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 浮生——甜梦(1)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正文 47 浮生——甜梦(1)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陆西法手一抖,烟灰燃在手背灼痛了皮肤。

    “你走。”他抬手吹走灰尘,“不要做任何事情,继续盯着他们就行。”

    男人有些错愕,但很快退了出去。

    他把未完的烟熄灭在水杯中。他坐在高大的真皮沙发,从这全城最高处往下望去。江水不过一条水带,马路是一根根的丝带,跑在上面的车是一块块的巧克力。人,就更微不足道了,如蝼蚁,微如草屑。

    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熟悉的号码。许久之后,一个睡眼朦胧的孩子头像出现在视频中,“dad?”

    陆西法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安安。”

    &amp;“dad,whatcandoforsolate?爸爸,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amp;“

    “没什么,爸爸就想看看你。”陆西法在屏幕上抚摸着儿子的脸,“每当爸爸要做错事的时候,爸爸就来看看安安的脸,爸爸就知道应该做。”

    &amp;“dad,cantdobadthngsbecausemymatherandwllbesad!!爸爸,你不可以做坏事,因为我和妈妈会伤心的。我爱你,爸爸。&amp;“

    孩子真的话语,慰寂了他苦闷的心。陆西法真想对儿子:“如果不使坏的话,妈妈永远都回不来该怎么办?”

    可他忍住了,因为知道出来,不过是在今晚的世界上增添一个伤心痛哭的孩子而已。

    “嗨,洛阳。”视频电话镜头一转,对准一个俏丽短发的女子,她转身不由分把安安塞回床上,然后拿着电话走出了儿童室。

    “你不应该这么晚打电话来,这里是美国时间,安安都已经睡了。”

    “sorry。水玲。”他歉怀的。

    电话那头的女人深吸口气,叮叮当当传来冲咖啡的水声,“你在那里还好吗?”

    “还行。一切和我想象得差不多。”

    水玲迟了很久才道,“洛阳,你觉得这样好吗?不要用你的疯狂赌上安安的未来,好不好?我今才知道,你在帮安安办休学手续。美国的教育难道不比中国更好?”

    陆西法听见电话传来马克杯重重砸在流离台上的声音,“水玲,美国教育好的是大学,中国的基础教育更扎实。我和你不都是应试教育出来的人才吗?”

    电话那头片刻沉默,其实两个人都晓得,问题的核心不是安安。

    “洛阳,whydowanttogoback?你为什么要回去?”水玲激动地喊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是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你,放弃了安安!”

    陆西法感到自己的心脏像被人狠狠揪起,他深呼吸几次,艰难地道:&amp;“camebackprovemyself,foranan,notforher.我回来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为了安安,不是为了她。&amp;“

    电话的声音隐隐约约,他只听见她在电话那头克制的哭声和一句,&amp;“le.你谎。&amp;“

    —————————

    一个女人的婚礼应该是她前半生最重要的事情。从少女时代就一直憧憬和计划,要挑选怎样的首饰、怎样的嫁衣、怎样的妆容、怎样的含羞带怯,满怀希望和忐忑地进入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陈辉阳如果活着,康无忧应该是八抬大轿风光大嫁。可迟了二年的婚姻,新郎也换了一位,陈家只用一顶轿子就把新娘抬了过去。

    陈老太太的话得特别好听,“现在国家正在多事之秋,洛阳又才认祖归宗。婚礼简单些,等你们生了儿子,我们再大庆大贺。”

    康无雪气得牙根嚯嚯,在无忧面前不断嘀咕,老太太人老成精,算计得严丝合缝。她是对着寻回来的便宜孙子不放心,走一步算一步哩。

    无忧对着镜子抿了抿唇上的胭脂,老太太再算计得严丝合缝也没有想到她们会先下手为强,给她来了个釜底抽薪。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只祈愿这一切的事体快快结束。

    “会结束的!”无雪握住姐姐的手,“姐姐,我和陈洛阳协定过的。最多三年,成与不成,他都放你走。我们一起去法国游学,再不回来!”

    “希望如此。”无忧轻轻一笑,涂上指甲的红手指拿起新娘的红盖头遮在头上。

    确切的,康无忧是在成亲的当日才见到陈洛阳的真容。第一次,在教堂的密会,她紧张得连头都未抬起来看过他一目。

    合欢之夜,陈洛阳应酬回了房间。喜婆在一旁了千百句的好话、巧话。指引他用漆黑秤杆挑开艳红的鸳鸯喜帕。

    红烛跳动的影子里,他七分英俊三分邪气的眉眼望着她红若海棠的脸庞轻轻一笑。

    “新娘、新郎喝交杯酒!”喜婆的吉祥话得欢欢喜喜。

    他大方地走到桌前端起两杯斟好的酒,一杯给自己,一杯给无忧。

    无忧拿着白瓷酒杯,在喜婆的注视下和他交颈喝下。

    “新人喝了交杯酒,从此长又地久。”喜婆笑哈哈地:“我祝两位新人早生贵子,白头到老!”

    即便知道这是一场假戏,无忧仍羞得头都要抬不起来,仿佛与他真成了夫妻一般。他却十分镇定地从衣兜抽出一张票子给喜婆道:“我们要早生贵子了,你还不赶快下去?”

    “是,是,是。”喜婆接了票子。他又嘱咐她道:“婆婆下去的时候,麻烦把窗根底下听声的顽童一壁拎出去。我看我的夫人脸皮薄得很,可听不得污言秽语。”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陈公子贴心,夫人命好。你们今晚一定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喜婆笑哈哈笑着一叠声下去,果然把童子们都扫带出去。

    喜婆最后的话可臊人的紧,无忧手心都湿了,更不知和他什么。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陈洛阳微微淡笑,撩起衣袍走到桌前。桌上的饭蔬早已凉透,他也不介意的大快朵颐。

    “你不吃吗?呆坐了一晚难道不饿?”

    无忧迟疑两秒,迈腿过去,立于他的身后声:“菜都凉了,让厨房备热的来。”

    他在心里耻笑一声,嘴上道:“不用麻烦,唤来唤去又是半折腾。我是新少爷,你是新妇,一折腾他们,厨房的人不知把我们恨成什么样。明传到老太太耳里,无端生出许多事来。”

    无忧点头,深感他年纪轻轻考虑问题却比她更周详而长远。

    她缓缓挨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紧张了一肚中早已经饥肠辘辘。舀了一勺合家欢的杂烩汤,冷汤上面浮着的一层冷油败了胃口,立即放下。过了时间,青翠的蔬菜也失去形状,怪没好样子,伸筷的兴趣也没有。

    陈洛阳抿笑,徒手撕下一只蜜炙鸡腿放入她的碗中,道:“这鸡肉吃冷的,无妨。拿手撕着吃还有趣一些。”

    他的善意,无忧心里有些感动。低头默默地用手撕着鸡腿,吃得含蓄至极。

    陈洛阳吃得酣畅,无忧则是胡乱吃点。...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谁的浮生,不若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谁的浮生,不若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谁的浮生,不若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