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 浮生——甜梦(3)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49 浮生——甜梦(3)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为什么奶奶要和他背后话?”

    陈洛阳走到花园,伸手从一颗不知名的花木上揪下一片树叶在口中衔着,阳光耀在他的身上如金光铠甲。

    “我的身世,老太太若是有半分怀疑,都不会许我认祖归宗。她要陈展姚去,是为了陈家的买卖、生意和钱财。”

    “什么意思?”微尘跟着他在花林间穿梭,觉得他这个人像迷雾一样越想看清越看不清。

    他的脚步极快,眼见着在她面前失去踪影,只听见他的声音道:“老太太虽认我回来,不过是想为陈家留住最后的血脉。她并不信任我,也嫌弃我的出身,所以暂时也不打算把家业交给我。”

    微尘左右回眸,就是找不到他的位置,“那你准备怎么办?坐以待毙?”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不做不错、少做少错、多做多错。我只等着看陈展姚的好戏。”

    这样看不见脸的对话,让无忧心生害怕。

    “洛阳、洛阳,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他突然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她身后,她气结转头。

    他手扬一挥,一朵秋芙蓉端端插在她的耳后。

    康无忧微微一愣,也不知道要生气了,手抚上耳后的花朵,低头浅浅一笑。

    这场算计里,谁是先动心的那个,谁也就是输得最惨的那个。

    ————————————————

    陈家祖籍宁波,靠的是洋务运动发的家,其祖父陈禹之少年时期曾在香港的马礼逊教会学堂接受六年的殖民教育。学得一口流利的好英语。离开学校,先后辗转拍卖行、洋行、政府工作。虽然担任的职务较低,但为开拓了视野,积累了人脉。

    他先是在香港投资当铺,后来在上海一度出现的棉花进出口贸易的高。潮中,又从事棉花投机生意。因为他英语扎实,又善与外国人交道。他独自经营的修山棉花行成为外国洋行收购中国棉花的一个代理机构。他的儿子陈雪斌更是了不起,担任怡和买办十年,除了为怡和经理库款、收购茶丝、开展航运还在上海以外的通商口岸扩大洋务运动。他还投资当铺,经营地产、运销大米、食盐、甚至涉足内地矿场开发。

    随着自身经济实力的增强,陈雪斌开始参与外国公司在华企业的附股活动。在华海轮船公司中,他是最大的股东之一。在公司一期股本的1600股中,他一人独占400股。他不但进入公司的董事会,还担任了公司襄理。他的附股还包括公正轮船公司、北清轮船公司、和另外几家轮船公司……

    陈家的如日中都随着他的骤逝而告一段落,痩死的骆驼比马大。陈雪斌死了,他参股的轮船公司没有倒闭。陈家依然是最大的股东。他们的修山洋行依旧是洋人采买茶丝最重要的机构之一。

    按理,父传儿、儿传孙,陈雪斌留下财富应该由陈洛阳继承。而且洛阳得一口流利英文,也在洋行浸淫。陈老太太早应该让陈展姚带着洛阳去洋行熟悉各类事物,慢慢上手做生意。

    陈洛阳预料得不错,陈老太太她偏不发话。也不将生意上的事情多交给洛阳管顾。偌大的家业给他的不过是些芝麻绿豆的事。理由自然得冠冕堂皇,怕他苦、怕他累,不想他过多陷在应酬上。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奶奶年岁已高,最想的是孙子在身边多陪陪她。洛阳不急,耐着性子在老太太面前装孙子。老太太喜欢他们夫妻恩恩爱爱,快些开枝散叶。开枝散叶做不到,但他和和无忧还是能在人前装一对恩爱的夫妻的。

    无忧和洛阳在陈家的大宅做着少奶奶和大少爷,这个宅院里,所有的人都是里面长起来的。唯独他们两个是外生而来。惺惺相惜也好,同舟共济也好。在这颠簸的大海上,他们所能依靠的暂时就是眼前的彼此。

