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旅行记(2)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3.旅行记(2)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雨冷峻地甩给微澜一记冷眼当作回应。

    既然是姜玄墨办的手续,微尘便放下心来。

    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乘坐观光车出发去别墅,一路上欣赏了岛的秀丽景,绿意盎然。远处的湖水波纹荡漾,细的浪花轻拍着湖岸。一栋栋造型别致的度假屋在岛上矗立,经过时还可看见屋前的高大植物和掩映在里面的缤纷吊床和游泳池。

    不一会儿,观光车停驻在6区别墅门前。看见门口站着的男人,源源最先跳下车,欢欢乐乐地扑到他的怀里。“爸爸、爸爸”的叫着。

    “玄墨。”

    “姐夫!”

    季微尘和微澜紧随源源后面下车。

    “大姐,微澜。”姜玄墨抱着儿子向两姐妹打招呼。他又向莫缙云礼貌地笑了笑,“莫先生。”

    “玄墨,你还是这么客气。称我缙云就好了。”莫缙云也跟着下了车。

    微雨低着头,磨磨蹭蹭到最后。看见玄墨也如没看见一样,马上把脸扭了过去。姜玄墨对她也选择了漠视。

    微尘心里叹气,看这样子两口子还在冷战期啊。

    微澜朝微尘指了指微雨,然后做一鬼脸,率先进屋去看房间。

    莫缙云和玄墨寒暄,微尘悄悄戳了戳微雨的腰肢,把她往玄墨的方向推去。

    “出来玩就是要开开心心的,你这绷着脸算什么!”

    “我就绷着脸了,他爱看不看!我季微雨没求着他来。”完,微雨一甩手,喊道:“源源,还不赶快过来。换了衣裳,妈妈带你游泳去。”

    听见游泳,源源立马像猴一样从姜玄墨身上滑下来。牵着季微雨的手,两母子一起往屋里走去。把晾在屋外的姜玄墨气得脸发青。

    微尘只好打着圆场,“玄墨,你别生气。微雨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她看见你不知多高兴。”

    “大姐,你别安慰我。”姜玄墨苦笑:“我认识微雨有十几年了,她是什么脾气的人我再了解不过。我们的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得清的。”

    清官难断家务事,夫妻间的离离合合确实不是几句话道得明白。

    微尘也只能象征性地安慰他几句,进到别墅里。季微尘草草收拾行李,留着莫缙云陪着玄墨聊,自己即去找两个妹妹。

    两个懂享受的家伙,此刻正换了泳装在荡漾的游泳里畅快玩耍着呢。

    季家的女子穿上香奈尔是名门淑女,换上比基尼就是火辣尤物。

    微雨和微澜一个穿红、一个穿黑,最简单的款式配上凹凸的身材,已经是美丽的风景线。

    “你们两个!”微尘走过去,往睡在躺椅上的妹妹们身上一人扔一条浴巾,骂道:“拜托!你们两个都是为人妻子的人,要不要穿得这么、这么——”

    她实在不出口那个字。

    微澜顺口接道:“你是不是想我们骚气啊!”

    可不就是吗?

    “你可别教坏源源。”微尘一看,源源在泳池里扑腾着水上排球。

    “现在不骚还等得什么时候去骚气,”微澜拿起身边的果汁喝了一口,道:“女人过了三十五,就是骚气得上去也没人看啰。我还不赶紧抓紧时间骚气骚气。”完,伸手调皮地在微尘的丰胸上压了一把,笑道:“大姐,莫装纯情。我们三人之中,你的胸最大。换上泳装肯定比我和二姐还骚气呢!快去换泳装,快去换!”

    “胡闹!”微尘推开妹的魔掌,转目看着身边一直戴着墨镜不发一言的季微雨。“微雨,你和玄墨——”

    “缘分已尽。”

    “你这是不是把离婚挂在嘴里挂上瘾了,动不动就是这个!你要是——”

    微雨“呼啦”一声把浴巾蒙在头上,表明不想听她话。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微尘怒道,猛扯她头上的浴巾,“你就是被玄墨宠坏了,什么都依着你的意思!弄得无法无!”

