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 旅行记 (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52 旅行记 (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陈洛阳一听她起混账话,抬脚即往门外走去,水灵儿一看他走,更是撒泼一样的大哭,又喊又叫。

    “洛阳、洛阳,”张妈妈忙跑出来把陈洛阳拉住,“你可不能走!你看水灵儿的样子,你走她准活不成。你别听她嘴上得硬。其实她的心全在你身上,想的念的都是你,你去哄哄她、哄哄她。”

    陈洛阳被张妈拉回房间,这次看见他进来,水灵终于没闹了。依旧窝在椅子上,抽吸着鼻子,肩膀抖得厉害。

    张妈踱着脚出去,把房门轻轻关上。

    “洛阳,你是不是嫌弃我?嫌弃我做过倌人。”

    “做倌人不是你的错,是你阿爹阿妈的错。何况,十七娘也是从堂子里的姑娘,算起来我也是倌人的儿子。”

    听他这么,水灵儿的心情顿时舒朗许多。

    当初,她的阿嬷根本不是带她去中英街帮佣,而是把她卖到堂子做姑娘。她受尽凌.辱,生不如死。慢慢在老鸨手下操磨出来,从清倌人成了红倌人。

    一次,出堂差的时候偶然遇到陪着洋人应酬的陈洛阳。两人相顾涕下,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陈洛阳今非昔比,几年不见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周旋在各等洋人左右。不仅会洋文,还会西餐礼仪,洋舞也跳得不错。更重要的事,他不仅和洋人有往来,还坐上买办,成了大老板。

    水灵儿重遇陈洛阳后,一颗心便渐渐往他身上靠去。学洋文、学礼仪、学跳舞就是想和他靠得更近一些。

    陈洛阳为水灵儿赎了身,却没有娶她。水灵儿气不过,又猜不透,一怒之下租了公寓在枇杷巷挂了长三的牌。

    她重操旧业,他也不见恼怒,开业那日还叫局送了花篮。水灵儿方才知道,他心飘忽不定,根本还没落在她的身上。

    一个无心的男人,你再撒痴撒泼都没有用。

    水灵儿擦干眼泪,换过一套湖绿软抽纱的大摆洋裙,薄施一点匀粉,整个人千娇百媚地依在他身边。这是堂子里姑娘的通病,也是出卖过灵魂和身体后的佐证。人总不自觉会用最省力的方法去得到想要的一切。如果卖笑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谁又会去下力气呢?

    陈洛阳看着她像孩一样和拉高音量夸张地话,看她展览她新买的衣服、首饰。

    他答应她一个又一个的要求,水灵儿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像蝴蝶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吻。

    她央求他留下来陪她吃饭,他应允了。

    她央求他送她弟弟一套洋房,他应允了。

    她央求他陪她上街买珠宝,他也应允了。

    水灵儿抱着他:“洛阳,你对我实在太好了。”

    他淡笑着,手指在她娇嫩的脸颊皮上一弹。激得她娇嗔的跳脚,骄阳照在脸上如华光荡水。

    太阳已升中,街上的车马比刚才的多了许多。他们坐着车嘀嘀嘟嘟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中英街上的最大的百货公司——怡和商场。

    女人进了百货公司宛如蜂儿掉到蜜缸,绸缎好看、珠宝好看、正好冬的貂皮大衣在大减价、脚上还差一双皮鞋……

    陈洛阳耐心地陪水灵儿东看西看,他们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旋转。

    十分钟后,他已经站在商场大楼的后门。身边并没有水灵儿。

    他抽出烟点上,眯起眼睛吸了一口,随手把烟扔进了水沟。

    怡和商场的后门正对着怡和洋行的后门,跨过一条污水横流的巷不过一分钟的事情。

    一会儿功夫,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从洋行里出来。他毕恭毕敬地向陈洛阳行了个脱帽礼。

    陈洛阳笑笑和他耳语,他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件,洛阳看过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半个时后,陈洛阳重新回到水灵儿的身边。水灵儿似有抱怨地依着他撒娇道:“买包烟也需这么久。”

    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

    莫缙云是非常有计划性的人。十二岁的时候他立志要离开家一个人生活,然后他选择了寄宿制学校。十八岁的时候,他想要做一个医生。

    稍后遇到季微尘,他便下了决心全心全意要娶她为妻。她代表世间最真、最纯、最美的一切。得到她,听到别人唤她一声“莫太太”是他人生的至高理想。

    这个理想,曾经一度和他失之交臂,但现在它又回到他的掌控之中。

    不是有人,失去后又回来的东西就会永远不再失去吗?

    所以这一次,他决定握紧双手,再不松开。

    千山湖的行程安排得很紧凑,游水看湖。甜蜜的两人世界,即使不发生点什么,也是值得回忆的一段记忆。

    只是……

    莫缙云不懂,他和季微尘的两人行,为什么最后会变成家庭游?

    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想像!

    季微尘很无奈地冲来接她的莫缙云耸了耸肩,她的身后站着季微雨和季微澜,三姐妹皆穿着同款轻便的运动装。

    “缙云,我……”

    “嗨,准姐夫。你不会介意我们做电灯泡?”季微澜蹦蹦跳跳地从身后勾住季微尘的脖子,向着莫缙云可怜兮兮地道,“我和二姐实在想和你们一起去玩!”

    “别拉上我!”微雨偏过头,没好气地。

    “我也要去玩!”源源戴着太阳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跑住莫缙云的大腿,嚷道:“云叔叔,求求你,也带上我!”

    一大一两个人儿胡搅蛮缠,莫缙云除了苦笑还能什么。

    七人次的座驾,一路上可以是欢歌笑语也可以是噪音连连。孩和女人永远是世上最聒噪的两种动物,没有之一。

    驱车大半日,远离城市的喧嚣后,终于来到宁静的大自然。

    千山湖以前是江城附近的一个地级市,它靠近洞庭湖,由数个湖泊和岛组成的,这些湖泊在五六月暴雨季节成为最好的蓄洪之处,洪水退后,这里又成为人们最爱的休闲乐园。

    现在的季节,是上岛钓鱼吃湖鲜是最好不过。

    到达预定的酒店,季微尘大吸一口清新氧气,活动活动腿骨。

    莫缙云则准备往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看见他们进来,殷勤的服务员已经跑过来,道:“莫先生、季姐,你们的别墅在六区,请上游览车,行李随后马上送过去。我姓张,大家可以叫我张。是你们在度假酒店的别墅管家。简单的,我的责任就是让各位在这三两晚的旅程宾至如归,尽情享受。”

    莫缙云和季微尘面面相觑,微澜笑道:“这里的服务不错喔。果然推荐得不错!”

    “张,”微尘微笑着问道:“请问,是谁帮我们办的入住手续?”

    张微屈前身,恭敬地答道:“是一位姓姜的先生,他现在已经在别墅等着各位。”

    “哈哈!”季微澜在身后冲微雨发出一声笑声,道:“原来是玄墨哥哥啊!”

    微雨冷峻地甩给微澜一记冷眼当作回应。

    既然是姜玄墨办的手续,微尘便放下心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