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 旅行记(6)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6 旅行记(6)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唉。

    微尘的喉咙里发出一句不甚明白的低语,翻过身把头埋入被褥里。烦躁地又踢又骂。

    第二早上起床,没睡得好,微尘的脸自然有些些憔悴,憔悴之中又带了些许火气。

    她来到客厅,惊讶地发现,微雨和微澜都在。

    这真奇怪了!

    昨晚上微澜不是和陆西法出去浪去了吗?

    今怎么这么早就起床,还容光焕发地坐在桌边吃早饭。

    “姐,你昨晚没睡好吗?”微雨关心地问道。

    微澜端着牛奶嫣然一笑。“二姐,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我怎么呢?”微雨不解地问道。

    微澜咯咯笑着道:“你有人暖被窝,大姐没有啊!”

    “季微澜!”微雨伸手掐妹的脸,“你倒是有完没完,挂在嘴边就是这个!”

    “难道我错了吗?”微澜不甘示弱地也伸手也去掐她的脸,道:“看你这春光满面,昨晚上玄墨哥哥把你喂得饱饱的。”

    “你,真是——我今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好啊,你来啊!”

    趁着两姐妹互掐的时候,微尘什么胃口也没有,默默走了出去。

    初夏的早上,湖边的风丝丝带暖,吹在身上一点都不觉得凉。

    季微尘落落寡欢躲在院子的角落,装作欣赏眼前的风景,其实心里的绞痛早就风起云涌。

    看见微澜的脸,她心里就好痛,好想哭,眼睛里却流不下眼泪来。

    她伤心什么,痛苦什么?一切都是她首先作出的选择。

    她选择了做莫缙云的未婚妻,放弃他们不道德的关系,不是吗?

    为什么还要犹豫不决,为什么还要因为他和别的女人亲密而耿耿于怀,伤心得好像要随时都要哭出来——

    “微澜。”

    “法哥哥!我们今去哪里?”

    “你跟我走就是了。”

    “呵呵,好。”

    陆西法来接微澜,两人手拉着手消失在别墅门口。

    微尘躲在暗处,目送他们远去。她咬着唇,不自觉地滚落落着眼泪。

    整整一,季微尘不管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莫缙云安排的许多活动,都没有大兴趣。好像有人把她的灵魂抽走了一样,让她对一切都失去指望。

    “微尘,你将来我们去哪里度蜜月好?”

    微尘坐在船上,心不在焉地听着莫缙云话,此时她正和他在千岛湖上泛舟。

    “你想去国内还是国外?”

    “随便。”微尘低着头,眼睛看着层层叠叠的水面波浪。

    “就去国外。去马尔代夫,还是巴厘岛?你觉得哪里更好?”

    哪里更好?

    微尘恍恍惚惚,无意识地道:“都听你的,越郡就很好。”

    她话音刚落,莫缙云脸大变。他握紧手里的船桨,像木雕一样僵住。

    微尘无知无觉还在在水面的波浪。等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问呆若木鸡的莫缙云,道:“你怎么呢?为什么不话了?”

    莫缙云回过神来,使劲全力用船桨在水面划出一个大弧度。船身像前飞出几米远。

    他沉默了,她倒有话要了。

    她前前后后把这几的事想了许多,始终还是觉得他和莫缙云的婚礼应该再慎重地考虑一下。

    季微澜得对,遵从内心感受,不丢人。

    “缙云。我们的婚事暂时——可不可以缓一缓?”微尘一直盯着水面,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你知道我爷爷,他……”她找了一个十分蹩脚的借口推诿,“我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可和祝福。你能谅解吗?”

    莫缙云既没好也没有不好,阳光下,他眯着眼睛,用木质的柳木船桨在水面划开一道又一道的波纹,那木浆好像一把利刀可以无情地削开脑袋。

    游湖回来,莫缙云一直呆在房间,季微尘也是闷闷。两人怀着各自的心事。

    如果来千山湖之前是季微尘躲着陆西法,那么来千岛湖就是陆西法有点故意躲着季微尘。

    他刻意地回避着和微尘的单独相处,然而却故意地和微澜在她面前秀着恩爱。

    季微澜要和陆西法在一起,微尘怎么能袖手旁观?

