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 旅行记(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4 旅行记(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姜玄墨揉了揉鼻根,红着眼睛,道:“姐姐,微澜,我向你保证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不会带走季家的一毛钱。我想带走的只有一样东西。我深爱的儿子和妻子。微雨坚持不肯与我离开,我就只能带走源源。”

    季微尘脑子快晕了,“玄墨,你什么意思啊?一会深爱儿子和妻子,一会又要离婚?源源是爷爷的命根,你要把他带到哪里去啊?你又要到哪里去啊?”微尘抛出一大堆的问题,最后也急了,口不择言地道:“你是不是介意源源姓季不姓姜,所以才——”

    “不是。”姜玄墨迅速打落微尘的话。眼里含着点点泪花,他难过地道:“姐,我不是重男轻女的人。源源姓季还是姓姜都无所谓,总归他都是我的孩子。我到季家生活快十年,这十年里每一我都莫不是在努力奋斗,不敢一日松懈。我想报答爷爷对我的养育,报答你们对我的善意。”

    “那你为什么还——”

    “因为我也想过我自己的人生。我想放下关于季家的一切和我的妻子、儿子幸福的生活下去。我也有我的梦,我的理想和渴望的生活。你问我爱不爱微雨和源源?我爱,我深深爱恋他们。我想他们到我的世界中来,我要带他们去环游世界,去看辽阔的海洋、山地、平原。我想有更多的时间陪着他们,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旅行。而且我发现,爷爷太溺爱源源,再这样隔代的教育下去会害了他。我是一个深爱儿子的父亲,我不能看着他被溺爱毁了!所以我想放下工作亲自教育源源。姐姐,你能理解我吗?请帮我把季家的重担卸下来。我太累了,我不想这样成为赚钱机器生活下去……”

    微风轻轻吹开窗帘,微雨躺在床上,满脸泪痕未干。她现在终于尝到真正爱一个值得爱的人的滋味,为他喜、为他忧、为他泪流满面、为他痛苦流泪却从不苦。

    “微雨,微雨,”微尘在门外轻敲门扉,“开门。玄墨把所有的事都与我讲了。是我不好,错怪你了。”

    微雨咬牙,泪如泉涌奔流枕上。她翻身起来,把门打开,门外的姐姐也是双目红肿。

    微尘伸手抚摸妹妹的脸,“傻瓜,你为什么不同我讲实话?”

    “姐。”微雨扑到微尘怀里,哭得乱颤,“姐,我不想和他分开……”

    微雨抽泣着道,“玄……玄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收到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醉心数学研究……但是为了我……为了爷爷,他放弃了。而现在,是……是他最后的机会……姐姐……姐姐……我怎么能再阻拦他……”

    “我知道,我知道。”微尘心疼地抱着快要崩溃的微雨,吸着鼻子道:“会有办法的,我们一定会找到解决办法……”

    “微雨——”

    玄墨也走了过来,听见他的声音,坚强的微雨越发哭得泣不成声。

    “玄墨……你走……我再不会拖累你——”

    “你胡什么!”

    玄墨把她从微尘的怀里接过来,深深拥抱着,“我从来没觉得你是拖累。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所有的事。”

    微雨伏在他的胸前哭得更大声,像个受伤的孩子。

    微尘欣慰地看着这一幕,默默退了出去。

    真的,有爱,就好。

    无论多难都有可能走下去。

    ————————————————————

    为了迎接客人的到来,度假酒店特意在别墅的游泳池边安排了一场型的欢迎party。

    也不,该有的布置安排一样不落。酒水、水果、食物、糕点都丰富多彩。还挂起闪烁的彩灯。

    主人如此大费周章,客人自然欣然赴约。

    季家的三位美人都慎重其事地换上了晚礼服。季微尘选的是一条墨绿的丝质长裙,酥胸乳白再配上不盈一握的长腰,格外显得纤细动人。

    “你今很漂亮!”莫缙云赞道,紧着又一句:“不过我还是喜欢看你穿上次我买的那条裙子。”

