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 浮生——若梦(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9 浮生——若梦(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山风呼啸的蜿蜒山路,几辆车疯狂地在路上追赶着。

    莫缙云把油门踩得最快,和甩不开后面的追击者。

    “陆先生,我们快追上他了!”

    “好啊!”

    陆西法捏紧了手里的气枪,他爬出窗,对着前方飞驰的车胎就是一枪。

    车胎爆裂,一声巨响,莫缙云的车直接撞上路边的护栏。打出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滑向路边。

    车头完全凹陷进去,弹出的气囊整个把他护住。

    紧追的几辆车在他后面停住,陆西法走下车来。手里紧握着他的气枪。

    莫缙云艰难地从车里爬出来,眼帘之前是一片血海。

    “你……你,”他指着眼前的陆西法,“你这是——谋杀!”

    陆西法扯起嘴角冷笑一下,抄起枪托狠狠砸向他的头颅。

    一下、两下……

    “法哥哥!”微澜从车里冲了下来,拉住他,“你别真把他打死了!我们快回江城!微雨,大姐情况很不好——”

    “算你走运!”陆西法离去前还不忘在不省人事的他肚子上猛踢两脚。

    ——————————

    你知不知,我有多爱你

    陈洛阳从梦中挣扎醒来,翻身坐起,身边的无忧揉着惺忪的睡眼,“怎么呢?做噩梦了吗?”

    他没话,径直跳下床,走到桌边倒了一大杯水咕噜咕噜灌下。他的身体发着抖,胸前被茶水溅湿一大片。

    无忧思虑一下,下床走到他身边,关切地问:“你是不是还在为茶叶的事情担忧?”

    “不是。”他摇头,“我梦见,一个人在悬崖边走,没有路,突然掉了下去。”

    “瞧你,吓得满头的汗。”无忧爱怜地用袖子擦试他额头上的汗水。“没事的。梦嘛,都是反的。这预兆着你正走一条平坦的大路,光明正道。”着,她俏皮地笑了起来。烛火灼灼,摇曳的火光之下,她的眉目含羞带怯,动人心魄。

    此时的陈洛阳已经恢复镇定,他伸出手抬起她的下颌,窗户上印出两个交缠的影子。

    他想,他对她是有这样的权力,把她推倒,将她深吻。

    一开始,她只是接近陈家的工具。他需要一个这样的跳板,她就刚好出现。完全地信赖他,成为他的保护。

    她从不知道,他和她是如此不同。像两束不同方向的光,一个照向堂,一个照向地狱。

    他要陈家的财产,她也算是一部分,差点嫁给陈泽阳的女人。

    她问他刚才梦见什么,他梦见一觉醒来,自己又回到时候,和十七娘一起住在肮脏的屋被她毒打。这并不算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的身边没有她。他掀翻了十七娘跑出来,到处去找无忧。直到来到陈家,大红喜字高高悬挂,张灯结彩在举行她和莫凌云的婚礼……

    她是他的妻子,他绝不会放手。哪怕是死亡,她也要陪着他!

    “讨厌!”她娇嗔一语,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两人跌倒在床榻之上,嬉闹一阵。他的身体缓缓压了过来。无忧的心“咚咚”跳着,星眸半垂,心情既紧张又有些期待。

    他呼吸得比往常粗重而粘滞,无忧惊喜地发现他的体温比往常热多了,像个大火球,摸上去滚烫滚烫的。他熟练地解开她的衣襟前扣,雪白肌理对着黝黑精瘦。两个人都憋着气,连呼吸都细巧起来。

    “我……”他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双手把她的双手扣在头部。费力地咽了好几口唾沫,道:“我——我——”

    “洛阳,什么都别,吻我!”她捂住他的嘴,声音柔媚得不能再柔媚,身体在他身下款款扭动。像长尾的金鱼在狭的水池激起水花。再无什么可的,他捉住这只调皮的金鱼,抚摸修长的尾巴。看她脸红红白白,努力咬牙强忍,更显得乌目黝黑,鬓角乌青。

    “别怕,这是一件快乐事。”他抚摸她的脸蛋,柔柔地:“第一次总有些痛。男人女人都是一样……”

    她错愕,问:“你不是第一次?”

    他只看着她,已和她融为一体。

    “啊……”真的好痛,火辣辣地像烧穿了一样。

    她咬着唇无力再思考其他,受着他带给她的疼和烫,变成软和涨,到后来的酥和麻。

    原来男人和女人是这么回事……

    他不多余的情话,只把她抱在怀里翻来覆去,颠来倒去。

    她什么都不知道,随着他的起伏,大脑一片雪白。只知道此生此世,康无忧除了陈洛阳再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别的男人。

    清晨,陈洛阳率先从睡梦中醒来。他一贯浅眠,窗外的一声鸟鸣即让他睁开眼睛。无忧的脸近在咫尺,玉臂搭在他的腰肢上,长发蜿蜒遮住花瓣般的脸,显出她的娇柔。

    他把她的手缓缓拿开,轻巧地翻身下床往洋行里去。

    今第一批签着f.p.chlan评定最高级的茶叶马上就要整箱装船,良好的开始常常是成功的关键一步。

    忙完公事,陈洛阳回到家时,无忧正在试穿新订做的罗裳。和水灵儿不一样,无忧喜欢的是漂亮合身的旗袍。高级的面料、素淡的颜、得体的剪裁,穿在她身上不出有什么好,就是韵味别致。

    他有些疲累,但饶有兴致站在门口看她仪态万千在更衣镜前左看右看。

    “好看吗?”她走过来向他展示自己的新衣,眉宇间宛然含有少妇的成熟。

    “好看。”

    旗袍真是一件奇怪的衣裳,穿的出寂寞也穿得出热烈。

    她含笑看着他,心里有好多话要。但看见他站在眼前又不出来,傻乎乎地仅些无关紧要的话。

    “你吃饭了吗?”

    “吃了。”

    “今日去洋行累吗?”

    “还好。”

    “肚子饿不饿?我让厨房备了老鸭汤,给你盛一晚,好不好?”

    “不用。我有些累,想睡。”

    “那……好。”她脸绯红,不由地心往歪处想,转身把床整了一整。

    他面朝里和衣倒在床上,丝被随意盖在身上,真的闭上眼睛睡了。

    “哎……”他听到她的一声叹息,然后是脚步声。她走过来脱下他脚上的皮鞋,把丝被盖好,心地把他的头放在枕头上。

    她没有离开,一直就这么守着他。

    陈洛阳醒来时,一转身就发现了睡在身侧的康无忧。

    “醒了?”无忧揉了揉眼睛,“饿不饿?”

    “你一直在这陪我?”他问,伸了个懒腰。

    “嗯。”无忧不好意思地:“没想到坐着坐着就睡着了。新裙子也睡皱了,得脱下来熨熨,特意准备明穿回去看爷爷的,唉——”她坐起身,甚惋惜地抚了抚旗袍上的褶皱,朝门外唤道:“红柳,去厨房——”

    他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转过她的脸深吻。

    “洛阳……”她抱住他的脖子,任他将己放倒床上。唇齿间的交缠,软软绵绵。她化成一摊软泥。想着这必要雷勾动地火。可恶,他刚才对自己的爱理不理,现在又是……

    “去喝汤。”他在她耳边轻啄一下,笑着抽身而去。

    无忧只感到胸前一片冰冷,脸孔一阵发烫。再看那可恶的始作俑者,已打开门叫来红柳去厨房盛老鸭汤来。

    她看不见他的脸,但知道他一定在笑她。...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