    微尘对两个妹妹的爱,一直是她身上最大的软肋。

    陆西法利用得很巧妙也很彻底。

    季微尘不想把事情拖到回到江城再解决,她服自己是怕让爷爷看见陆西法和微澜在一起,气得高血压冲顶!而不是自己已经快受不了无时无刻的胡思乱想。

    如果,微澜真的和他有个一二三四……她可真是想都不敢想。

    思前想后,她第一次拨通了陆西法的电话。

    “你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

    她的邀请,陆西法欣然同意。

    千岛湖的水面一年四季皆弥漫着薄雾,尤其是早晨和傍晚丝丝雾气像烟雨一样漂浮在水面之上,宛如人间仙境一样。

    沿湖的环形栈道上,一抹身影在犹豫徘徊。陆西法跟在她的身后,明知故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希望你不要再和微澜在一起。”

    “你给我一个理由吗?我和微澜男未婚女未嫁——”

    “她不适合你!”

    他望着她着急上火的样子,差点没笑出来。

    她这算不算是吃醋?这个想法让他开心不已,至少证明她心里还有他的位置。

    他故做正经地捏着下巴,思忖片刻,道:“我也觉得微澜不太适合我。”他抬起头,觑着微尘道:“唉,若要是你来——”

    “住嘴,”她气得脸都红了,不容许他胡下去,“我有未婚夫!”

    “未婚夫又不是丈夫。”他烦透了她成把莫缙云做挡箭牌。

    陆西法欺身上前,按住她的肩膀一直将她往后压在坡岸背后浓密的爬山虎树丛之中。

    微尘惊慌地感到身后传来一阵清凉,植物的芬芳顿时包围了她。

    “你、你要干什么?”

    “未婚夫可不受法律保护。”他奚落地在她耳边笑道。

    “谁的?”她面红耳赤,闻到他身上的汗味和身后的泥土、树叶和混合的湿气。

    他哈哈笑着,为她的惊慌。

    她的心嘭嘭跳着,他靠得那么近,总感到会要发生点什么。

    好多次,他都是出其不意的……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你,你……”

    他的手拉开她的衣服下摆,大手贴合着她的腰腹,然后慢慢蜿蜒向上。

    “……”

    她满脸潮红,身体像弓一样绷得紧紧。不由地踮起脚尖,羽毛般的睫毛快速地轻垂下去。

    她的样子实在可爱,颤颤的呼吸像等着骑士一亲芳泽的公主。

    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有点兴奋又有点害羞。

    “微尘……”他倾身靠近,用脸颊在她脸颊上蹭了一下。然后往下……

    他的头贴在她的耳畔,冰凉凉地让她颤栗又舒爽。

    “陆西法……”

    她搂住他的脖子,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陆西法,快吻我、快抱我、快把我——

    他们吻得缠绵,浑然忘了周围的一切。

    直到一股力量从陆西法的颈后传来,把他从微尘身上暴力掀开。

    莫缙云的脸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缙……缙云……”微尘脑子乱了,害怕地道:“你……你别生气……我们……没做什么……”

    “我亲了她。”陆西法的声音飞快地压着季微尘的尾音道。“我不仅吻了她,还对她做了许多其他的事。”

    微尘身体筛糠一样发抖,几乎无法站立。

    莫缙云同样是气得浑身发抖。

    陆西法挑衅地看着莫缙云,好像在,你看,事实就是这样。

    “缙云,对……对不起……”

    “季微尘,为什么要对他对不起?相爱不需要抱歉,不爱才需要。”

    “你住嘴!”她捂着脸,羞愧得快要哭出来,“你别话,好不好?”

    莫缙云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奇耻大辱,抄起拳头往陆西法脸上猛揍过去。

    陆西法轻轻往后一闪,轻易避开。待他回头,狠狠就是一拳打在莫缙云的下巴。

    莫缙云眼前一黑,昏昏往后倒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