    陈展姚对陈洛阳是没好脸的,在老太太面前善能装得三分客气,老太太脸一转,他就开始张牙舞爪。陈洛阳好脾气,不与他计较。

    无忧有时候忍不过,他还劝她,“人得志便猖狂。他的嘴脸奶奶未必不知道,她是在考量着我们。你若忍不得发了火,倒中了他的下怀。”

    听他分析,无忧立即收了自己愤愤不平的脸,心想:好险,差点上当。

    无忧看他老神在在,一点不担心的样子,倒不由地为他担心。她担心陈洛阳这副温文尔雅的君子模样会斗不过陈老太太和陈展姚。

    “我斗不过他?”陈洛阳哈哈大笑,自信地:“你等着瞧,我会把他吃得渣都不剩。”

    “你这么自信?”

    “因为机会总是亲昵有准备的人。”

    陈洛阳的机会来就来,晚饭吃完饭,大家喝起今年的新茶。陈老太太和陈展姚的话题自然而然转移到洋行的茶叶生意上。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茶叶的出口大国,红茶、绿茶、砖茶在海外大受欢迎。

    洋行经营华茶出口,先是接受外国委托,再通过买办向上海的茶栈收购茶叶运装出口。茶栈大多是中间商,茶源靠的是各产地的内栈,内栈则是通过茶行向茶园或茶农收集毛茶。茶行加工处理包装成箱茶后运往内栈、内栈经理销往上海的茶栈,再由茶栈进行推销。换言之,洋行收购茶叶是通过洋行——茶栈——内栈——茶行——茶农来完成的。

    但是洋行在向茶栈收购茶叶时,照例是无需先付款的。他们接受外国委托,再通过买办和茶栈经理人取得联系。由茶栈送茶样到洋行,由洋行买办交给外国试茶师。试茶师认可了,买办再与茶栈经理人议定数量和价格,由茶栈发一整箱大样到洋行,洋行核对无误,在洋行的成盘簿上记下一笔,算是成交。此刻全部货物仍由茶栈保管,洋行既不用给付货款也不要预付订金。等到茶栈把茶叶送到洋行栈房,拼堆打包,整船运往海外。洋行和外商银行进行汇结,取得款项,方始开始给付货款。

    可见这茶叶生意如空手套白狼,自身不担任何风险,没有洋行资金流入。陈雪斌在世的时候,修山洋行的生丝生意已经做到欧洲美国。他最希望的是能把中国的茶叶也销售到海外,有了茶叶和生丝这两样拳头,洋行的生意就能更上一层楼。随着陈雪斌的去世,出口茶叶的任务自然落在陈展姚的肩上。

    想做出口茶叶生意最好的突破口是在德国。因为德商洋行在中国做茶叶出口的只有新泰洋行一家,但是他们的规模很,根本满足不了德国市场需要。大部分的德国出口茶叶业务掌握在了英商怡和洋行手里。怡和茶叶部的大班名叫f.p.chlan,大家把他译做“来去来”。他每年四月,茶叶上市时来到中国,一直做到九月结束回国。在向伦敦总行兜售生意后,再向德国、北非、美国兜售茶叶生意。第二年四月再来中国,如此反复十余年。通过这样来来去去、买进卖出,谋取巨额利润。但这茶叶的标准好坏很不容易掌握,有时业内人士也无统一标准,所以大家常常喊茶买办就“茶糊涂”。

    茶叶的品质重在、香、味,全凭茶师傅的眼睛、鼻子和口舌。茶师在洋行的地位很高。怡和洋行的茶师就由茶大班“来去来”自己亲自担任。欧美的经销商很迷信这类专家。销往德国、美国的茶叶只要写明“来去来”验收的,不仅价高得很,还不过验收照单全收。“来去来”不仅为怡和洋行评定茶叶,还接受其他洋行委托代验茶叶。但是他为别的洋行验收的茶叶等级总要比怡和洋行的低一个等级。哪怕茶叶出自同一个茶园也是如此。而且,不管他为你的茶叶评定的等级为何,你总要付他佣金——货价的百分之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