合起来,道:“张妈,去请莫先生进来。”

    张水灵去后厢整了整乱掉的头发,进来道:“他是谁啊?找到我这儿来了。”

    陈洛阳脸上已褪刚才的轻狂,不屑地道:“他就是今质问我为什么不读书的人。”

    张水灵一惊,知道这个莫先生是陈洛阳看重的人,忙准备凳子,让人重置杯盏。

    莫凌云随张妈妈走进来时,就看见花枝招展的张水灵在吹拉弹唱,陈洛阳则坐在一旁拍手打着节奏。

    “陈洛阳,你对得起无忧吗?”莫凌云满腹怒火,捏紧拳头冲上去,却被陈洛阳一掌撩翻在地上。

    张水灵忙抱着琵琶站起来,望着地上的莫凌云笑道:“这位先生好大的脾气喔,一来就让人吃拳头。”

    张妈妈把莫凌云扶起来,劝道:“后生,有话好好。我从看着洛阳在街上打架,还没有人打得过他的呢。你也莫白费功夫。”

    陈洛阳听了张妈妈的话哈哈大笑,他不知是要该喜该悲,好多年里,他的世界,拳头是最重要的武器。

    “是无忧让你来找我的?”陈洛阳知道,莫缙云的姐夫是青帮大佬,上次也是他帮着康家找到的他。这次,他能再找到枇杷巷也不意外。

    “不是!”莫凌云气恼地站起来,腾腾满腹怒火,举起拳头又要冲过去。想了半又忍住了。“我是为无忧不平,她太可怜了!”

    可怜?下可怜之人何其多啊!

    “陈洛阳,你别得意!你根本就不是陈家的子孙,十七娘的儿子出生就死了。”

    “那又如何,你有证据吗?现在十七娘也死了!”

    “你的出生证明。”

    “呵呵,你以为一张纸会有用?”

    “你等着瞧!”莫凌云愤愤地,“我一定会让无忧看清你的真面目!”

    “不自量力。”陈洛阳阴森一笑,早看莫凌云不顺眼,像只苍蝇嘤嘤嗡嗡在无忧身边转悠。

    他拎过莫凌云的领子,重摔在桌案上。桌子翻了,瓜果糕点坠满一地。莫凌云踉跄着还没站稳,脸上、胸口又是一顿暴击。

    水灵儿捧着琵琶站在一旁冷眼瞧着,张妈妈哭抹泪地嚷道:“啊呀呀,我就了。他打架没输过人的,你怎么招惹这混世魔王啊!你们赔我的桌子、碗儿、碟子——”

    陈洛阳打得顺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只会读书的莫凌云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灵儿,把他扔到后巷。”

    “张妈,”张水灵答应得清甜,使一个眼递给身边的妈妈。

    “哎呦呦,这个死囡仔!”张妈心领神会灵儿的意思,把莫凌云先拖到柴房锁起来。

    现在公寓是一片狼籍,立脚的地方也没有。

    “明让人给你重新打一套家具。”

    “那是肯定要的,我妈妈的杯儿、盏儿、灯儿也少不得一个。”水灵儿千娇百媚,依着他的身体,,“家里已经这样了,我们去卧室,给你看看我得的那个画本子。那里面——”

    “让别人陪你看,我没空。”

    他把水灵儿的手从肩膀上放下来。完,就去拿柳木架上的西服。

    “你拿西服做什么,去哪里啊?”水灵儿错愕地问。

    “回家。”

    水灵儿生气地跺脚:“陈洛阳,把我家弄成这样,你不许走!”

    陈洛阳瞥她一眼,嘲讽地笑了一下。

    “陈洛阳、陈洛阳!”水灵儿大叫,抢过他的西服死活不肯还给他。

    “水灵儿,把衣服还给我!”

    “不、不!”

    洛阳和她抢了一阵,觉得怪没意思,索性衣服也不要,推开门就往外走。

    “陈洛阳!陈洛阳!”水灵泪水涟涟冲出来,发狠地把西服朝他的背影扔去,对着黑暗的巷子挥舞着拳头喊道:“陈洛阳,我恨你!”

    恨就恨呗!陈洛阳头也不回地想,在世界上走路,总难免招几个相憎恨的人,他才不怕!

    ——————————————————————

    梦里面全是雾,漫大雾,她慌不择路在黑暗中奔跑。

    季微尘不知这是哪里,也不晓得自己要向哪里去,她慌乱地跑着,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追着她,赶着她,要把她抓住。

    “微尘、微尘——”

    他来了、他来了!

    “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她吓得脚跟发软,跌倒地上,慌地又忙爬起来。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爬着上坡路,跑也跑不动,还要不顾一切拼命向前。

    她频频回头看着身后,脚步努力往前。不心撞到一个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她慌乱地道歉。

    垂发的女孩,掩着面,脸藏在迷雾中。飘渺地站在她的面前。

    看见有人,季微尘的心情是喜悦的。她像得救了一样,想和女孩话,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手上居然、居然正拿着一把尖刀,血淋淋的,上面全是鲜血。

    “啊——”

    她尖叫着把刀扔到地上。

    “你,你杀了我——”

    女孩指着她,痛苦的呻、吟着倒在血泊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