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 浮生——若梦(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60 浮生——若梦(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看不见他的脸,但知道他一定在笑她。

    “少爷,你今去洋行了吗?走得时候也不一声,少奶奶醒来不见你,把我给怨死了。”红柳手上熨烫着裙子,嘴上犹不饶人。年轻的女孩自带一种生命本身的真,话烂漫。

    熬煮久了的老鸭汤,汤味鲜美,鸭肉则有些柴。陈洛阳有味地一边吃着,一边看无忧红晕满,拿扇子扑打红柳。

    “你这丫头真是讨嫌,出去、出去!”

    “出去就出去。”红柳嘟着嘴,把熨好的衣服挂起来,端着空的汤碗出去。

    “这丫头片子胡八道,你别信啊——”

    她的话被封缄在他的热吻里,手里的扇子掉到地上。这一次,吃饱喝足,他要做那刚才未完的事……

    热腻一阵,从她身上起来时,他浑身是汗,热得鼻尖都是汗水。

    “少爷,老太太请你快去书房。”红柳在窗底下轻喊。

    “知道了。”陈洛阳应了一声。

    “是。”

    无忧翻身起来,紧张地:“奶奶怎么这个时候叫你,是洋行的事?”

    他没话。

    “是出口茶叶的事?”

    这次,他耸了耸肩。

    “你请到了f.p.chlan?”

    “没有。”他穿好衣服,下床把毛巾打湿了,拿过来要亲自为她擦试。

    “不要……我自己来。”她羞怯不已。他却十分坚持,故意一边为她服务一边欣赏她变化多端的脸。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她娇喘着捶他。

    他严肃地回答她:“我很正经。”

    陈洛阳磨磨蹭蹭,不急不慌来到书房。不出所料除了陈老太太外,陈展姚也在。

    看见洛阳进来,陈展姚哧哧冷笑。

    洛阳笑着向高背椅子上的陈奶奶,甜甜地喊道:“奶奶。”

    陈展姚决定先发制人,首先发难,“陈洛阳,你没忘记自己许下的海口?要f.p.chlan给我们的茶叶评定最高级,打开德国市场。”

    “我没有忘记啊。”陈洛阳惊讶地问道:“展姚兄,今日发向欧洲的货单上不清清楚楚地写着f.p.chlan的大名,茶叶特有级吗?”

    “狡辩,你这是狡辩!”陈展姚气得发抖。他不和陈洛阳争执,转头向陈老太太,道:“奶奶,陈洛阳招来一个外国人做茶大班。把我们的茶叶评定为特优级,那个外国人还冒充f.p.chlan的签名。这不就是弄虚作假吗?现在怡和洋行的f.p.chlan已经知道这件事,正嚷着要和我们打官司呢!”完,他不忘冷笑地扫了陈洛阳一眼,“赔钱是,修山洋行几十年建立的名誉全完了。”

    陈老太太紧缩眉头,嘴巴成一直线,眼睛望着洛阳,期待他给一个解释。

    陈洛阳还是不急不缓,“做生意怎么能墨守成规呢?要是永远一尘不变哪里会有变革。奶奶,你世界上有谁会比我们中国人还懂茶?为什么我们中国要让一个外国人来评定茶叶好还是不好?我们自己的品茶师不比f.p.chlan差。”

    “话是没错,但是外国经销商只相信来去来。”陈老太太不动声慢慢问道。

    “我请来的外国人叫罗宾,是f.p.chlan身边的跟班。他没什么能力,品茶师也做不得。不过,他有一项才能,就是模仿f.p.chlan的字迹惟妙惟肖。”

    “奶奶,你听,你听,他承认是伪造签名了。”陈展姚抓到把柄,不断向陈老太太煽风点火,“奶奶,再这么下去。我们修禅洋行都要跟着他吃官司。”

    陈老太太看着洛阳,等待他接着往下。

    “展姚兄,修山洋行打开门来做生意,是赚钱,吃什么官司?”陈洛阳从口袋拿出一份文件,淡淡笑道:“喏,你看!罗宾来修山洋行之前,已经去香港改了名字。他现在也叫f.p.chlan。”

    “啊!”陈展姚接过文件,从下往上,从左到右,十双眼睛都不够用。

    “法律没有规定只有一个人可以叫f.p.chlan,我们修山洋行碰巧刚好请的茶大班也叫f.p.chlan。他签自己的大名,把自己洋行的茶叶评定更高级有什么问题?欧美德国的经销商早不愿和来去来合作,我们的茶叶质量又好,价格优惠,而且又有f.p.chlan的签名,订货单源源不断地来。怡和洋行要告就去告,我们有法律文件,他就是告到大不列颠也不怕。再,他告的是改名的罗宾和我们洋行有什么关系?即便法院判下来不许用f.p.chlan的签名,我们也早已打开德国和欧美市场。”

    陈展姚恨得发抖,没想到他能想出改名的招数,心里佩服,嘴上不饶地:“你这样做生意,就……就是没良心。”

    “良心?”陈洛阳哈哈大笑起来,陈老太太也跟着笑了。“展姚兄,世人都,无奸不商。你要讲良心,我要讲吃饭,讲挣钱。”

    怡和洋行的茶大班f.p.chlan果真把名字官司从上海打到香港,又从香港打到英国。最后,英国法院判决,怡和洋行和修山洋行都可使用f.p.chlan的签名。这对陈洛阳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再加上修山洋行出口的茶叶质好价廉,不仅一举打开德国市场,连欧洲、美国的订货单也如雪片飞来。

    从此一役,陈洛阳凭借出口茶叶的漂亮战在修山洋行站稳脚跟。他用出口茶叶的经营权和陈展姚在洋行平分秋,还获得陈老太太的信任。

    陈洛阳出了书房,远远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藏在花园芙蓉树下。秋芙蓉花开得正是潋滟,她素淡的像一朵空谷幽兰,不夺芙蓉之美,芙蓉却成她的陪衬。

    她担心他,一直在这等着。看见他终于出来,忙迎过来问:“怎么样?没事?”

    他摇摇头,突然伸手把她抱起来。

    “啊——”无忧无预警地跌坐他的怀抱,看他脸上的笑容,便知道他成功了。她笑得捶他,“你这家伙,白让我担心——”

    她垂下头来,轻轻吻他的唇。他亦紧紧环抱住温暖的身体。

    陈洛阳和康无忧从假夫妻变成真夫妻,起来最不放心的人就是康无雪和莫凌云。

    莫凌云始终有一种担心,无忧太单纯,根本没有涉事的经验,而陈洛阳生活环境又太复杂,早被世界磨砺得刀枪不入。

    “无雪,这事千真万确!枇杷巷里的长三书寓张水灵和陈洛阳关系匪浅。”

    无雪真地问:“凌云,什么是长三书寓?”

    “长三书寓就是堂子、青楼、妓院,张水灵是妓、女,陈洛阳是嫖、客!”

    “吓!”无雪涨红了脸,她一个女孩子听到这些话总是害羞的。

    莫凌云拉住无雪的手,哀求道:“无雪,你一定要去劝劝无忧。不能陷下去,陈洛阳不是好人!”

    夕阳照在莫凌云的脸上,气已经转凉,他还热得起汗。大约是为这件事情着急上火,下巴上冒起几颗痘痘。

    无雪抽回自己的手,踱步走到窗边,指甲敲打着木质的窗棂,“凌云……你是不是还喜欢我姐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