    微尘呵呵一笑,不知该什么好。

    棉麻布料做家居服还行,做晚礼服就实在是——

    唉,缙云的审美真是初级。

    莫缙云挽着她的手,来到泳池边。这时微雨和玄墨已经在陪着源源游戏。

    今的微雨也好漂亮,大红的礼服极衬她的肤,白里透红像颗成熟的水蜜桃般。

    微雨笑吟吟地看着儿子,玄墨笑吟吟地看着她。一幅有爱的画面,让人不忍打搅他们的幸福。

    “咯咯,咯咯……”发出笑声的是舞池中的微澜。

    微尘回头一看,微澜是穿着一身洁白,像落入凡间的使在林间歌舞。

    她眯起眼睛,想看清楚,微澜到底在和谁共舞?

    那男人——是谷自新吗?

    应该不可能。

    一曲完毕,微澜甜蜜地挽着男人的手,施施然走到微尘和莫缙云跟前,极为自然地道:“姐,这是我的新男朋友——陆西法。”

    陆西法朝着季微尘灿然一笑,季微尘感到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

    莫缙云同样一脸目瞪口呆,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死死地盯着陆西法。

    “你们——季微澜你在搞什么鬼?”微尘气急败坏地拉过妹妹的手。

    “姐姐,你弄痛我了!”微澜无畏地耸了耸肩,“我也没搞什么,就是谈恋爱啊。”

    “胡!你谈什么恋爱,你是有未婚夫的人!”

    微澜一甩头发,潇洒地道:“我和谷自新定了君子协议,结婚前半年互不干涉!”

    “可是——”

    “没什么可是!姐姐,你就是老古板。”微澜笑吃吃地伸出手来,把白腕上的钻石手链露给她看,“怎么样?漂亮,是法哥哥送给我的。一百多万呢!”

    “你还收他东西!”微尘气得快疯,伸手就来拔她的手链。“季微澜,平日我是怎么教你的!快把手链还给他!”

    微澜怎能让她得逞,把手藏到身后,嘴里喊着,“不还,不还,就不还!法哥哥送给我的,你凭什么让我还!”

    “季微澜!”

    两姐妹拖着长裙,在泳池和树影间你争我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打打闹闹是姐妹情深。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陆西法和莫缙云之间同样暗潮涌动。

    莫缙云捏紧了拳头,脸上的肌肉在微微颤动。这次旅行的所有安排都超出了他的计划。

    他努力调整呼吸,控制自己躁狂的情绪,决定率先打破沉默,“陆先生,什么时候来江城的?”

    陆西法清冷一笑,淡淡地回答,“比你想的要早,也比你预料得要晚。”

    莫缙云伪装出听不懂的样子,道:“你还是这么喜欢打太极。”

    “你也还是这么喜欢在背后出阴招。”

    四句话,句句针锋相对。

    他们都料到对手来者不善,但没想到,重逢时依旧喜欢的归喜欢,讨厌的归讨厌。

    莫缙云看着和微澜追逐的微尘,头发乱了,粉脸菲菲,却无损她任何美丽。

    他宣告主权般的道:“如果你是为微尘回来的话,恐怕会要失望。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陆西法哈哈一笑,大气地道:“未婚夫妻而已,又不是丈夫。即便是丈夫又如何?又不是不能离婚!法律上人人都有婚姻自由,这既包括结婚自由,也包括离婚自由!”他凑近莫缙云的脸,嚣张地低语道:“莫缙云,你不要自欺欺人。我得到的微尘永远比你要多得多。”

    莫缙云气得眼珠子都要迸射出来,抿了抿唇后又抿了抿唇。

    他安慰自己,不要慌张,不要被他的气焰吓住。

    这不是六年前,更不是在越郡。微尘也不是六年前的微尘。

    “陆西法,登高跌重,你只管开海口。”莫缙云胸有成竹地道:“比起恨你更无力的是,她根本就不记得你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