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7 旅行记(7)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7 旅行记(7)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西法轻轻往后一闪,轻易避开。待他回头,狠狠就是一拳打在莫缙云的下巴。

    莫缙云眼前一黑,昏昏往后倒去。

    他不服输,擦了擦嘴角的血后,冲上来和陆西法抱在一起作势要同归于尽。

    微尘望着眼前为她的男人们,心里直感到万念俱灰。

    她为自己感到羞愧,无脸面对缙云,一次一次欺骗了他,还被他……

    这样不顾廉耻的女人,活着还有什么面目见人。

    她恍恍惚惚生出活不下去,无法面对的念头。

    满池清碧粼粼的湖水也在引诱着她。

    沉到湖底就结束了。

    结束了、结束了、全结束!

    这痛苦的一切——

    “微尘!”

    “不要跳!”

    一声巨响。

    两个男人伸出的手都晚了一步。他们毫不犹豫接着都跳了下去。

    莫缙云离微尘更近一步,率先抓住她的手。

    微尘紧闭着眼睛,脸紫白。

    陆西法紧跟着过来,焦急地问道:“她怎么呢?为什么会——”

    “你还不懂吗?”莫缙云怒火朝地把他推开,“你的出现只是会害她而已!五年前是、现在还是。”

    “不可能!”

    “你不信就等着瞧。五年前微尘为了你就死了一回,今这是第二回。你要是真的爱她,就应该远远地离开她,再不出现。”

    完这些话后,莫缙云再不理会他,抱起微尘往岸上走去。

    “莫缙云,我是不会信你的!”

    陆西法站在湖水中,烦躁地捏紧拳头捶打着水面。

    ———————

    莫缙云把湿漉漉的季微尘抱回了别墅。除了他以外,他不许任何人进微尘的房间。

    他是医生,又是微尘的男朋友兼未婚夫。他的决定一时也不能让嚷你反驳。

    “二姐,大姐没事?”微澜拉住微雨,问道:“这和上次又是一样,就他和大姐待在一起一整……要是他没对大姐做什么,我真是不相信了!”

    微雨的嘴一直抿得紧紧的,她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要找个医生给大姐看看吗?法哥哥也了,他有很好的医生。”

    “莫缙云就是医生。”

    “也对。”微澜吐了吐舌头。

    微雨很不情愿面对莫缙云,但为了姐姐,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敲响房门。

    “噔、噔、噔。”

    “谁?什么事?”

    “莫缙云,你开门。”

    “微尘在休息,要是没什么事——”

    微雨怒道:“莫缙云,季微尘是你的女朋友,也是我的姐姐。我有权利——”

    房门“呼啦”一声被打开,莫缙云的脸阴沉沉地出现在她眼前。

    微雨眉心一跳,每次看见他的脸,都让她想起不开心的回忆。

    “季微雨,微尘不仅是我的女朋友,更是我的未婚妻。比起权利我比你更有权利。”

    微雨牙齿的的的地冷颤,不仅如此,他还要再补上一句,“而且你放心,我对微尘绝对会比对你好千百倍。”

    “人渣、人渣!”

    微雨气得哆嗦,跌跌撞撞跑下楼。

    “二姐,怎么样?”

    “我不管了!”微雨勃然大怒,“随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微澜碰了一鼻子灰,吐了吐舌头更不敢去了。

    —————————

    微尘觉得自己一直在海水中沉浮,她的身体没有重量,如羽毛在水面随波逐流。

    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

    “季微尘,我再问你一次。你一定要这样吗?”

    浮动的水面映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她看不清她的面目,只觉得无比的熟悉和亲近。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可要真心地想清楚了……”

    “这不是玩笑,决不是——”

    “微尘,微尘——”

    迷迷糊糊中,她被人扶了起来。

    “微尘,吃药。”

    苦涩的药丸被塞到她的嘴里,强逼着她吞了下去。

    她吃了什么药,什么药?

    她不知道,也问不出。

    黑暗再一次席卷她的世界,水中的女子和声音也跟着一起消失。

    “砰”!

    “嘭”!

    微尘是被巨大的焰火声震醒过来的,她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哪里,她又是在哪里。

    她顺着光线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浑身乏力,好几次摔倒在地板上。

    她趴在地板上,仰望窗外的空。漫烟花如梦如幻,远远听见有人在欢呼。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直到身后传来声响。

    “微尘。”莫缙云端着药水推门进来。

    窗外的湖风吹起他的衬衫,亦吹乱了他的头发。唯独吹不乱他脸上从容淡定的笑容。

    “心感冒。夜风很凉。”

    他放下药水,拿起一件外套,走过去把微尘扶起来,“你刚睡醒,没什么力气,所以才会跌倒。”

    “谢谢。”微尘低头拢了拢外套,问道:“缙云,现在怎么是晚上,我在房间呆了一吗?”

    “可不是一吗?你生病了,昏昏沉沉地在床上睡了一。”

    “我怎么生病了?”

    “上午我们游湖的时候,你不心掉到湖水里着了凉。你不记得了吗?”

    “啊,有这种事?”

    她惊异地抬头,发现他也是一脸不置信地看着她,皱着眉头道:“微尘,你的记性可是越来越差啊!你再好好想想——”

    微尘揉着太阳穴,努力地回想。

    她记得早上,她很早起床,在餐厅碰到微雨和微澜。然后和莫缙云一起去划船游湖。游湖回来……然后呢……

    然后,然后……

    怎么就到了这里?

    时间也变成晚上!

    “嘣”!

    室外的烟花又炸出一声巨响,她被吓得一弹,捂着耳朵蹲在地上。思绪被打得稀乱。

    “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人你感冒了,脑子会有些转不过弯来。”

    莫缙云轻柔地拍着她的肩,把她扶到床上。

    微尘身体发着抖,不停地瑟瑟。

    “来,这是晚上的药。吃过这些药,再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递过来的药丸,让微尘迟疑。摇晃的水杯像是虚幻的人脸。

    “微尘,快吃下去。”

    好!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继续想下去。接过白的药丸,和水吞下。

    她的表现让莫缙云很满意。他笑着擦去她嘴角的水渍。

    “缙云。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

    “真谢谢就一辈子别离开我。”

    微尘怯怯一笑,低下头不自觉揉搓着双手,既不好,也不不好。

    好像是怕他问起什么,季微尘先发制人地转移话题,道:“你觉得玄墨和微雨往后该怎么办?”

    看她不再纠结今的事,莫缙云也很乐意和她些别的。

    不过季家的家事,他真不好发表意见。

    只是玄墨带着微雨一走,季家的大摊子事都得微尘接手,再加上不喜欢他的季老爷子……

    “如果可以,你再劝劝玄墨。季家离不开他,爷爷也离不得源源。实在不行,可以先让他带着源源和微雨搬出季家,到外面住一段时间。只要都在江城,爷爷应该也能接受。”

    微尘叹息着道:“玄墨的要求不只是搬出去住一住那么简单。他想要的是完全独立自主的生活。他想带上源源和微雨去美国求学。”

    “啊?去美国?”莫缙云眉头一皱。“你爷爷那,恐怕不得答应?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

    办法?

    哪里来什么办法!

    无语的死结。

    源源是季老爷子盼了二十年的血脉曾孙子,是他暮年人生的最大安慰和希望。

    他每早晨起床的第一句话就是,“源源。”

    两祖孙从日到暮形影不离,做什么都是在一起。老爷子的溺爱确实也是有目共睹,要什么给什么,源源在哪都是霸王。批评他两句,他就钻到老爷子身后。老爷子一护,谁都不得。微尘、微雨都管不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