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8 旅行记(8)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8 旅行记(8)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两祖孙从日到暮形影不离,做什么都是在一起。老爷子的溺爱确实也是有目共睹,要什么给什么,源源在哪都是霸王。批评他两句,他就钻到老爷子身后。老爷子一护,谁都不得。微尘、微雨都管不得。

    源源的教育玄墨就更插不上手。他本身也是忙,季家的一大堆生意,公司的各项事务都是他在打理。这几年,有他在遮风挡雨,真正季家的孩子倒成了甩手掌柜只顾吃喝玩乐。

    他想和微雨及源源去过三人的温馨家经地义。玄墨和微雨都是很早失去父母的人,更渴望体会紧密的亲情。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微雨与我越来越是疏远。她有什么心事都再不会同我了。”

    微尘陷在自己的思考中,不觉莫缙云已经起身关上窗户,悄悄放下窗帘。

    他瞥了微尘一眼,转身来到她的背后。

    “微尘,别想了。”

    他从身后把她环住,下巴抵在她的头发上,“知不知道,当玄墨要带走微雨和源源的时候。我也好想,我也想把你带走。”

    微尘心里腻腻的,虽还不至于恶心,但已在反感他这不打招呼突然地靠近。

    她忍着想把他的手从腰上扒拉下去的冲动,勉强开着玩笑,问:“请问,莫先生,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去啊?”

    “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只有我和你!”他把她搂得越发紧凑一些。

    微尘呼吸急促地道:“只有我、我们两个人也太、太寂寞了?”

    “不寂寞,一点也不!”

    他有些贪婪地想要得寸进尺。手也慢慢往上滑去,直接伸到她的前襟里面。

    这下,季微尘完全忍不了。

    她厌恶男的病情虽然有了些许点点好转,但绝对还没有达到可以和他这样近距离的深入。

    “缙、缙云——”

    她慌地去拉他的巨掌,他的手掌却兜着胸前的丰盈揉捏、挤压。

    “缙云,你放开我!”

    “微尘,今晚我们再试一试?上次,你也过想再试一次!”他语气充满哀求,手臂却是坚决。

    “可……可是……”她的眼皮暴跳,上次归上次,今归今。

    现在她完全没有心情和想法!

    “也许这次可以呢!”他抬起她的下巴,用力痛吻下去。

    不得不承认,陆西法的出现狠狠刺激了他。

    微尘是忘记,他却深深记得!

    她接受了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体温,为什么就是要抗拒他自己?

    他知道,她的唇吻过他,知道她曾在他身下承欢,知道她曾坦然接受过他所有的亲近、爱抚、给予和深入……

    今,他也要!

    不、不——

    季微尘在心里狂呼,他的舌又腻又滑让她极度恶心。

    她被压在他怀里狂吻得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拍打他的背。

    不知何时,她惊讶地抬手发现,自己手腕上居然缠上了一条绷带。

    “你——莫缙云,你要干什么?”

    他红了眼睛,拉拽着她到床边,把绷带的一头拴在四柱床的床柱上。接着,他抽出另一根绷带,把她的另一只手也绑住。

    “缙云!”

    “微尘,”他用身体把她摁在床上,头对着头,面对着面,“你知不知道有种治疗方法叫做突破心理临界点?”

    “缙云,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她紧张到极点,六神无主地挣扎着。哪里有功夫听他什么心理临界点!

    “临界点就是极限。像跑马拉松一样,当你觉得不行了、快要死了、再坚持不下去了时候就是极限。只要你越过你的极限,跨过临界点后,就谁都战胜不了你!心理学上,每一件事都有一个心理临界点。只要你越过去一次,就战胜了它。”

    “你什……什么意思?”她的牙齿格格打颤,很不想从坏处去理解他的意思。

    “今,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停。你或许会有些痛和难受,但没关系,过了今晚就好了。”

    他搂着她,喃喃地着,“微尘,永远记住。我爱你,非常爱你——”

    不!

    这不是爱!

    不是……

    空气之中微尘剧烈地发抖,她听见自己的牙关声伴随着衣帛裂开的声音。

    皮肤感到一股冷气,接着是无数的鸡皮疙瘩丛生在上面。

    “啊——啊——”她尖声大叫,痛苦极了!

    “嘭”的一声巨响,无数的火光倒映在透明的窗玻璃上。

    “嘭”的又是一声。

    她呆然两秒,赫然明白,在这巨响的映衬下,谁会听见她的呼喊呢?

    “你别叫了,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

    多么熟悉的台词,像极了电影里遭受凌、辱女孩常听见的话。

    女孩是遭受坏人恶霸的凌,辱,而她呢?

    要被爱的人,以爱的名义,强、奸吗?

    他侵犯的范围越来越广大,她的皮肤在空气中裸,露得越来越多。

    她吐了,呕了一床秽物。

    他也没有停止他的动作。

    她的身体僵直得宛如一块石头,在抽搐。

    他也没有住手。

    他跪在她的面前,急慌慌地解开皮带。

    眼泪模糊了微尘的眼睛。

    是不是真的没人来救她?

    她是不是今晚真的要被——

    她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几乎已死……

    她哭着,大喊道:“微雨——微雨——”

    心里有那么一种感觉,能救她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妹妹,季微雨!

    “微雨、微雨——”她的声音化成低低哽咽的哭泣。

    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边缘,门外终于传来急促地敲门声。

    “姐姐、姐姐——”

    “是你在叫我吗!”

    “是、是……”

    “姐姐!”

    “姐姐!你快开门!”

    莫缙云的脸雪白,而失去一贯的从容和淡定。

    他万万没想到,微雨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他不得不解开了微尘手上的绑带,把她身上的衣服拉好,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微尘别过头去,不停地流泪,不停流泪。她心里只觉得心里只觉得一股庆幸,好庆幸。

    最坏的一切还没有发生。

    “姐——”

    房门一打开,微雨便冲了进来。

    “姐姐,你怎么呢?”她焦急地问道。

    “微雨……”

    微尘哭着倒在微雨的怀里。泪流满面,浑身发颤。

    微雨冰雪聪明,此情此景已经想到七八分的缘由。她跳起来,转身狠狠往莫缙云脸上抽一耳光。

    “滚!”

    莫缙云没有一句话,默默退出房间。

    他出来时和姜玄墨正好打一照面。玄墨看见他脸上的红印,颇为讶异。

    莫缙云也没解释,轻轻一句“请好好照顾她”,低头匆匆而去。

    昏暗的房间里,微尘紧紧抓着妹妹的衣袖,哭道:“回家……微雨……我要回家……”

    “好好——”微雨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微尘包裹起来,对身后玄墨道:“玄墨,快去拿车。我们马上回江城。”

    玄墨什么也没问,半个时就把一切东西收归整理好。源源也被塞到车上。随时都可以出发。

    “姐姐,我们走。”微雨把虚弱的微尘扶上车。

    出发前,玄墨突然想到,“我们就这样走,要不要通知莫缙云和微澜啊?”

    听到“莫缙云”的名字后,微尘明显把头摇了一下。身体直往车里靠去。

    微雨一声冷笑,“莫缙云就不必了。而微澜跟着陆西法不知哪里浪去了?我们走。”

    姜玄墨默默发动了车。

    夜风拂面,微尘靠在微雨肩膀上,哭了一程又一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