    两姐妹一个怒吼一个就是死死抓住浴巾不放,在泳池边扭了起来。

    微澜看情形不对,忙劝架道:“大姐、大姐!你别骂二姐了。你看,她都哭了!”

    微澜的话让微尘一愣,微雨是像孔雀一样骄傲的女子,从不屑为男人落泪的。

    而现在的她,可不是在哭吗?

    伤心欲绝地把浴巾兜在头上,颤抖的肩膀哭得压抑而悲伤。

    “微——”

    微尘的手还才碰到妹妹的肩膀,微雨就像触电一样跳起来,径直往楼上跑去。

    微尘愣在原地叹了好长一口气,再看看身边悠哉悠哉喝着果汁的微澜,转移火力地问道:“只晓得吃吃吃!刚刚微雨就没和你什么吗?”

    微澜快被口里的果汁呛死,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明明惹哭微雨的大姐自己,现在倒来质问她。

    微澜嘟着红玫瑰般的嘴唇衔着透明吸管,道:“大姐,这还要啊!自从姜玄墨进了季家的门。季微雨所有的不高兴、不开心、不快乐全是因为他,从没有例外。”

    “你好好看着源源,我去找她谈谈。”

    “大姐,我劝你别去找她。”微澜放下果汁,重新把墨镜戴上,难得正经地道:“她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吗?什么事都是自己扛,比谁都能忍,也比谁都更能牺牲。”

    十分钟之内,微尘即被最的妹妹教训了两次。

    第一次是“大姐,这还要啊!”,第二次是“大姐,你还不知道吗?”

    仿佛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就是她这个做长姐的一点都不知情。

    多少年来,自从爸爸妈妈去世后,她一直是妹妹们的保护伞。

    微雨信任她、微澜依赖她,她们无比的尊敬和驯服于她。

    而今,她才发现,妹妹们已经长大,她们拥有了自己的人生,去到了她也去不了的地方,遇到了她也难解决的问题。

    越长大越觉得越亲密的人,拥抱起来越痛。

    午餐的时候,微雨也没从房间出来。源源想去喊妈妈下楼吃饭也被微澜拉住。

    吃饭时,微澜和莫缙云不停活跃气氛,微尘和玄墨一直心事重重。他们都在担心着同一个人。

    过饭后,姜玄墨主动来找微尘,微尘亦有一肚子话想问他。

    他们来到别墅靠窗的沙发上,莫缙云和微澜则默契地坐在一旁。

    “玄墨,你和微雨到底怎么呢?”微尘开门见山毫不含糊,“我看得出微雨爱你,你也爱她。感情方面你们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微雨总是吵着要离婚呢?”

    窗外的阳光从透亮的大玻璃窗前折射进来,凸显出姜玄墨身上的一股儒雅气质。他不仅斯文还非常干净,一身的书卷气,商场打拼多年却看不出半点商人的市侩和唯利是图。

    他十七岁父母双亡后,是季老爷子收留他、资助他,等他长大又把家里最美的孙女嫁给他,于他不亚于再造之恩。如果,他的人生里曾因为季家失去过什么,也是一点点的名声而已。

    江城的生意圈中,许多势利的红眼人在背后嘲讽姜玄墨是赘婿。生的儿子姓季,不姓姜。但其实他们更多是嫉妒罢了。

    “姐,”姜玄墨长吸一口气,“不要再责怪微雨,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她只是不想让爷爷对我失望,所以吵着是她要离婚。”

    “啊——”

    季微尘陡然感到一阵心痛和错愕,这才明白为什么微雨一边痛苦一边坚持离婚。

    “玄墨,为什么?”她几乎是严厉地质问,“你为什么要离婚?是不是外面有人?”

    这下,一旁莫不发言地微澜也怒了,走过来骂道:“姜玄墨,你狼心狗肺!你敢抛弃我姐,就准备身败名裂,一毛钱都别想带走!”

    “微澜!”

    姜玄墨揉了揉鼻根,红着眼睛,道:“姐姐,微澜,我向你保证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不会带走季家的一毛钱。我想带走的只有一样东西。我深爱的儿子和妻子。微雨坚持不肯与我离开,我就只能带走源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